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4章许舒的选择
    叶布衣一直生活在非洲的一片热带丛林之中。他的爷爷曾经是一位打过越战的老兵,拥有丰富的格斗经验,并且精通内劲,乃是真正的格斗高手。

    值得一说的是,叶布衣并非他爷爷的亲孙子,乃是他爷爷收养的他。

    叶布衣的爷爷曾经帮助过陈远,陈远和叶爷爷算得上是忘年交。之后,叶爷爷临死的时候,将叶布衣托付给了陈远。陈远想过要将叶布衣带离丛林,但叶布衣从小在丛林长大,并不愿意出去。

    后来,陈远遭逢巨变,团队遭到严重损失,宋成斌自责自杀。陈远就没顾得上叶布衣了。

    想起叶布衣,陈远便觉得心中甚是愧疚。

    陈远施展大挪移术在空中迅速穿梭,转眼之间就到了非洲上空。接着,陈远就到了叶布衣常住的丛林上空,他的神念扫射下去。

    那一瞬间,陈远的神念将方圆数千里全部笼罩。无穷无尽,如海如潮的信息朝他的脑域之中涌来。

    随后,陈远就找到了叶布衣。

    叶布衣果然还在丛林之中,而且刚刚经过了一场血战。他依然还是在和一些雇佣兵合作。

    此刻,叶布衣靠在树边休息。旁边还有六名雇佣兵正在休养生息。

    血与火的气息在空中弥漫。

    陈远身形一闪,立刻就出现在了叶布衣的面前。“小叶子!”陈远喊了一声。

    叶布衣本来漫不经心,这一下突然看见陈远,还听到他喊小叶子,差点就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叶布衣手中的匕首掉落,下巴都惊讶得差点要掉下来。

    “大哥?”叶布衣不可置信。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是我!”

    那其余六名雇佣兵见到陈远,顿时就如见鬼一般。因为陈远出现得太没有征兆了。

    陈远则是一把抓住了叶布衣,然后说道:“跟我走!”

    随后,场中一股风暴卷起,下一秒,陈远和叶布衣已经消失在了场中。

    “见鬼了……”那几个雇佣兵傻眼一般。

    陈远带着叶布衣到了一处僻静的山峰之上。

    叶布衣惊诧不已,他站定之后,不可置信,说道:“大哥,这……我不是在做梦吧?刚才我们在飞?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本是寡言少语之人,但眼前一切太过诡异了,所以就算是冷漠如他,也忍不住话多了起来。更何况,他虽然话少,但在陈远面前,还算是比较话多的。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小叶子,你不是在做梦,这都是真的。这是神通,你想不想学这样的神通?我可以教你。”

    “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布衣觉得自己神经都有些错乱了,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陈远便拉着叶布衣坐下,说道:“我好好跟你讲讲吧。”

    叶布衣乖乖的坐下。

    陈远便就耐着性子,大致说了下自己在滨海后来的遭遇。他一路过关斩将的讲,将神通的原理,讲自己修炼的进展等等。叶布衣也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个大概。

    “想不到大哥你居然有这么多的奇遇和遭遇,拥有这样的神通。”叶布衣不无感慨是的说道。

    陈远说道:“你从小太重杀伐,内劲偏激,所以导致你杀伐厉害,但是修为很难上去。我现在先帮你梳理一下身体!”

    他说完之后,便抓出一枚凝雪丹来。

    那凝雪丹的效力被陈远直接打入到了叶布衣的身体里面。顿时,叶布衣便觉身体之中一股热流滚动起来。这股热流在体内奔腾如海,起伏之间,无数的内伤,杂质便全部都被淬炼干净。

    同时,叶布衣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脱胎换骨。

    “这……大哥,这就是仙丹妙药吧?”叶布衣惊诧无比。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算得上是吧,这种丹药,你大哥我多的是。你现在只管安心修炼,以后丹药的事情,大哥给你管够。”

    他顿了顿,又正色说道:“不过,小叶子……”

    “怎么了,大哥?”叶布衣马上问道。

    陈远说道:“凡人有凡人的恼,仙人有仙人的劫。虽然你学的了我的神通,可以凌驾凡人之上。但将来也会有很多劫数,这个事情,我必须先跟你讲清楚。至于怎么选择,你自己做决定。”

    叶布衣很是坚定,说道:“大哥,我不怕劫数。我在这丛林之中,本就是刀口舔血。”

    陈远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选,若是你在尘世之中,幸福生活。我肯定不会让你走这条路。但你性格太孤僻了,也许这条路,才是你真正的路。”

    “多谢大哥!”叶布衣咧嘴一笑,说道。

    他很少笑,但对陈远却是并不吝啬笑容。

    陈远之后就给叶布衣留下了足够的丹药,从聚灵丹到凝雪丹,全部都留了下来。

    同时,陈远将大天眼术的神通本源给了叶布衣一份。

    “这里还有一份炼气的法诀,你要坚固法力本源,就先从这炼气法诀开始。”陈远在交代一番之后,便说道:“两年之后,我来看你。”

    “好,大哥!”叶布衣说道。

    陈远想到什么,又拿出一件法器,说道:“这个你收着,上面有我布置的阵法符文。你现在拿着,它能保护你。等你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自己操控它。”

    “嗯,大哥!”

    随后,陈远离去。他没有邀请叶布衣去参加婚礼,这是因为陈远知道叶布衣不喜欢这样的应酬。

    天光渐渐大亮起来。

    陈远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了滨海的上空。

    滨海位于海边,那左边海面上一望无际。而在右边,却是城市繁华。

    早上的滨海,空气中有些寒意。

    晨曦洒照大地。

    陈远来滨海,自然就是找许舒的。

    许舒现在是和父母住在一起,那个小区陈远来过。陈远直接在小区外面给许舒打了个电话。

    让陈远意外的是,接电话的并不是许舒,而是许舒的母亲。

    “伯母?”陈远说道:“您还好吧?”

    “小陈,我们能单独见见面吗?”许母说道。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当然!”

    陈远和许母在小区的天台上见面。

    天台上很安静,海风吹拂过来,十分的惬意。

    许母穿着贵气,如今的她也算是母凭女贵了。

    “小陈,上次我见你,还是两年前吧,好像?”许母说道。

    陈远说道:“是的,伯母!”

    许母说道:“你这次回来,是要见小晴?再过上几天,然后就又走两年?”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差不多是这样,我的生活的确就是如此。”

    “这……对我的女儿公平吗?她这不是在守活寡吗?”许母神伤无比,她说道:“她为你关上了所有的心门,可我这做妈妈的,看的心痛。我不是不理解你,可我更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当妈妈的心情。”

    陈远多看了许母一眼,他沉声说道:“伯母,我没有要束缚住许舒的意思。我也知道,这对她很不公平。如果她有喜欢的人,我会祝福,我会放手,绝不会为难她。那幽灵主题酒吧的股份等等,全部都给她。”

    “真的?”许母惊喜无比。

    陈远说道:“当初之所以做这个酒吧,是因为我觉得许舒很绝望,消极。我的初衷就是建立她的自信,让她不要去将就自己的人生。至于后来走到了一起,也有冲动的成分吧。”

    许母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小陈,我谢谢你。其实许舒跟我说过很多,她说过,是她喜欢你,爱你不可自拔。一直以来,你没有半分的强迫,都是她心甘情愿。”

    “伯母,不必多说了。我都明白,股份的事情,我会安排人来处理的。我想,滨海,我不会再来了。你和许舒都要多保重!”陈远随后就施展大挪移术,直接离开了天台。

    许母见到陈远这般离去,顿时犹如见鬼一般。

    不过她终究是长松了一口气。

    本来,她就有些害怕陈远。

    陈远这样的背景,身份,她不能不怕。她不过是平头小百姓,但不管怎样,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必须勇敢的站出来。

    她倒没想到,陈远会这样的干脆。

    这倒让许母有些过意不去了。

    “你虽然给了我女儿很多,但我女儿也等了你这几年,也不算是对不起你了。”许母微微叹息,自言自语。

    陈远成全了许舒,他并不是单纯的因为许母一番话便放弃了许舒。而是在他的神念扫射之中,发现当时许舒的电话响了,许舒没有接,而是在犹豫一阵后,拿去给了许母看。

    显然,这一番话是母女之间有默契的。

    所以,虽然许舒没有直说,但这番话也等于是许舒的意思。

    既然如此,陈远又怎会不成全。

    陈远一点都不怪许舒,相反,他觉得解脱,高兴。

    因为,心中可以少了一些负疚感。

    让一个女人,总是这样没有目的,无止境的等待。这本身就太残忍了,如此甚好,甚好。

    许舒跟沈墨浓,乔凝她们太不相同了。她不过是个凡俗之人,自己还有无尽岁月。而她有限的生命却在这般等待自己,陈远觉得这对许舒来说,太残忍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