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0章 缠绵难舍
    “我的身体内还有星主留下的印记,如果我不会去,或则不完成任务。没有好结果的。”陈远说道:“而且,我的危险从来没有断过,我躲在家里,就能躲避这一切了吗?”

    “可是现在,那天布鲁也许还就在外面守着你。你一出去,就是死路一条。”沈墨浓说道。

    陈远说道:“这个我会来想办法,总之,我必须得走。而且,乔凝也必须留下来。你大概不知道,这次天布鲁将我和乔凝重伤时,我心里在想什么。”

    “你……”沈墨浓说道。

    陈远说道:“一旦我们落到天布鲁手上,你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我们吗?”

    “我不知道,但大概不会好。”沈墨浓说道。

    “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天布鲁的种族来自白垩世纪,他们以前是地球的统治者。”陈远随后就将灵尊的事情简单的和沈墨浓说了一番。

    沈墨浓听完之后不禁震惊。

    她才明白,原来看起来的风平浪静之下,已经是如此的恶浪汹涌。

    这就像是现在的年轻人享受着社会改革的福利,却不知道先辈们为了今天的胜利,付出了怎样的血与泪。

    陈远沉声说道:“我只要一想到你们可能会被灵尊抓去研究,或是为奴为宠,想到我的儿子可能会成为奴隶。我就恨不得自己为什么不早早的死掉,却要跑来连累你们。我是天命王,要生要死,这都是我的命。但如果是因为我而连累了你们,我就算是死也不安心。洛宁,妃蓉,她们都是因我而死。我不能再承受你们任何一个出事。”

    沈墨浓闻言,不禁眼眶一红。

    乔凝推门而出,说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死了,我们会如何?”她的眼眶也是红红的。

    陈远抬头看向乔凝,说道:“不是我没有想过,而是你们还有得选,但我没得选。”

    乔凝来到陈远面前,她是个坚强的女人,但这时候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让我跟你一起走,好吗?”

    陈远将乔凝和沈墨浓都拥在了怀里,他说道:“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是这几年来,我都好好的过来了。我有我的命,我有我的运,但你们没有。乔凝,如果你跟着我出去,很可能是我最后逃走了,而你出事了。你认为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

    “可是……”乔凝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陈远说道:“就这么决定了,等事情处理完了,我会回来找你们的。这里的位置小了一些,我已经买好了别墅,你们搬到别墅里面去住吧。”

    乔凝很想坚持,但最后还是妥协了。

    她想,他是对的。

    这一晚,在陈远的戒须弥别墅里面。

    陈远和两个美人儿自然是拼死缠绵,这一夜,沈墨浓和乔凝都很主动,主动的取悦陈远。

    陈远快活到了极点。

    那是一种在云端中的快乐,来来去去,反反复复,令人流连忘返,乐此不疲。

    激烈的浪潮过后,便是平静。

    沈墨浓和乔凝躺在陈远怀里,陈远望着这两具雪白娇嫩的娇躯,不禁觉得,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他这一生,苦过,痛过,但也享受过。

    他这一生,从不曾平凡,值了。

    “你父亲……”乔凝突然说道:“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也不知道,你心里现在是怎么想他的。但我也忘不了,他曾经几次都差点将你杀了。”

    陈远微微一怔,他的眼神也复杂到了极点。“他就是他,他是魔帝,也是我父亲。以前我很恨他,应该说,现在也恨。我没办法不恨他,不然的话,我对不起我的母亲。他对我怎样,我都可以无所谓。因为我的命是他给的,但他不能不对我母亲有所交代。就算我母亲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但我身为人子,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总要为母亲做一点什么。”

    “虽然如此,可他和念慈之间是纯粹的。念慈和他没有仇恨,念慈就是他的孙子。你们以后,也不要跟念慈说我和他爷爷之间的恩怨。”陈远交代沈墨浓和乔凝。

    “嗯,我知道。”沈墨浓回应。

    陈远接着说道:“我准备明早就走。”

    “这么快就走?”乔凝吃了一惊。

    陈远不由一笑,说道:“温柔乡乃是英雄冢,你们这就是红粉骷髅啊!我再待下去,只怕以后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乔凝说道:“这算什么,修道者岂可和凡夫俗子相提并论。那些大神通者,夜御百女丝毫不损元气。”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你真是只可爱的小野猫。”

    沈墨浓则说道:“我担心天布鲁会继续对付你。”

    “我隐藏踪迹离开,他找不到我的。”陈远说道:“这一次,之所以被天布鲁寻到,主要还是我们太大意了。直接在香港逗留太久了。”

    乔凝却是一把吻向了陈远,说道:“我要榨干你,让你明早走,看你怎么走。墨浓,一起收拾他。”

    沈墨浓本来还在担心,但见乔凝如此,便也就配合乔凝,一起向陈远发难。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们两个。”

    于是,又是一轮激烈的盘肠大战。

    第二天早上,陈远就真的走了。

    婆婆妈妈总是不行的。他临走的时候,乔凝和沈墨浓太累了,就一直在熟睡中。以致于陈远将两女从戒须弥里搬到房间的床上,她们都没有察觉到。

    陈远走的时候,去了趟隔壁房里。

    刘妈陪着念慈睡觉,见了陈远,正要说话。陈远竖起手指在嘴边,示意噤声。

    刘妈便就立刻闭嘴。陈远走到床前,看着熟睡的儿子,他的脸上荡漾出一种会心而温暖的笑容。许久之后,他吻了下熟睡的儿子。如此之后,陈远便离开了曼城小区。

    陈远没有并没有急着离开燕京,而是去见一个人。

    当初由于局势变化,中华大帝陈凌前辈的家人都被转移到了燕京,在燕京安居乐业了。陈远这一趟是想去见见陈凌前辈的家人。

    中华大帝陈凌的妻子有很多,其中的原配则是叶倾城。叶倾城和陈嘉鸿的母亲欧阳丽妃就住在燕京城里。

    而其他的,如许舒。

    在平行世界里,陈凌只有许舒这一个妻子。

    但在真实的大千世界里,许舒一直和两个女儿生活在国外。偶尔也会回国。

    陈凌也常去看望。

    叶倾城和欧阳丽妃住在郊外的一栋独立别墅里面。这栋别墅的风景优美,并且配备了专门的司机兼保镖。叶倾城和欧阳丽妃身上都有陈凌前辈留下的符印。所以,在燕京,还真没人能伤害到叶倾城和欧阳丽妃。

    阳光明媚!

    这是十月末的天气,燕京已经开始转凉了。不过最近的天气一直不错。

    在这栋白色洋别墅的前面是个小花园。

    陈远到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美丽而清冷的女子正在给花儿浇水。

    这女子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多岁,她美丽到了极点,但身上却有种岁月沉淀的贵族气质。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叶倾城。

    叶倾城穿着紫色的家居服,悠闲而自在。她也发觉了陈远,便奇怪的看向陈远。

    这一看之下,叶倾城娇躯不由一震。因为她发现,这青年的眉宇之间,像极了年轻时的夫君。

    “莫非是夫君的儿子?”叶倾城暗道。

    她觉得,即便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那也不奇怪。因为夫君年轻的时候,的确有足够风流。

    “你是……”叶倾城放下手中的水壶,问陈远。

    “我叫陈远,我是来找叶姨的。小妹你是……?”陈远说道。

    叶倾城顿时脸蛋一红,她觉得有些荒唐。“你瞎喊什么呢,我比你大多了。你要找的叶姨莫非就是我?”

    “您是叶倾城阿姨?”陈远吃了一惊。

    “我就是!”叶倾城说道:“你是?”

    陈远说道:“陈天涯是我父亲。”

    “什么?”叶倾城闻言也吃了一惊。

    “孩子,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来来来,进屋里说。”叶倾城顿时对陈远充满了复杂的感情。她引着陈远进了屋子里。

    欧阳丽妃刚好出去逛街了,所以这时候别墅里就只有叶倾城和一些佣人。

    在别墅的客厅里,叶倾城让菲佣给陈远泡茶。

    之后,两人才在沙发上落座。

    “你说你的父亲是陈天涯?”叶倾城问。

    陈远说道:“是的,叶姨。”

    他显得温和,且彬彬有礼。

    叶倾城说道:“我好像记起来了,你陈凌叔叔跟我提过你。只说了你是个好孩子,没跟我细说。你来找我,是有事吗?”

    陈远说道:“我想对我父亲多了解一些。我听过他过往的一些事情,但并不具体。”

    叶倾城说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你父亲是怎么回事?”

    陈远双眼顿时红了,说道:“他杀了我妈妈!”

    “什么?”叶倾城脸色瞬间煞白。“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只因为,我妈妈是个下人,是他稀里糊涂和我妈发生关系。后来他的正宫妻子因此事而伤心难产,他迁怒之下,就杀了我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