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0章教育很重要
    “外面的世界?欧洲那边的国家吗?”宋妍儿说道:“我每年都会旅行两次,爱琴海,圣保罗都有去。”

    陈远一笑,说道:“不是这,是另外的世界。位面世界,我在天洲那边有一栋宅子,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那边住上一段时间。”

    “啊?”宋妍儿顿感惊异,又感兴奋。“真的吗?那太好了。”

    尽管她素来淡雅,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兴奋无比。

    陈远料想着灵尊的事情应该不会再纠缠了,那带宋妍儿去一趟天洲皇城,小住几天还是可以的。而沈墨浓那边,不是陈远不想带。最大的原因是沈墨浓经历了天布鲁事件之后,已经有了心里阴影。所以,她觉得还是在燕京最安全。

    沈墨浓不是怕死,她若是一个人,自然怎么都要去的。但有了孩子,那就一切都为孩子着想了。

    对于这一点,陈远和沈墨浓是持相同态度的。

    当了父母的人,才知道父母之恩重。

    “我在滨海还会待一段时间,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带你过去,当是旅游。”陈远说道。

    “那要不要带上青青呢?”宋妍儿马上问。

    陈远微微沉吟,说道:“青青的话比较多,容易在外面说出去。这些事情,还是少泄露出来为好。算了吧,我看她的老公也不太喜欢她和我多接触。”

    宋妍儿说道:“那好吧,只不过我要是和青青说了,她肯定会对哥你有意见的。”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你就说你要去国外旅游呗。她现在怀孕了,也不能到处跑。”

    宋妍儿说道:“那倒也是,纪成对她和孩子宝贝的不得了呢。”

    在超市里逛了许久,买好东西之后,便去结账。陈远准备结账的时候,宋妍儿说道:“哥,我来吧。你妹我现在有钱呢。”

    “你一直都有钱呢,不过跟我在一起,怎么能让你花钱。”陈远坚持。

    宋妍儿格格一笑,说道:“那好吧,我不跟你抢。”

    宋妍儿素来都是淡雅如菊,即使笑的时候,都是淡淡一笑。也只有跟陈远在一块的时候,才会笑的像个孩子一样,没心没肺。

    “妍儿,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要多笑笑,知道吗?”陈远说道。

    宋妍儿重重点头,说道:“嗯!”

    出了超市之后,宋妍儿开车带着陈远直接回了公司。宋妍儿在公司门口,停下车子。宋妍儿对陈远说道:“哥,我让我保安喊夏叔出来,你在车上等一会。”

    陈远说道:“我也下来吧,在车上等人,总是没那么尊重。”

    事实上,宋妍儿大可摇下车窗就吩咐保安去喊人的。但宋妍儿对任何人都首先是报以尊重,所以,她不会这么做。

    陈远也不是那种倨傲的人,所以也会跟着下车。

    正所谓,细节见人品便是如此。

    宋妍儿和陈远下车后,宋妍儿就对保安说道:“小李!”

    “林总!”小李见到宋妍儿,双眼放光,崇拜之中带着一种略略的怯。

    宋妍儿微微一笑,说道:“去将夏队长叫出来,就说我们在外面等他。”

    “好的,林总!”

    “谢谢!”宋妍儿说道。

    老夏在一会后就匆匆跑了出来。

    “夏叔!”宋妍儿见了老夏,就喊道。她后来就一直这么称呼老夏的。

    老夏忙说道:“林总好。”

    宋妍儿说道:“上车吧。”

    老夏一呆,说道:“林总,去哪儿?”

    宋妍儿不由一怔,说道:“不是去你家吃饭吗?”老夏这才反应过来,说道:“好好好!”

    宋妍儿噗嗤一笑。

    虽然宋妍儿很年轻,但老夏面对宋妍儿还是很有压力的。

    陈远上前搂住老夏的肩膀,说道:“走吧,上车!”

    他这样亲切的举动顿时让老夏压力大减。

    上车之后,陈远和老夏坐在后排。宋妍儿就专心开车。

    “这几年,陈远你都在哪儿?忙些什么啊?我只听林总隐约说过,你好像是在满世界的跑,生意做的很大。”老夏跟陈远闲聊起来。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个说来就话长啊,等有时间,我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真搞不懂,你这样的人,当初怎么会来我们这里当保安。不过也幸好你来了,你是我的贵人啊!”老夏说道。

    陈远一笑,说道:“别说什么贵人不贵人的,天下人那么多,我认识的人也多。可我就记得你老夏,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夏一愣,说道:“为什么?”

    陈远说道:“因为老夏你厚道,当初我来的时候,手上没钱。你有空就带吃的过来和我一起喝啤酒。你忘了吗?”

    老夏说道:“嗨,那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陈远说道。

    老夏顿时颇为感触,他说道:“你说有因有果,那我养了两个儿子,从小就疼他们,愿意把一切都给他们。但他们呢?回来就是要钱,钱,从来没有一句关怀的话。你说这是什么因果?难道上辈子,我真是他们的仇人。这辈子,他们来找我报仇的?”

    老夏说到后来,眼眶泛红。显然是为了两个儿子伤透了脑筋。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扯什么前世今生,都是虚的。我看啊,老夏你还是教育上有问题。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管教管教,当然,前提是你不心疼。”

    老夏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只要不让他们死,你就是把他们弄残了,我都不心疼。只要他们能好好做人。”

    “真的?”陈远说道。

    老夏说道:“真的。”

    陈远说道:“那好,你两个儿子在家吗?”

    老夏说道:“小儿子离婚了,现在住在家里。大儿子不在家,不过他也不成器。”

    陈远说道:“教育是很重要的,我见过一位前辈管教儿子。这位前辈,因为某些原因,常年不在孩子身边。但是他给孩子的家庭条件是很优厚的,母亲也溺爱这孩子。以致于这孩子后来无法无天,甚至憎恨父亲。”

    宋妍儿说道:“这么说起来,哥你说的这位前辈也是有责任的。”

    “有什么责任?”陈远说道:“我不认为这位前辈有责任,这位前辈生下这个孩子,也提供条件抚养他长大,让他衣食无忧。而这位前辈是因为许多客观的原因不能在家。作为孩子来说,要感谢父母赐予生命。父母不是生来就欠孩子的,一个孩子,从小就没有感恩之心,长大了怎么得了?”

    “那后来呢?”老夏很关心的问。

    陈远说道:“那孩子长大后,做事很不像话,还跟前辈对着干。还好,前辈乃是手眼通天的人,瞬间将他镇压住了。之后,前辈将他丢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让他自生自灭。反正是不会再给他一丝父母之爱。但是之后,我和那孩子一起共事过,他彻底改变,变的很懂事了。”

    陈远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是父母之爱,孩子也该心存感激。如果孩子把父母为他做什么事情都当做理所当然,这会让他极度自私。这样宠爱孩子,那也是父母的失职。老夏,你不要总怪你的儿子,我想你和你妻子,肯定是有失职的地方的。”

    老夏身子一震,他若有所思起来。

    “你们现在是住在新家吗?”陈远又问老夏。

    老夏说道:“不是,住在旧家。新家一直都没告诉两个儿子,怕他们起什么幺蛾子。”

    陈远叹了口气,说道:“一家人,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现在做父亲的,还要防着儿子。这是一家人的可悲。”他顿了顿,道:“老夏,我说话如果过火了,请你不要见怪。”

    “不会,不会的!”老夏说道:“我虽然年岁比你和林总都大,但是论及见识,我远不如你们。”

    他随后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儿子能够像你……哎,那该有多好。”

    陈远淡淡一笑,他却没有接话。陈远心中忍不住想,“陈天涯,我是你的儿子,你现在到底又怎么看我呢?是你的耻辱,还是你的骄傲?”

    他不知道,也不敢肯定。

    很快,宋妍儿就开到了老夏家的楼下。

    老夏的家是一栋旧楼房,连物业服务都没有的那种。老房子还是建于90年代。

    也就是筒子楼。

    这里虽然不属于老城区,但也不在新城区的繁华之内。

    老夏家在四楼。宋妍儿和陈远提了诸多东西,老夏看见了顿时不好意思,说道:“陈远,林总,你们这太客气了,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啊!”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一点小意思,你还要跟我们客气吗?”

    老夏说道:“哎,早知道,我就带你们去外面吃了。”

    陈远说道:“常年都在外面吃,在家里吃才有味道呢。”

    不一会后,三人就到了四楼。

    老夏开门。

    老夏进门就喊道:“老伴,来贵客了,快把我那盒普洱茶开了,拿出来招待客人。”

    老夏家是七十平米左右,两室一厅一卫。

    不过以前的房子,公摊面积小,倒不会显得很拥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