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2章 奇怪的和尚
    “为什么神帝会是神帝?”陈远喃喃说道。他随后说道:“神帝就是神帝,我就是我,这那有为什么的。”

    灵慧和尚说道:“天道选中了神帝,天道也选中了道友你。这才是根本之所在。”

    陈远说道:“这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

    灵慧和尚说道:“本质上说,人和人之间是有区别的,能力也是有不同的。但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而造成彼此的不同,大多都是因为运气和命数。并不是说你是亿万富翁,他是穷光蛋,两则之间的能力就隔了一亿。亿万富翁应该庆幸命运待他不薄。而不是觉得自己真的就很不错,从而可以趾高气昂。他应该悲悯那个穷光蛋,因为穷光蛋是不幸运的。”

    “你怎么突然给我熬起鸡汤来喝了?”陈远笑笑。

    灵慧和尚说道:“贫僧是想告诉道友你,不必觉得上苍不公,你也应该感恩。纵使命运有时对你残酷,但他也给了你很多,别人所不能想象和得到的东西。”

    陈远说道:“这些道理,我都懂。”

    灵慧和尚说道:“好好享受每一天吧,因为没人知道,明天会是怎样。今日是亿万富翁,明日可能就是阶下囚了。因为,命运是多变的。”????“你这话,奇奇怪怪的,好像是意有所指。”陈远多看了灵慧和尚一眼。

    灵慧和尚说道:“你必须要有一些心理准备,这是一场天道杀劫。是前所未有的大杀劫,是一场大清洗。将来会有很多人死,包括你身边的人。”

    陈远虎躯一震,他有些恼火的说道:“灵慧,你没来由说这些干什么。”

    灵慧和尚微微一叹,说道:“贫僧是看道友你如今夫妻美满,又有了孩子。你太享受这样的美满,却忘记了事物残酷的本质。”

    “就算天道是一个人,那我也是在为他打江山。如果我为他打江山,他连我家人都保护不了,我凭什么要为他效力?”陈远冷哼一声。

    灵慧和尚说道:“你终究,还是有许多的看不透。罢了,罢了!”

    他也就不再多说。

    陈远生起闷气来,他许久都不和灵慧和尚说话。

    不过最终,陈远也是觉得还是自己不占道理。他说道:“我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傻等着吧?”

    灵慧和尚说道:“道友你可以先回去再享几天天伦之乐。也许,事情会有所改变。”

    “就算改变了,我也不知道啊!”陈远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山雨欲来风满楼,贫僧有预感,会有人来道友你释疑的。先回去吧!”

    陈远深深的看了一眼灵慧和尚,他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灵慧和尚了。

    “又来了。”灵慧和尚无奈,说道:“贫僧早说了,贫僧经历悠久岁月,就算法力全无,但经历还是有的。道友你才几年道行,就想把贫僧看穿?这怎么可能呢。贫僧就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道友你还是不会懂的。”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好吧,不说这了。回去吧!”

    他其实也是乐的回去呢。

    每天晚上由乔凝和沈墨浓这两个绝世美人儿陪着,陈远觉得做神仙都不过如此呢。

    这就跟一个普通人在寒冬的早上一样,那温暖的被窝让人无比的留恋。但为了生存,为了生计,必须起床去上班一样。

    现在灵慧和尚既然说了,让陈远再说去休息两天。那就相当于到了公司里,老板说有事,你回去休息两天吧。

    于是,这那还有不欢喜的道理。

    但是毫无疑问,如果陈远休息两天之后,还不见事情出现转机。他也会心慌,便如公司一直喊其上班,会让人怀疑,尼玛这公司是要开除我,还是要倒闭了?

    陈远身上有太重的担子,他始终是无法轻松下来的。

    陈远回到曼城小区的房子里后,乔凝和沈墨浓见到陈远,又惊又喜。

    “这是……?”陈远进屋后就和小念慈逗着玩。沈墨浓在一旁有些纳闷。

    乔凝干脆就戏虐说道:“不是早上还不辞而别的吗?”

    陈远有些无奈,说道:“灵慧和尚这家伙,不早点跟我说。害我白走一趟,他告诉我,我身上沾染了天位气息,一旦出去,马上就会落入天布鲁的手中。”

    乔凝和沈墨浓吃了一惊。

    乔凝说道:“那这可怎么办?”

    陈远随后一笑,说道:“天布鲁应该没那么闲,一直在外面等我。”

    乔凝说道:“即便他离去了,但只要咱们身上的天位气息不消失,他还是能随时来找我们。”

    她有些着急上火,说道:“若是没有星主,没有众星殿的任务,我们管他这些东西作甚,就一直待在燕京,倒是安全无比。”

    陈远放下念慈,念慈自己去玩那些玩具。陈远则苦笑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如果没有星主,我们的修为也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没有天命王这个光环,我连燕京城都进不来。所以凡事都有利有弊,很难尽善尽美。不过灵慧也说了,大概这几天,天布鲁会有人解决的。”

    “谁能解决天布鲁?你父亲吗?”乔凝说道:“你父亲虽然厉害,但最多能够在天布鲁手中保持不败。要战胜天布鲁,根本不可能。”

    陈远说道:“我也不知道,灵慧很少下这种断语,他一旦说了,我想应该不会有错。”

    沈墨浓便说道:“那正好,我们可以好好的玩上几天。这几天里,陈远你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好好陪陪你儿子,还有乔凝姐。”

    “行!”陈远咧嘴一笑。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里,陈远夜夜风流快活,和两女狂欢不休。白天一家人出去吃饭,带着宝贝去游乐场。尽管,大多东西小念慈都还不会玩。但小念慈还是很开心。

    陈远在这三天里,乐不思蜀。觉得自己都要被腐蚀在这样的温柔乡里了。而很大的程度,也是因为乔凝和沈墨浓知道陈远即将离开,所以心里也都会格外的对他好了。

    陈远也和乔凝约定,如果这边危机解除。乔凝就马上回天洲的少威府。陈远只要事情办妥了,就去找乔凝。再带乔凝来看小念慈。

    如果以后机会合适了,就让墨浓带着念慈还有刘妈,赵妈去少威府小住。

    陈远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有足够的本事保护住家人。这也是他坚持下去的重要信念,当然,他更忘不了洛宁的血仇。

    在不知不觉中,陈远已经完成了很多事情。

    灵儿已经苏醒了,这是他的一桩大心愿。这桩事情完成了,他就算是身死也不会太过遗憾。而且,和陈天涯还有陈亦寒之间,陈远也能做到顺其自然了。他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恨,所以也就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痛苦。

    但同时,陈远还要做的事情也很多。比如找到大哥二哥,比如找到最后两件三十三天中的至宝。比如要将灵尊的事情想出应对之策来,还要救醒蓝紫衣。

    前途仍然多艰,同志更需努力。

    这一天的天气,突然有了转变。

    一夜之间,北风呼啸。

    寒流入侵,明明前两天,人们还是穿着薄衣。但突然之间,却又恨不得将厚棉袄都拿出来穿上。

    天气昏沉沉的。

    那干裂的风就像刀子一样吹在人的脸蛋上。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天布鲁已经守了陈远五天了。

    但是陈远一直都不曾离开燕京城,这让天布鲁有些焦躁。

    “这小子,到底在里面磨蹭什么?难道他知道我能找到他?不可能,这小子那里能有这种见识。”天布鲁暗暗道。

    天布鲁着实气闷不已。

    他本来是在一处荒郊打坐等待,这时候也是等的有些闷了。决定四处走一走。反正只要陈远一离开燕京城,他便能察觉到。

    这是中午时分,天气依然阴沉沉的。

    这片荒郊是处于两个市镇的中间地带,远处还有一些农田,再朝前走一些,可以看见一处国道公路。

    天布鲁在田间走着,他很快就来到了那边一些农村的楼房前。

    在大千世界的农村里,各家各户都做起了楼房。这里离燕京城也很有一些距离了,所以农民们做个房子并不贵。

    这种地方,没有任何的投资价值。

    如今也不是农忙之时,农户家中,壮年男女大多都出去打工了。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有几个小孩子,正在门口打着玻璃珠,即便天气再冷,也泯灭不了他们爱玩的童心。

    再走几步,天布鲁突然看见一个奇事。

    那就是前方有个和尚穿着灰色僧衣,正在屋门口下棋。

    下的是围棋,而且还是一个人在下棋。他的屋子很烂,就是简单的土屋。在这样一排鳞次栉比的楼房对比下,这间土屋显得格外的寒酸,寒碜。

    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他的年岁四十左右。

    天布鲁看了那和尚一眼,却是觉得对方有些深不可测。

    “嗯?难道这和尚还是个高人不成?”天布鲁心想。

    他虽然是灵尊,相貌在人类这里算得上丑陋。但他为了不引人注目,已经施展了小小的幻术。外人看他的样子,便不过是个普通的男子。

    aq

    m 更新快 广t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