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0章 苦智上师
    叶凡的确是请假了,他本来觉得再有十天,大概师父就要回来了。这段时间里,他不想去节外生枝了。

    但是这时候,杨俊给他打了电话。

    杨俊神秘兮兮的,说有重要事情。叶凡也想着是不是有赚钱的机会,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

    之后,杨俊让段九重来接叶凡。

    这一下就是直接去静安省的省会静安市了。

    杨家就是在静安市。

    而静安和滨海也没有距离多远,大概就三百多公里。

    段九重开着悍马车来接叶凡。

    当天晚上,叶凡就到了繁华的静安市。静安市是一派繁华大都市的景象,马路宽阔,高架桥林立。

    高楼大厦,霓虹处处,到了晚上的时候,高架桥的车海宛如车龙一般,瑰丽而壮观,美丽非凡。

    杨俊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包房里跟叶凡见面。

    “俊少这么急着找我来,是有什么急事?”叶凡进来之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包房里灯光华丽而明亮,一满桌的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

    杨俊说道:“叶兄弟,咱们坐下边吃边说。”

    叶凡是既来之,则安之,便也就没多说什么。他也是有些饿了,就开了一瓶啤酒,先跟杨俊喝上了。段九重和尚阳也陪着一起吃饭,他们虽然是保镖,但和杨俊关系很亲密。

    “事情是这样的,叶兄弟!”随后,杨俊就说主题。“上次你和我们展示了这个神通,也说了丹药之事。我后来和我们老爷子说了这件事,老爷子也非常的感兴趣。”

    叶凡点头。

    杨俊说道:“老爷子一直想见你,我给你推了几次。这次你既然来了,待会我带你去见见老爷子。不过这次找你来,主要不是见我家老爷子,这点叶兄弟你不要误会。”

    叶凡现在心态好了很多,便是见杨家家主这样的人物,他似乎也没有任何心慌了。他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事情?”

    杨俊说道:“老爷子偶然从黑市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明日晚上,泰山之上会有异宝出现。眼下,已经有许多秘密的宗门,还有国外的一些教廷,萨满,以及岛国那边,都有高手潜入进来。为的就是泰山上的异宝,国家国安部门也是高度重视这个事情。”

    “异宝,什么异宝?”叶凡说道。

    杨俊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老爷子是想去凑个热闹。你知道的,我们老爷子在肉身巅峰上停留了太久了,就差一个机缘打开你说的神通大门。这次,不管那异宝能不能得到,只要叶兄弟你肯陪着去一趟,老爷子会给你满意的数。”

    “老太爷连是什么异宝都不知道,就这么大的兴趣?”叶凡感到意外。

    杨俊说道:“老爷子其实一直都知道神通大门的事情,是我,还有九重他们不知道。这次我们说了你的事情,老爷子就很激动。若不是探听异宝的事情耽搁了,早就亲自要去见你了。老爷子觉得,这异宝可能是一个机缘,他不想错过。”

    叶凡说道:“好吧,我先见了老太爷,然后再说吧。”

    叶凡其实也对这异宝有些兴趣,再加上杨俊说这次泰山之上,高手都来了。他也想见识见识诸多高手。

    虽然这其中有大凶险,但叶凡更知道,自己走上了这条路,就不可能去躲避凶险。若要贪图安逸,就不该选这条路。

    这顿饭吃的很愉快。

    杨俊对叶凡客气而热情,尤其是叶凡答应见老太爷之后,杨俊就更开心了。

    吃过饭后,杨俊一行人带着叶凡去杨家所在的庄园。

    杨家是独立的别墅庄园,庄园里面的绿化很好,绿树成荫,鲜花环绕。

    正中间的进门处还有一个大喷泉,此时正喷着如蛟龙一般的华丽喷泉,雪白的水珠子四处溅射。

    杨俊让段九重和尚阳回屋休息,他带着叶凡去见老太爷。

    老太爷住在后面的平房里面,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老太爷的屋子里,灯光还是亮着的。

    就在这时,老太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俊儿,你先回屋休息吧。”老太爷说道:“小叶先生,请进!”

    杨俊是从心底里害怕老太爷的,闻言就恭敬说道:“孙儿告退!”

    杨俊说完之后,对叶凡说道:“没事的,放心吧。”

    叶凡点点头,他随后就到了门前。

    “门没锁!”老太爷的声音再度传来。

    叶凡推门,门果然应手而开。

    这平房里古色古香,是叶凡从未见过的那种古朴。

    灯光昏黄。

    而在大堂的上方,老太爷头发花白,他脸上的皱褶多的吓人,看起来已经很是老态龙钟了。

    老太爷穿着唐装,他的目光都是浑浊的。

    “这怎么可能?”叶凡见状,不由吃了一惊。他已经听了杨俊所说,知晓老太爷乃是一代宗师,修为到了化神境巅峰。

    这般高手,皆可抱住气血,不可能苍老得这么快的啊?

    叶凡有些想不明白。

    便在这时,叶凡身后的门忽然自动关上了。

    叶凡心儿顿时猛地一一跳,他觉察到了危险的气息。

    “难道杨俊要害我?”叶凡暗道,他警惕起来。

    “小叶先生,不必多疑!”老太爷虚弱的看向了叶凡。

    叶凡警惕的说道:“看来这屋子里,还有隐藏的高手,而且还是太虚重天之境了。老太爷身边早有如此高手,见了我这种小辈,又怎会惊讶呢?”

    “阿弥陀佛!”就在这时,一名枯瘦的喇嘛从里面屋子里走了出来。这喇嘛着喇嘛服,身材精瘦,面孔黢黑。

    就像是常年在黄土高原上生活一样,被风霜刮成了这般样子。

    一看就是劳苦人民出身啊!

    “这位是苦智上师,乃是我的至交好友,亦是救命恩人。一年之前,老夫急于求成,行功走火入魔,幸得苦智上师相救。”老太爷说道。

    叶凡说道:“原来如此。”他不太明白老太爷的用意,但他并不急,就这样安静的听着老太爷继续说。

    老太爷继续说道:“苦智上师教了老夫一套行功之法,便是将所有的精气血隐藏起来。这门功夫,叫做守枯禅。外表如隆冬枯叶破败,里面则生机勃勃。如今老夫气血行走缓慢,可延寿多年。但是,老夫也必须找到方法突破神通大门,不然的话,老夫终有一天,还是会行将就木!”

    叶凡说道:“神通之门即便打开了,还是难逃生老之死。”

    老太爷说道:“但每上升一重,气血便浓郁一分,寿命也延长一分。”

    叶凡说道:“那倒是!”

    老太爷说道:“老夫听闻俊儿说起小叶先生的神通,颇感不可思议。苦智上师也说,似乎并无可能。毕竟,小叶先生你实在是太年轻了。苦智上师苦修数十年,也得不少奇遇,如今也才刚好到达了太虚七重天初期。这已经是绝无仅有的天才人物了。”

    叶凡说道:“所以,老太爷想要丈量一下我的深浅?”

    苦智上师说道:“阿弥陀佛,贫僧确是想要和小叶施主你切磋一番,不知道小叶先生,是否愿意赐教?”

    叶凡心头暗暗叫苦,他的实战能力,简直就是渣渣啊!

    一直以来,应付下级别低的人,还能勉强应付。但这苦智上师是他生平遇到最强悍的对手了,他觉得自己能行吗?

    “但我必须一试,此次前去泰山,高手更多。我若连苦智上师都怕了,那还去什么泰山?老太爷要苦智上师和我比试,也是想要看看我的本事,若是我没本事,他只怕也懒得请我去泰山了。”

    叶凡深吸一口气,他更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

    若是生死相搏,则更凶险。

    于是,他从苦智上师抱拳说道:“如此,那小子就得罪了。”

    苦智上师点头。

    老太爷则说道:“此间太过狭窄,还是到外面一试吧。”

    叶凡和苦智上师均点头。

    随后,三人便都离开了屋子。

    在屋外,苦智上师说道:“小叶施主,咱们虽然是比试,但法力之道,犹如水火无情。若是小叶施主不幸将贫僧击杀,贫僧和老太爷也绝不会怪责小叶施主。”

    “啊?”叶凡顿时心头猛跳起来,他虽然初入江湖,但也不是傻子。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他那里能够不懂。

    那就是,你杀了我,我不怪你。反之,我要是杀了你,你也就怪自己命苦吧。

    这居然成了生死之局!

    这是叶凡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但他知道,自己终究是会迎来第一次的。

    “好!”叶凡没有多说。

    “师父与我说过……”叶凡在这一刻,想起了师父陈远的话。

    “若与人生死相斗,便要存下杀人之心,不然的话,便是死路一条。那么从现在开始,我的目标就是杀死苦智上师!”叶凡的眼中绽放出杀意寒光来。

    虽然叶凡和苦智上师无冤无仇,但这一刻,叶凡已经存了杀人之心来。

    于是这时,老太爷和苦智上师便都感受到了叶凡身上的凛冽杀意。

    “此子杀心好重!”老太爷暗道。

    苦智上师也无比凝重起来。

    他看不透叶凡的修为,但他知道,此子修为不在他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