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4章 欲说还休
    “这样吧,叶凡,我先送你去燕京。然后我去天巫教走一趟。那神秘人和巫飞之事,我会让人去查!”沈墨浓说道。

    “不行,师娘,我实在不放心。天巫教之行,就让我和您一起去吧。”叶凡说道。

    “你……”沈墨浓也知道叶凡的心情,她想了想,便说道:“那好吧,到时候见机行事,不要冲动。”

    叶凡说道:“嗯,我会的,师娘!”

    沈墨浓心里知道,这其中的问题很大。即便是天巫教教主,应该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大挪移术的。

    而且,叶凡的母亲应该是不在天巫教那边的。

    但眼下,叶凡心急。沈墨浓想着便去一趟天巫教,也跟天巫教教主将此事的脉络理清楚一些,以免误会越来越大。

    这去天巫教,沈墨浓纯粹是想帮叶凡求个心安。

    当然,沈墨浓也知道去天巫教那边,可能不会那么顺利。但如今,沈墨浓修为高深,又有琉璃玉壶在手。她自信可以解决一切麻烦!

    当下,沈墨浓施展出大挪移术,抓了叶凡,直接奔往天巫教。

    沈墨浓一直以来,都是独挡一面的大将。不会因为生了孩子,当了妈妈,就完全失去了睿智和锋芒。

    她知道天巫教那边可能会有一些阴谋存在,但她自信可一力降十会。最不济,自保也是没有问题的。

    天巫教的总部藏身于云贵山区的洞府里面,瘴气密布,蛊虫横行。那里可以说是活人禁地!

    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天巫教的存在。

    但天巫教却是被记载到了国安里面去的。

    以前的国安,实力并没有现在这般强。但以前的天巫教,也没有现在这般强。

    杀劫亦是气运。

    正所谓,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

    杀劫之下,许多人都迎来了机遇,修为大幅度提升。

    天巫教中,由于其老祖宗的降临,也迎来了新的机遇。

    沈墨浓带着叶凡,直接降临到了天巫教的外围。

    也就是云贵山区之中。

    夜色浓重。

    浓密的丛林里,叶凡和沈墨浓落地而立。

    叶凡看到前方雾气弥漫,雪花花的一片。

    “跟我走!”沈墨浓说道。

    “师娘,这前方雾气弥漫,很不寻常。弟子觉得,这可能是天巫教的毒瘴之气。”叶凡说道。

    沈墨浓说道:“我自然知道,跟着我走便是!”

    “是,师娘!”叶凡见沈墨浓胸有成竹,当下就不再多说。

    沈墨浓突然祭出琉璃玉壶,她手捏法印,法力催运。

    须臾之间,琉璃玉壶之中喷射出无穷海水!

    那上空方圆十里,突然下起倾盆暴雨来。这倾盆暴雨,便如箭矢一般,又急又狠。

    而且,雨水之中自有灵韵与法则。

    也不过须臾,那空中所有的雾气消失。

    树林之间散发出无比清新的空气来,还带着一些海水咸湿的味道。就像是在海边一样。

    夜风吹拂,格外的舒畅。

    沈墨浓大手一招,便将那琉璃玉壶收入戒须弥之中。

    叶凡在一旁再次看得目瞪口呆。

    “师娘……您真厉害!”叶凡忍不住说道。

    沈墨浓淡淡一笑,说道:“走吧!”

    “是,师娘!”叶凡说道。

    朝前行去,崎岖数百米,便见到一处洞府。

    洞府四周,还做了许多的房子,房子旁边,又有水源。

    青山绿水,美不胜收。

    在那洞府上方,有两个镏金大字,天巫!

    “我乃国安六处处长沈墨浓,前来拜访天巫教教主巫渐鸿!”沈墨浓抱拳而立,扬声喝道。

    叶凡恭敬站在一旁。

    寂静的夜里,沈墨浓的声音传遍了四面八方。

    也惊动了天巫教内的诸多高手。

    包括那些平房里面,也出来了许多教众。

    “请进!”就在这里,洞府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沉稳的声音。

    沈墨浓便看到那洞府前面,本来已经聚满了密密麻麻的蛊虫。其中还有飞天蛊虫!

    但就在里面那男子发声之后,这些蛊虫全部就如潮水一般退去。

    沈墨浓和叶凡趋步进入洞府。

    那洞府之内,自然是别有洞天。

    内里十分的宽广高大,穹顶高有百米,自有一股洞天福地的意味。

    而在洞府的大厅里面,灯光明亮。

    这里却是通了电的,这电是他们用巨大的发电机自己发的电。

    洞府的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天巫教的人。

    这些人中,不乏高手。更有长老的存在!

    其中,巫飞的大哥巫翔,二哥巫天都在。

    而在最上首的则是教主巫渐鸿。

    巫渐鸿一身黑衣,四十来岁的样子,脸色阴沉着。

    在大厅的最中间,躺了一具尸首。那时候被白布掩盖了面目。

    不过叶凡和沈墨浓都能感觉到其气息,正是巫飞!

    这巫飞,乃是巫渐鸿去搬运回来的。

    巫渐鸿与巫飞之间,有某种奇妙联系。那种联系一断,巫渐鸿就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出事了。

    于是,本来正在闭关的巫渐鸿强行出关,前去将巫飞给带了回来。

    巫渐鸿已经有了飞翔的本领,所以来去可以如此之快。他的飞翔之术虽然比不得沈墨浓,但来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巫渐鸿在看到叶凡之后,眼中的杀意陡然浓烈起来。

    “好贼子,你居然敢送上门来?”巫渐鸿砰的一下,拍案而起。他眼中杀意爆发出来,这股杀意,气冲斗宵,让叶凡顿时胸口一闷,便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这就是威势的厉害之处。

    叶凡根本承受不住巫渐鸿的怒火。

    沈墨浓踏前一步,挡在叶凡的面前。

    一瞬间,叶凡顿感压力减轻。

    沈墨浓承受住了巫渐鸿所有的怒气。

    “巫教主,这中间只怕有些误会。”沈墨浓沉声说道。

    “误会?何来误会!”巫渐鸿厉声说道:“本座亲眼看见这小子杀了我儿,亲眼见到的东西,难道会有假?”

    “亲眼所见?”沈墨浓说道:“这怎么可能,我一直跟着叶凡,从未见到他有杀你儿子。你是如何亲眼见到的?你既然见到了,以你的本事,怎不出手阻止?”

    巫渐鸿哈哈厉笑一声,说道:“原来,这就是你们前来的仰仗。以为本座不可能亲眼看到现场,可你们做梦也想不到,在我儿的脑域里早已种植了记忆巫蛊。他死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被记忆巫蛊看的清清楚楚。本座从记忆巫蛊中早已将现场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沈墨浓和叶凡顿时都吃了一惊。

    沈墨浓说道:“巫教主,你确信你是在巫蛊身上看到的是叶凡杀的你儿子?”

    巫渐鸿说道:“千真万确,难道本座此时此刻还有心情与尔等说笑?”

    沈墨浓说道:“这中间,有误会!我只问巫教主你,那记忆巫蛊可否会出错?如果有心人要算计,记忆巫蛊会不会提供错误的信息?”

    “不可能!”巫渐鸿说道:“懂操纵记忆巫蛊之术的人,便是我天巫教中也只有我和原宿长老会。难道你是要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原宿长老在搞鬼?”

    “难道没有这个可能吗?”沈墨浓说道:“巫飞之所以去找叶凡,也是受神秘人唆使。不然的话,他怎会突然去找叶凡?”

    巫渐鸿冷哼一声,说道:“还要狡辩,沈处长,我敬你三分,但你也不要以为你智计过人,把其他人都当成了傻子。原宿长老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沈墨浓呆住了。

    叶凡忍不住从沈墨浓你个身后站了出来,朝巫渐鸿说道:“巫教主,我绝没有杀害令公子。若真是我杀的,我们何必要来自投罗网。我们此番前来,是因为我妈妈被人抓了,那人留下一张纸条,限我们一个小时之内赶到此处。如若不然,便将我妈妈杀了。我还想向教主您问问,您是否见到我妈妈?”

    “什么乱七八糟的,休要在此颠倒是非,混淆视听!”那巫渐鸿的大儿子巫翔冷声呵斥。

    “我这里有那字条证据为凭!”叶凡从戒须弥里去摸那字条,只是,当他探手去寻的时候,顿时呆住了。

    因为字条已经消失无踪了。

    “这……”叶凡说不出话来了。

    巫天冷声逼问:“字条呢?”

    “字条不见了。”叶凡老实的说道。

    巫天冷笑,说道:“拙劣的伎俩!”

    “的确拙劣!”沈墨浓淡淡说道。她随后说道:“巫教主,你觉得这事情若是没有蹊跷,我和叶凡会来搞这么拙劣的事情吗?我若要撒谎,若要掩盖一些事实,必定会做得天衣无缝。难道巫教主觉得我沈墨浓没这个本事吗?”

    巫渐鸿寒声说道:“本座又怎知道,你是不是在故意如此拙劣,以此来引出你所谓的疑点呢?”

    沈墨浓说道:“背后有人在操控这一切,目标只怕不是巫飞,也不是我们。而是想要对付你天巫教,巫教主,这背后的人是在激化矛盾,要让你天巫教走向万劫不复的地步。我看你还是不要自误的好!”

    “岂有此理!”巫渐鸿勃然大怒:“好狂的沈墨浓,本座近年来是听闻了你的名声。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个国安,就能撼动我天巫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