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7章 绝顶危机
    陈远很快就钻了过来,将两女拥在怀里。他分别在两人脸蛋上吻了一口,然后就哈哈大笑。

    乔凝虽然一直鼓励陈远要多娶女人,但这是基于她的一种认知。因为在大神通者的世界里,多几个妻子实在是太正常不过。那些大神通者要么就是不近女色,要么就妻妾几百。像陈远这样,就这么两三个的,实在是太寒碜了一些。

    这是乔凝的心理想法,但真当她和沈墨浓一起服侍陈远时,她还是忍不住的羞涩。沈墨浓就更不用说了,她本身是出自于正常的大千世界,她的认知就是一夫一妻。后来,她了解修道法则,修道界的一些事情后,也才开始转变想法。她也知道,就算是在大千世界里,有些富豪,小三也是养了多个。

    经过这一晚的缠绵之后,乔凝和沈墨浓也终于开始适应这样的生活。

    许许多多的羞涩,也渐渐没了。

    所以说,彼此相爱的男女之间,没有什么是不能通过睡一觉来解决问题的。如果一觉不够,那就再来一觉。

    起床之后,陈远一家人吃过早餐。之后,便在香港逛街,游玩。

    “大挪移术,陈远也教你了吧?墨浓?”乔凝问沈墨浓。

    沈墨浓点头,说道:“嗯,教了。”

    “其实咱们只要愿意,那里一定要在香港这种小地方,想去天涯海角,也不过是瞬间之事。”乔凝说道。

    这是在香港一家本土茶餐厅里,乔凝跟沈墨浓的对话。陈远就坐在对面,带着儿子吃东西。小家伙很喜欢吃玉米,正啃得不亦乐乎。

    乔凝的话,马上引得茶餐厅里其他食客的侧目。

    这两个美女陪着一个男人,本来就够养眼了。而乔凝的话让那旁边的食客听得是云里雾里。

    陈远闻言则说道:“那晚上,带墨浓去海上玩一趟吧。”

    乔凝说道:“好啊,一点问题都没有。”

    沈墨浓说道:“海上,我兴趣倒不大。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去其他位面世界看看,比如天洲。”

    乔凝说道:“那还不简单。陈远在天洲的皇城里有一栋宅子,少威府。里面管家,家丁,丫鬟都有。我看可以这样啊,让墨浓带着念慈,还把刘妈,赵妈都带过去。就在少威府待些日子。皇上不是认了念慈做干儿子了吗?这不正好。”

    陈远歪头一想,然后说道:“那也可以。墨浓,怎么样,你想去吗?”

    沈墨浓的确是想去的,但她想了想,还是说道:“我看算了,毕竟燕京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不想出任何意外,反正以后的时光还长,以后有机会再去吧。”

    乔凝说道:“少威府还算是比较安全的,以后的时光的确还长,不过也许并不长。就拿这次来说,我和陈远就差点死了好几次。”

    沈墨浓吃了一惊,说道:“这次又怎么了?”

    陈远摆摆手,说道:“这些先不说了。”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少威府暂时还是别去了。现在的情况的确很复杂。”

    沈墨浓点头。

    乔凝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而旁边的食客们听到这几人的谈话,便只觉得他们大概都是神经病了。

    大千世界相对来说还是很安全的。

    之后,到了晚上,陈远就带着沈墨浓和乔凝去海面上游玩。

    他们去的是北海。刘妈和赵妈在戒须弥的别墅里面带着小念慈。

    陈远对这个儿子格外疼爱和看重,去那里都要带在身边,唯恐其出了什么事情。

    北海上空,银灰色的月光洒照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

    大海辽阔,无边无际。

    陈远等人驱动法力,站在海面上。

    海潮起伏,海风吹拂。

    陈远让念慈,刘妈和赵妈都出了来。海风有些大,陈远施展法术祭出一个金光罩将他们罩住。

    这样的景色和这样的神通让刘妈和赵妈沉醉。而小念慈却是什么都不懂,他好奇的四处打量,眼珠儿骨碌碌的转。这个新奇的世界有太多的东西等着他来探寻。

    就这样,他们在海面上游玩,驰骋。

    刘妈都忍不住问陈远:“陈先生,我可以和你们学这样的神通吗?如果我不行,我可以让我的儿子来跟您学吗?”

    陈远闻言微微一怔。

    乔凝和沈墨浓也是一愣。

    赵妈倒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刘姐,你以为学神通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啊?这个得讲根骨的。咱们都是凡夫俗子啊!”她随后又颇为自得的向陈远说道:“陈先生,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陈远还没开口,乔凝则先说道:“根骨的确是重要,不过要学神通,更需要资源。也就是许许多多的丹药,丹药就是无数的财富。这就像人间的投资一样,你如果是有慧根,根骨,值得投资,那还可以投资。但没有这个天分,那就等于是浪费钱了。以刘妈你的悟性,基本没有这个可能。”

    “我儿子很聪明的。”刘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陈远则说道:“刘妈,倒不是我搪塞你。相信我,做个普通人会更快乐。至少在凡间,做凡人不会有那么残酷的修道法则。在修道界里,杀人是不犯法的。弱肉强食,危险重重,你看我这时候好像风光,但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的。”

    陈远的话一落音,远处便传来一个声音。

    一个冷冷的声音。

    “你就是陈远?”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

    老者的声音在这辽阔大海的深处传来,听来令人毛骨悚然。

    陈远和乔凝还有沈墨浓顿时失色。

    陈远和乔凝同时就想到了灵尊。

    “这儿快就追来了?”

    陈远迅速一抓,便将刘妈,赵妈还有念慈抓到了戒须弥里面。

    “墨浓,你也藏进去。”陈远说道。

    沈墨浓看到陈远这般紧张,她便知道是来了大敌。“我和你们一起御敌!”

    “进去!”陈远不容置疑的命令。

    他强行一抓,就将沈墨浓抓了进去。

    “别出来!”陈远吩咐完沈墨浓,然后才冲天喝道:“前辈是何人?”

    虽然还没见到这老者,但陈远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极其的恐怖。

    “我是天布鲁,布鲁纳的师父。我寻了你父亲许久,没有寻到。既然他是为你出头,杀了布鲁纳。想必我抓了你,你的父亲应该会出现。”那老者的声音传来。

    “什么?”陈远和乔凝再次吃了一惊。

    陈远感到不可置信,不可思议。“我父亲?为我出头,还杀了布鲁纳?这怎么可能!”

    陈远觉得自己是在听天方夜谭,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与此同时,天布鲁出现。

    天布鲁一身银色衣衫,他的身材倒不高大,与人类已经有些相似。不过他的面容在陈远眼里,那是极其的丑陋。

    天布鲁一出现,立刻带给陈远无穷的压迫之力。

    “灵魂海洋!”陈远不及多想,迅速施展出了灵魂海洋。

    他必须全力以赴!

    陈远知道,只要回到了燕京,那就是彻底的安全了。

    一瞬间,方圆三十里全部被黑色的灵魂海洋笼罩住!

    而天布鲁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灵魂海洋之中,灵魂涡旋绞杀向天布鲁。

    只是,当灵魂涡旋靠近天布鲁的时候,便立刻朝两旁分开。

    这种情况,就像是洪流冲向天布鲁,但是到达天布鲁的附近时,便绕道而行。

    “嗯?”陈远不由惊异。

    他爆吼一声,一招大灵魂雷剑斩杀下去。

    灵魂海洋已经融合了宙光,如今的灵魂海洋早已经是今非昔比。

    只是,陈远还没来得及试验这灵魂海洋的厉害便遇到了天布鲁这样的角色。

    天布鲁可是布鲁纳的师父啊!

    在大千世界里,拳师的师父不一定是厉害的。因为人年纪大了,体力退化了。但是在元神的世界里,那还真是修炼的时间越长,造化越是厉害。

    那些千年,万年老怪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劫难,其人生经验,机遇是年轻人不能够比的。

    天布鲁几乎都没出手。

    陈远已经施展了全部修为。

    那大灵魂雷剑在空中一闪,这道凶悍绝伦的雷光朝天布鲁的头顶斩杀而去。

    乔凝也迅速出手,她没有趁手的法器。危机之中,太古龙碑施展出来。

    太古龙碑在空中一闪,猛地朝天布鲁镇压过去。

    那大灵魂雷剑斩杀过去,天布鲁动也不动。

    斩杀在天布鲁头顶上,却像是微风轻抚。天布鲁连眼睛也没眨一下。

    而当太古龙碑镇压下去的时候,那滚滚龙威震荡,就如一座须弥大山压下。

    太古龙碑无限放大!

    天布鲁只伸手一抓。那太古龙碑迅速规则变化,直接缩小。最后居然变成了拳头大小,就被天布鲁捏在了手中。

    陈远和乔凝见状骇然失色。

    陈远虽然看不清楚天布鲁的修为,但也知道,天布鲁只怕已经是到达了天位境的高手。再上一步,这人就要成为天君那样的盖世高手了。

    随意改变规则,无视一切攻击!

    这就是天位!

    这就是类似黑衣素贞那样的存在了。

    陈远的心无限下沉,这一瞬,他后悔到了极点。他自己也就算了,却将儿子和墨浓带了出来……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