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2章整治
    “你……”顺哥也是在场面上混得多的人,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还是分辨得出来的。眼前穿白衣服的这个家伙,顺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看起风度,举止,就知道是个人物。

    所以,顺哥还真不敢跟陈远乱来。

    倒是顺哥手下很不服气,跃跃欲试的想要来教训陈远,但都被顺哥拦住了。

    陈远随后一笑。

    他就这么坐在这里,却是给了老夏一家人无限的安定感。

    而宋妍儿则是默默的目眩神迷。她心中的哥哥,永远都是这样的镇定如山,似乎只要有他在,便是天崩地塌也不足为惧。

    陈远向顺哥说道:“夏青的事情,我全权代理。不过你放心,我这人做事最讲规矩,当然,这个前提是你也要跟我讲规矩。这样吧,把借条先拿出来。”

    顺哥有些犹疑,他说道:“怎么称呼?”

    陈远说道:“陈远。”

    顺哥并不认识陈远,陈远以前在滨海有些名气,不过时间久了。陈远的名气只在高层里面流通。顺哥不认识也是自然。

    顺哥说道:“我叫陈顺,你我是家门。”

    陈远微微一笑。

    顺哥接着说道:“这是借条。”他拿出了一张借条给陈远。

    陈远接过借条,他粗略的扫了一眼。上面的确是夏青借了三万块钱,并且说了要一个星期内归还,预期的话,便是利滚利。

    日期是一个月前。

    陈远淡淡说道:“夏青,你看看,是你的字迹吗?”

    夏青接过借条,他看了一眼,有些搞不懂情况。最关键的是,他不太懂陈远的套路。于是,他就试探性的说道:“不太像。”

    顺哥是给予了陈远足够尊重,不然的话,借条绝不可能给到陈远手里。不然的话,陈远把借条撕了,事情就会很麻烦。但顺哥还是相信陈远不是那种人,这是基于他的判断力。

    但眼下,夏青这句话就彻底激怒他了。

    “夏青,你他娘的看清楚,这不是你字迹吗?怎么,想耍赖?你在老子这里,你搞清楚了。”顺哥大骂道。

    陈远便冷声说道:“夏青,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是!”夏青被吓的不轻,他也实在搞不懂陈远的想法,最后只得说出一个是字来。

    “那你刚才说不是?”陈远淡冷说道。

    “我以为……”夏青彻底怂了,哭丧着脸。

    “你以为?你以为什么?”陈远冷笑一声,说道:“为了这几万块钱,我跟你合伙耍赖?亏你想的出来。”

    他随后就看向顺哥,说道:“这钱,我可以给。完全不是问题。但我也说了,我这人讲规矩,夏青的钱是输给你们赌场的。那应该要给他回本的机会。”

    “怎么说?”顺哥顿生忌惮。暗道:“这家伙难道是赌术高手?”

    陈远一笑,说道:“你不要害怕,我不会出手。还是让夏青跟你赌。”

    “哦?”顺哥有些摸不懂陈远的心思,但是要夏青跟他赌,他是一点都不怯的。

    陈远说道:“先等等,我下楼去把我包拿上来。”

    他说完就起身下楼。

    顺哥也不阻止,他完全相信陈远的为人。

    宋妍儿也就在楼上等待。

    “陈远。”老夏感激而惭愧的说道:“我又麻烦你了。”

    陈远锤了老夏的肩膀一拳,说道:“自家兄弟,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陈远很快就下楼。上来的时候,背了一个大的旅行包。

    进门之后,陈远对顺哥说道:“你,夏青,跟我来。”

    顺哥便跟上,夏青自然也不敢不跟。

    陈远到了房间里,他将那旅行包里的东西全数倒在了床上。

    老夏,宋妍儿,刘桂香还有那几个混混都跟着来看。

    于是,一众人马上就看到了那床上哗啦啦的作响,居然全部都是黄灿灿的黄金。

    一众人,眼睛都看直了。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黄金啊!

    “这里是20斤黄金,按照市价的成本,两百五一克绰绰有余。”陈远一把抓起黄金,说道:“这是一斤黄金,换算你十万块,你不亏吧。”

    顺哥将信将疑,他用双手接过黄金,然后就让几个手下拿着。他则细细的检查黄金的真假。

    而检查的结果是,十足真金啊!

    “20斤黄金,一起换算成两百万,有没有问题?”陈远问顺哥。

    陈远的大手笔彻底震惊了顺哥,顺哥点头,说道:“完全没有问题。”

    陈远说道:“好,你和夏青在里面赌。”他随后又对夏青说道:“你在里面赌三个小时,不管输赢。三个小时之后,你能留下多少钱在手上,全部都是你的。但有一点,不能不赌,玩梭哈,每局底子一万。”

    陈远随后又对顺哥说道:“能赢走多少,也看你本事了。钱,我不在乎。但我要他明白,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送钱给你,你要是拿不走,那就别怪我了。”

    “好!”顺哥兴奋起来。

    之后,陈远就将顺哥和夏青关在了房间里面。

    老夏和刘桂香充满了担忧,说道:“陈远,这……这万一他输光了?你的人情,我怎么还啊?”

    陈远对老夏一笑,说道:“不提这个。”

    他随后站了起来,说道:“老夏,嫂子,我和妍儿就先走了。”

    “啊,这里你不管了?”老夏和刘桂香吃惊。

    “钱也还了,没什么好管的了。”陈远说道:“如果这次过后,夏青还是不能长记性,我再治他。”

    他说完就和宋妍儿说道:“我们走吧。”

    宋妍儿点点头,她对老夏说道:“夏叔,阿姨,我们先走了。”

    老夏和刘桂香也就不好再留陈远和宋妍儿了。

    两人又担心夏青,又觉得愧疚于陈远。

    之后,这两人将陈远和宋妍儿送下了楼。宋妍儿开车带着陈远离去。

    在车上,宋妍儿对陈远说道:“哥,这样管用吗?”

    陈远说道:“不知道啊,试试看吧。”

    “那可是两百多万啊,就这么送出去了?”宋妍儿虽然自负有些资产了。但她也做不到如陈远这般,随随便便就丢两百多万出去。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钱财不过身外物,它是用来服务我们的。而不是来奴役我们的。”

    “有道理!”宋妍儿非常赞成,她说道:“哥你说话总是充满了哲理啊!”

    “哈哈,那当然!”陈远现在可不是文盲了。以前他一天正经学都没上过。但是在平行世界里,他可是正规的名牌大学毕业生。

    “哥,现在我们去哪里?”宋妍儿又问陈远。

    陈远说道:“去海边吧?我带你玩些新鲜的东西。”

    “真的吗?那太好了。”宋妍儿立刻兴奋起来,她自然不会想歪,但她却是记得之前陈远带着她在海中漫步。宋妍儿直接开车到了海边。

    海边城市的海让本地土著看到想吐,他们大多都快不觉得大海美好。而每次台风来临又让人恨得牙痒。

    但若真是离了海边,他们又太多的不习惯。

    海边的人去了内陆吃鱼,那是一种痛苦。

    天上有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挂天际。

    宋妍儿和陈远在海边的沙滩上,这里很僻静,已经看不到城市的喧嚣,只能听到呼呼的海风声音,海浪波动的声音让人听了有种无端的静谧之感。特别适合睡觉的时候来听。

    “这次,哥你想干什么?”宋妍儿问。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带你去看海底世界。”

    “啊?”宋妍儿吓了一跳。

    陈远一把抓住宋妍儿,随后便罩出金光罩。他给宋妍儿储存了足够的空气,然后驱动法力。这金光罩迅速就飞上天空,接着朝海底俯冲而去。

    “啊……”宋妍儿尖叫起来。她情不自禁的抱紧了陈远。

    轰隆一声,金光罩穿透海面,朝海底坠去。

    “哥……”

    陈远搂住宋妍儿的腰肢,微微一笑,说道:“不用怕,有哥在呢,不会有事的。”

    宋妍儿能感觉到自己在朝海底深处而去,但她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她渐渐的就解除了紧张,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陈远。

    她好奇的环顾四周,打量着奥妙的海底世界。

    所见之处,却是黑暗无边。

    陈远意识到这一点,立刻驱动法术。

    于是,金光罩朝四面八方绽放出无穷的金光来。

    整个海面世界里,就像是被阳光穿透了一般。这时候,宋妍儿看到了丰富的海底世界。许许多多她从未见过的鱼类,还有微生物等等在水中穿行。

    “鲨鱼!”宋妍儿突然看到一头凶猛的鲨鱼朝金光罩撞来。

    “别怕!”陈远拍了拍宋妍儿的肩头。

    轰!

    那鲨鱼撞在金光罩上面,迅速就被弹飞出百米之外。

    这是一次格外奇妙的体验,也让宋妍儿毕生难忘。

    在上了岸之后,宋妍儿的衣衫都没有打湿一滴。

    在回去的时候,宋妍儿忍不住问道:“哥,上次我就想问你了,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脑域。”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人和动物,都能发出脑电波。就像是空气中有电一样,毛衣能够摩擦起电,但这种电没人在意。而当电流到了一定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