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1章 天巫教
    叶凡也不说话,上前啪啪两个耳光就抽在了白衣青年的脸颊上。白衣青年顿时脸颊红肿成了猪头。叶凡逼视白衣青年,寒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向你磕头吗?因为在我向你下跪的时候,你在我眼里就已经是死人了。”

    “那你母亲也要死!”白衣青年厉声吼道。

    叶凡还没说话,白衣青年忽然又大声笑了起来,说道:“而你也会死,你以为,我就是我吗?你如果杀了我,上天入地,没有人能够救你。我父亲不会放过你,我父亲上面还有老祖宗。我们老祖宗乃是上古真神,法力通天。你在我面前,还算有些本事。在我老祖宗面前,蚂蚁都算不上。他只需要降下一道元神,便可让你万劫不复!”

    “那又如何,你会比我先死。”叶凡说道:“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今日放了你,我只会死的更快吗?”

    “好,那你就动手吧!”白衣青年疼痛难忍,这时候只求解脱了。他满身都是大汗淋漓!

    叶凡说道:“那巫蛊,如何解?”

    “我不会告诉你的。”白衣青年哈哈厉笑。

    叶凡说道:“好,你以为,死就可以解决问题吗?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不是说要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吗?我会让你先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你敢动手,我立刻驱动巫蛊杀了你母亲!”白衣青年骇然道。

    “你敢让我母亲死,我让你比我母亲痛苦百倍,千倍!”叶凡发起狠来。

    “你先解我火毒,你的这火,别以为我不知道,若不吸收走,我断然活不下来。”白衣青年没想到叶凡能这般发狠,他终于软了下来。

    叶凡说道:“好!”

    他立刻将白衣青年身上的火毒吸走。

    “你是高手,能够控制气血,虽然断了双腿。但他日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再长出双腿也是轻而易举。”叶凡说道:“我不想有后续的麻烦,你放了我和我妈,今日我也就放了你。如若不然,那就玉石俱焚好了。你应该知道,我没有退路可言。”

    白衣青年深吸一口气,他的火毒一除,疼痛便减弱了很多。他便说道:“好,我答应你。我今日出来,乃是私自行动。我回去之后,不透露你的消息出来。这样,行了吧?”

    “我信不过你!”叶凡说道。

    白衣青年咬牙说道:“那你要如何才能信我?”

    叶凡说道:“我打入一道印记在你身上,掌控你的生死。你背后有诸多大佬,我必定不敢妄来!”

    “这……”白衣青年犹豫片刻之后,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

    当下,叶凡就将一道印记打入到了白衣青年的丹田之中。

    随后,叶凡给白衣青年的断腿做了简单的包扎。白衣青年功法深厚,断腿处早已经停止了流血,而且正在开始结痂,所以并无大碍。

    接着,叶凡将白衣青年夹在肋下,前去和母亲汇合。

    叶母就在厂房外面徘徊等待,她在夜色之中见到叶凡回来,不由大喜。

    叶凡将白衣青年丢到了叶母面前,他先喊了一声妈,然后才对白衣青年说道:“快点,解除我妈身上的巫蛊。”

    白衣青年点点头,他拿出一个骨哨,吹奏起来。

    那声音如泣如诉,幽怨恐怖,在夜色之中,就如聊斋一般。

    叶母听得心里发毛。

    也是在这时,一只巫蛊从叶母的鼻子里爬了出来。

    叶凡眼疾手快,虚空一抓,便将那巫蛊抓捏住。

    下一秒,这巫蛊就被叶凡以法力焚杀成了灰烬。

    “没有了?”叶凡问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点头,说道:“绝对没有了。”

    叶凡点点头,他问叶母,说道:“妈,你感觉怎么样?”

    叶母活动了几下身子骨,说道:“我感觉好多了。”

    “好!”叶凡就说道:“妈,你先回去。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

    叶母说道:“你……”

    “放心吧,妈,我能搞定的。”叶凡很镇定的说道。

    叶母也知道,儿子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凡了。他所经历的东西,是她这个母亲不能想象的。

    儿大不由娘啊!

    “好!”叶母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她心中充满了担忧,但这时候,却什么都不能说。

    叶凡目送叶母走了之后,白衣青年这才说道:“现在,你可以放我了吧?”

    叶凡淡淡一笑,他说道:“我还有些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

    白衣青年说道:“你想问什么?”

    叶凡说道:“比如,你和你背后的教是什么人?”

    白衣青年说道:“这个,告诉你也无妨。”他顿了顿,说道:“我叫巫飞,我父亲是天巫教教主!”

    “天巫教?有这个教?”叶凡说道。

    巫飞说道:“自然有这个教,我们祖上一直都是圈养巫蛊。巫蛊与苗疆的苗蛊又有不同,总的来说,我们更高一筹。我们很早前就从云贵一带走了出来,在江湖上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打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我们放了一批人在山里养蛊,又放了一批人游走国外做生意。在江浙一带,我们有不少生意在。而总部,还是放在了云贵一带。商业和养蛊是分开的,有时候,也会用些非常手段。在江浙一带,许多的大家族,都有我们的股份。”

    叶凡说道:“国家不知道你们的存在吗?”

    “当然知道!”巫飞说道:“像我们这样的教派,很多。只要我们不做出格的事情,国家不会将我们怎样。我们藏身在云贵山里,政府也拿我们没有太大的办法,只能保持一个平衡!”

    叶凡说道:“你的修为,看起来似乎很不错了。”

    巫飞说道:“太虚六重天巅峰!”

    “我居然都看不透你的修为,不该是六重天这么简单?”叶凡说道。

    巫飞说道:“我们天巫教功法特殊,外人很难看出我们的深浅。”

    “那你也看不出我的深浅?”叶凡说道。

    巫飞说道:“你修为比我高太多,我自然看不出。如果你养出了威严,也许我还会更忌惮一些。可你似乎修为得来的时间比不长,许多的养气功夫,都还没有学会。”

    叶凡说道:“不说这了,你父亲的修为?”

    巫飞说道:“我父亲修为乃是当世绝顶,九重天初期!”

    “九重天?”叶凡吸了一口冷气。

    他现在可是知道九重天意味着什么,那是一道绝对恐怖的鸿沟,难以跨越啊!

    巫飞继续说道:“我父亲在当世之中,已经少有敌手。便是在洛杉矶的第一组织神域之中,除了那神帝,其余人等,概不是我父亲对手。我父亲若不是畏惧这天道,以及燕京的祖龙之气,便是称王称霸,又有谁敢来说个不字?”

    叶凡说道:“你父亲的确厉害,但要说天下第一,那还差远了。我师父若是出手,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灭了你父亲。”

    “你吹什么牛!”巫飞冷笑一声,说道:“放眼诸天世界,谁敢说可以一根手指头灭杀我父亲?我看你还是不知道,九重天的修为,到底意味着什么。而且,就算你师父有些本事,但如果我们老祖宗降下一道元神,那杀你师父,岂非是小菜一碟!”

    “你们老祖宗又有多厉害?”叶凡问。

    “我们老祖宗乃是存活数千年的远古真神,就在三年前,我父亲成功沟通到了老祖宗。老祖宗降下无数功法,丹药,又亲自栽培我们,这才让我们天巫教的实力雄厚到了这般地步。据我父亲说,我们老祖宗的修为已经是超越了元神极限,到达了传说中的虚仙境界。这种境界,你听都没听过。总之,像你这样的,我们老祖宗吹口气,就可以让你死无葬生之地。”巫飞得意的说道。

    叶凡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也许巫飞的话有些水分,但是这种敌人也绝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好,我再问你。你怎么能这么快找到我这里的?是谁给你的消息?”叶凡接着问巫飞。

    巫飞说道:“泰山之行,我大哥和二哥都去了。但是他们没有任何收获,回来之后,我听他们和父亲谈话,说了里面的一些情况。刚好这时候,有个神秘人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在降魔洞里预知一切的小子就是你。于是,我就立刻赶了过来。”

    “什么人会给你打这个电话?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既然他知道是我,干嘛要把这样的好事让给你?”叶凡问道。

    巫飞说道:“妈的,我那有想那么多。只想着快点来把你搞定,得了宝贝去跟我父亲邀功。”

    “看来这人是你仇人,是在借刀杀人啊!”叶凡说道。

    巫飞心下一凛,他旋即咬牙说道:“可不是,这人太可恶了。等本少爷回去,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可能是你大哥和二哥,他们若是知道是我,一定会自己前来!”叶凡跟着说道。

    巫飞说道:“谁知道呢。总之,我不会放过他的。”

    叶凡叹了口气,说道:“巫飞,其实我原本是打算杀你的。”

    “嗯?”巫飞闻言,立刻吃了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