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8章 魔帝自爆元神
    陈远只要一想到儿子,墨浓,乔凝落在灵尊的手上,他就觉得生不如死。

    如果儿子到了灵尊的世界,被当做宠物,食物,奴隶?

    “不,绝不能!”陈远心中厉吼。

    这一瞬,他突然懂了。

    懂了陈天涯为什么要去为自己出头,要去寻灵尊的晦气,为什么要杀布鲁纳。因为他发现他已经杀不了自己了。所以,他在祸水东引!

    “人类,放弃挣扎吧!”这时候,天布鲁脸色淡漠。他说道:“你在我的面前,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他说完之后,便即伸手!

    “阴阳融合!”陈远爆吼一声。

    乔凝立刻合作。两人瞬间凝聚出阴阳元神来。

    陈远作为主导。

    “造化剑诀!”

    那一瞬,陈远和乔凝所有的法力都贯注在了阴阳元神之中。

    一千道黑白相间的剑气杀将出来。

    道道剑气之中,法则浩瀚。有宙光的玄妙,有蕴育万物的奇妙。

    一千道剑光瞬间就将天布鲁包围住。

    同时,剑光如无穷匹练斩杀向了天布鲁。

    天布鲁微微一怔。

    “果然有些奇妙,不过还是太嫩了。”天布鲁脸色淡漠。他突然大手一挥,便见一道飓风挂起。

    这股飓风,雄浑澎湃,并且有恐怖煞力。

    一瞬间就将陈远的千道剑光全部撞散。

    “万剑归一!”陈远再度爆吼。

    一千道剑光迅速合成一口巨大无匹的剑力凶悍斩杀向天布鲁。

    这道剑光乃是阴阳黑白二色,在海面之上,形成了巨大的剑力!

    这一剑汹涌中蕴含的道理,千奇百怪,无法形容,变化多端。

    便是天布鲁也是微微失色。

    “这样的剑力,这样的力量,难怪布鲁纳他们都在你手上栽了跟头。果然你的身上有很多秘密,将你们带回去,会对我们的研究有莫大的助力。”天布鲁在这一瞬,要捉拿陈远的心思就更加坚定了。

    他大手一挥,眼前就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涡旋!

    也是涡旋!

    不过陈远的是灵魂涡旋,而天布鲁的乃是黑洞涡旋!

    这道剑光斩入进去之后,陈远和乔凝马上就感觉到了其中宇宙浩瀚,黑洞诡异而磅礴。无数的分子在里面碰撞,并且解析一切的奥妙。

    轰隆一声,剑光在里面瞬间就被绞杀成了粉碎。

    无数变化,最后都毁在了宇宙黑洞之中。

    陈远和乔凝顿时心力受损,同时吐出一口鲜血来。

    那道剑光乃是两人的法力凝聚而成,与两人心力相连。当剑光绞碎的同时,陈远和乔凝也就深受重伤。

    陈远和乔凝脸色煞白。两人朝下面的海域坠去。

    这一瞬,陈远万念俱灰。

    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连妻儿都全部搭进去了。陈天涯这一招,真正够毒辣的。

    他败了,彻底的败了。

    一切的好运气到此为止,就此终结。

    如果早知道如此,陈远觉得自己还不如就早早的给灵尊抓住为好呢。至少还能保全儿子和墨浓。

    这时候,天布鲁在虚空之中一掌抓向陈远和乔凝。

    他的掌印变化无穷,形成蓝色的手印。大手印已经出现在了陈远和乔凝的下方。

    眼看着,陈远和乔凝要落入天布鲁的手中。

    便在这时,沈墨浓从戒须弥里冲了出来。

    她一手抓住陈远和乔凝,将他们丢入到了她的法器琉璃玉壶之中。

    沈墨浓施展琉璃玉壶,正要对抗天布鲁。

    那天布鲁眼神一寒,一指弹出。

    轰的一声!

    一道尖锐的蓝光立刻闪电斩射过来。

    接着,琉璃玉壶便即砰的一声破碎开来。

    于是这一瞬,琉璃玉壶中法阵全部破损,无穷的海水蔓延出来,汹涌澎湃,如山洪爆发一般。

    陈远和乔凝也朝下方落去。

    沈墨浓骇然失色,她早知道这个对手恐怖。但这时候交手才知道这对手居然已经恐怖到了这样的程度。她顾不得其他,凝聚一道大手印,迅速将陈远和乔凝抓在手中。

    天布鲁则也发出一道蓝色大手印,笼罩向沈墨浓,陈远还有乔凝。

    眼看着,陈远这一家四口便真要落入到了天布鲁的手中。

    这个时候,便是灵慧和尚也是无可奈何的。

    便在这最关键,最危急的时刻。

    意外再度发生了。

    一道接天神雷斩粗壮无匹,一瞬间将整个黑暗的苍穹照亮。

    这道天雷神斩斩杀下来,直接将天布鲁的蓝色大手印斩成了粉碎。

    陈远和乔凝还有沈墨浓顿时大喜。

    陈远和乔凝受伤很重,两人要依靠沈墨浓的神通才能虚空漂浮。

    而就在这时,陈远看到一道人影闪过。

    下一秒,一个黑衣人出现。

    这个黑衣人脸色冷漠,傲然而立,他不是别人,正是……魔帝陈天涯!

    陈天涯拦在了陈远一行人的面前,他就这样和天布鲁隔了三十米,两人冷冷相对。

    “天布鲁,我就是你要找的陈天涯!”陈天涯冷笑一声,说道:“现在,老子来了。”

    天布鲁看向陈天涯,他的眼神森寒到了极点。

    “你终于肯出现了。”天布鲁冷声说道。

    “哈哈哈……”陈天涯大笑起来。“难道你以为,我在躲避你?布鲁纳是你徒弟,但他是个杂碎,而你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老杂碎。”

    “你找死!”天布鲁勃然大怒。

    “我陈天涯找死多年了,就是没人能杀死我。有本事,你来度我?”陈天涯冷笑连连。

    这一瞬,陈远突然感觉到了安定。

    他本来已经绝望了,但陈天涯站在他的面前,却给了他无比强烈的安全感。

    陈远看着陈天涯的身影,他突然觉得,他的背影是那样的伟岸。

    那是……他从小就渴望,从小就期盼的父亲的背影。

    在那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里,他曾经害怕黑暗,害怕许多东西。他希望父亲来保护他,可他知道,那并不可能。

    这一瞬,陈远突然就忍不住眼眶红了。

    他的泪水就要夺眶而出,但他强行忍住。他有他的骄傲,他抬起头,努力的将水汽逼了回去。

    “沈墨浓,带他们回燕京,这里我来应付!”陈天涯头也不回,向沈墨浓冷冷说道。

    “是!”沈墨浓这时候感情也是复杂的,她知道,严格意义来说,陈天涯是她的公公。也是念慈的爷爷,但她一直也知道,他还是陈远的杀母仇人。但在这一刻,陈天涯的出现,让她觉得,他就是一个爷爷的角色。就是儿子念慈的爷爷。

    “你们一个都走不了!”天布鲁冷冷说道。

    “走!”陈天涯喝道。

    沈墨浓迅速施展大挪移术出来,她将陈远和乔凝抓入到她的戒须弥里面。

    那大挪移术的阵法空间形成。

    与此同时,天布鲁出手了。

    “天位法则!”

    一瞬间,天地突然一震。

    四面八方,出现了许多的晶壁。

    晶壁将方圆百里笼罩住,无数的晶壁如七色彩虹,绚烂多彩,斑驳琉璃。

    在这些晶壁里面,诸多的时间开始流逝,法则变化。

    这是一副无法想象的画面,就像是所有的历史都在这样的晶壁里上演。

    “天布鲁,天位法则又如何,你困不住我!”陈天涯爆吼一声。

    他整个身体突然化作一道金光!

    这道金光无限变大,变的粗壮无比!

    天地之间,开始耀眼起来。

    黑色的天空变成了白昼,变得阳光耀眼。

    轰隆!

    接着,剧烈的爆炸发生了。

    “自爆元神?”天布鲁脸色大变。

    天位法则等于是他的肚子,而陈天涯在他的肚子里扔了个炸弹。

    关键是,这种炸弹还不是一般的小玩意。

    这样的爆炸力量,实在是强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即便是天布鲁也不敢小觑。他如果不及时收缩天位法则,只怕他也要受到不小的伤害。

    “收!”这一瞬,天布鲁及时收缩天位法则,同时身形闪烁,迅速退了出去。而在这一瞬,沈墨浓的大挪移术施展成功。

    终于顺利逃离!

    轰隆隆!

    北海之上,整个海域被炸起百丈高浪,怒海狂啸,天崩地裂!

    天布鲁便在上空之中,他感觉到沈墨浓逃离,便立刻去追。

    “这个狗屁魔帝,居然为了儿子,自爆元神。我还以为,他是多有本事,看来也不过如此。用死亡来给你儿子争取一条生路,哼,我不会让你求仁得仁的。”天布鲁迅速追去。

    只是下一秒,沈墨浓已经进入到了燕京市区里面。

    天布鲁跟着到了燕京上空。

    他的眼睛看去,便见燕京上空有光华冲天。

    在燕京上空,一条巨大无匹的祖龙盘旋。这祖龙似云彩,又似雾气,聚散无形,但却威严无比之重。

    天布鲁一眼看去,发现自己无法直视那光华,他连眼睛都难以睁开。

    “不行,我不能进去!”天布鲁立刻发现了不对。“这里面的祖龙之气,能够瞬间引爆我体内的磁场。只要我一进去,立刻就会自爆。天道啊天道,当年你逼得我们的先祖逃离地球,如今你还要压制我们。”

    天布鲁恼火到了极点,但到了此时此刻,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一夜,注定是惊险无比的。

    这一夜,沈墨浓终于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陈远一直以来的艰辛处境!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