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9章 人心叵测
    陈远说道:“好,如此有劳姑娘了。”

    秦可卿说道:“这是整个人类的大事,我也义不容辞。”

    随后,陈远和乔凝便目送秦可卿迅速离去。

    等那秦可卿走后,乔凝有些担忧,便在客栈的房间里向陈远说道:“秦可卿真的相信了我们吗?”

    陈远说道:“应该没太大的问题。”

    “不管有没有问题,贫僧都建议陈远道友你现在遁地万米,然后贫僧以灵胎诀隐藏你们。”灵慧和尚说道。

    乔凝说道:“灵慧,你不相信秦可卿?”

    灵慧和尚叹了口气,说道:“有时候,贫僧都觉得陈远道友能够一路活到今天来,真是好运气啊!与他人相处,不是你几句以诚相待就可以万无一失的。不管秦可卿可信与否,你们都应该留上一手。而不是傻乎乎的,毫无保留。因为……人心难测啊!”

    陈远摸了摸鼻子,有些郁闷。他一向都自诩精明的了,但他现在觉得,可能自己在灵慧和尚这样的老江湖眼里,那真就是傻白甜了。

    就像自己看那些蠢萌的小姑娘被混混给欺骗一样。

    “怎么判断秦可卿是真心还是假意?”陈远问灵慧和尚。他说道:“假如我和乔凝这么一藏,那秦可卿岂不是就断定我们有问题了?那之前所做的努力便算是全部白费了。”

    灵慧和尚说道:“秦可卿若是真心,那么待会她就会一个人过来。如果她是假意,必定就会带来诸多高手,说不定雁九娘都会来。”

    陈远说道:“但她带人来,未必就一定是假意啊?”

    灵慧和尚不由急的跺脚,说道:“陈远道友,你一向倒也聪明,怎么有时候就这般的愚蠢呢?”

    “她一个人来,便是真心。她若带高手来,或是雁九娘来,那就是唯恐你逃走了。她不信你,则觉得你处处阴谋诡计,她若信你,便会一切放心。”灵慧和尚如是说道。

    陈远终是不太认同灵慧和尚所说。

    “陈远,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躲进去再说。”乔凝却是比较认同灵慧和尚。

    陈远心里也知道,自己赌的太大。如果再次出现问题,可就没那么多的侥幸了。

    “要不这样,乔凝,你和灵慧躲进去。我在这里等着秦可卿过来。”陈远说道。他觉得灵慧和尚固然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但是他把一切东西都看得太没有情感了。

    灵慧和尚是怀疑一切,质疑一切的。因为在他无尽的岁月里,他见到了太多的人性之狡诈卑鄙。

    乔凝马上说道:“那怎么行,要走一起走。要死就一起死!”

    陈远看了乔凝一眼,随后说道:“好吧。躲起来!”

    在临下去的时候,陈远画了一道符藏在床底下。这道符可以帮助他观察到这上面的情况,而且陈远可以随时焚毁这张符,让敌人无迹可寻。

    陈远利用化金石迅速潜入到了地底万米,途中遇石化石,遇水过水。

    之后,他就和乔凝躲入戒须弥之中。

    灵慧和尚在外面就用灵胎诀隐藏其气息,做完这一切后,灵慧和尚也遁入到了戒须弥里面。

    虽然是在万米之下,但陈远透过那张灵符就能一直感应到客栈里面的情况。

    他没有等多久,便等到了秦可卿前来。

    而正如灵慧和尚所料,秦可卿并没有一个人来,她将和布鲁纳交手受伤的四大护法带了过来。同时,还有一个人也来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雁九娘。

    陈远透过灵符观察雁九娘,他虽然没见过雁九娘,但见到这个女人,就知道她便是雁九娘。

    雁九娘看起来也很年轻,似乎比秦可卿还要漂亮一些,年轻一些。但秦可卿在雁九娘身边却是毕恭毕敬。

    “师父,看来这小贼还是心虚,已经先逃一步了。”秦可卿恼恨说道。

    陈远闻言,身子一震,他顿时就有些心灰意冷。

    “真的是我太天真了吗?”陈远忍不住这样想。

    便也是在这时,那雁九娘朝床下看去。陈远吃了一惊,迅速心念一动,毁灭了灵符。

    “师父,怎么了?”秦可卿马上问。

    雁九娘一身红裙,她艳丽动人。

    此刻,在这客栈的客房里面,她淡淡扫视四周,随后伸手一抓。

    那本已经化成灰烬的灵符突然就自动变化,最后居然复原成了原先的灵符。

    雁九娘将这张灵符抓到了手中,随后淡淡说道:“他们就藏在这附近,我估计应该是藏在地底了。”

    秦可卿不由大喜,说道:“师父,您定要抓住这诡计多端的小贼。”

    雁九娘点头。

    地底深处,陈远本来已经和上面失去了联系。这时候,他突然就重新通过灵符感知到了上面的情况。

    “这……”陈远马上就发现灵符已经在雁九娘的手中。

    “道友,怎么了?”灵慧和尚和乔凝见陈远神色有异,便也吃惊。灵慧和尚马上问道。

    陈远连忙说道:“我将留在上面的灵符已经毁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出现在了雁九娘的手中。”

    “这是天宇境掌控时间的小把戏。”灵慧和尚马上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陈远问。

    灵慧和尚说道:“再毁掉啊,切断联系!”

    “这么简单?”陈远一愣,说道:“她不会再恢复吗?”

    灵慧和尚说道:“她也不能玩弄时间的,这是你的灵符小,她才可以恢复。若是时间长了,久了,东西大了,她也弄不了。”

    “我靠!”陈远立刻再次毁了那张灵符。

    “好胆!”便在这时,雁九娘的森冷的声音传到了戒须弥之中。

    陈远和乔凝顿时如坠冰窖,陈远暗道:“糟糕了,被发现了。”

    “没有!”灵慧和尚镇定的说道:“别慌,她是通过灵符传递过来的。”

    在客栈的房间里面,雁九娘淡冷向秦可卿说道:“这小贼身边看来的确是有高人在指点。居然还有胆子毁我手中的灵符。”

    秦可卿说道:“他是说过,那奇怪的树苗是什么虫皇。”

    “虫皇?”雁九娘顿时色变。她一直都是波澜不惊,但听到虫皇二字却是变了脸色。

    “师父,弟子觉得这并不可能。”秦可卿说道:“虫皇是在仙界都能抖三抖的盖世人物。后来天道都直接出手压制他,才让他陨落……”

    “你也说了,虫皇已经陨落。所以,也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雁九娘说道:“虫皇身上,有无数的宝藏和神通。不管那小贼说的是真是假,我们一定要先找到那小贼,以辩真假!”

    随后,雁九娘便又说道:“可卿,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寻找他们。”

    “是,师父!”秦可卿恭敬说道。

    雁九娘身形一闪,便遁入到了地底。她人在地底之中,那地底的岩石,等等一切物质都自动为她让开了一条道。同时,雁九娘的神念扫射四面八方。

    这股神念,很快就扫射在了陈远他们藏身的戒须弥上面。

    陈远和乔凝立刻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神念扫射,一瞬间,陈远和乔凝觉得似乎自己是赤条条的呈现在雁九娘面前的。

    “陈远道友,乔姑娘,你们不用慌。贫僧的灵胎诀做了掩饰,她神念扫射过来,只会觉得这是一颗普通的岩石。”灵慧和尚说道。

    陈远和乔凝大气不敢出,只希望一切都如灵慧和尚所说。

    许久许久之后,那神念扫射终于消失了。

    陈远和乔凝这才长松一口气。

    “雁九娘不会轻易罢休的,贫僧的底也被道友你泄露给了秦可卿。雁九娘对贫僧一定会很感兴趣。”灵慧和尚说道:“所以贫僧建议,陈远道友你和乔姑娘在这里待上七天之后再走。”

    陈远点点头,说道:“也行!”

    他随后微微一叹,说道:“没想到秦可卿一切都是在做戏,她根本就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灵慧和尚说道:“陈远道友,其实你也不能怪秦可卿。你第一次说灵尊的事情,唐帝都相信你了。但是后来的一切,处处都是充满了诡计和变化。再加上你从布鲁纳手中逃走,这也是说不通的事情。秦可卿不相信你,也是人之常情。”

    “那你不早点提醒我?”陈远郁闷的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非是贫僧不愿意提醒,而是陈远道友你太相信你自己了。所以,贫僧还是要以事实来和你说话。”

    陈远叹了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对了,灵慧,为什么你能和我的身体法力融合?”陈远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因为在陈远的认知里,除非是阴阳融合。其他的,以元神要融入他人身体,并且驱使他人身体,这都是很难办到的。就像是血型不合一样,搞不好,就直接身体爆炸了。

    灵慧和尚微微一怔,然后说道:“贫僧在玄黄神谷种子里待久了,吸收了足够的混沌之气。所以,基本上能够随便融入任何身体里面去了。”

    “这般神妙?”陈远和乔凝吃了一惊。

    陈远说道:“这不就是说,我可以找一具不错的身体给你了?”

    灵慧和尚说道:“这个道理是可以成立的。”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