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0章 尘缘与爱情
    “这一点,我明白!”乔凝说道。她同时松了一口气,说道:“她醒了,这很好,真的很好!”

    她是真的觉得开心。

    乔凝心里抑制不住的爱陈远,可一想到昏睡的司徒灵儿,她便觉得甚是对不起她。

    司徒灵儿为了陈远献出脑核,长期沉睡。这样的深爱,乔凝不敢亵渎。

    而如今,司徒灵儿醒了。乔凝就觉得自己不必要有那么重的心理负担了。至于陈远说他爱司徒灵儿,这乔凝也是绝对相信,也绝对能够理解。

    男人的心,总是很宽很广,可以爱上许多个女人。但女人的心,却只能装载一个男人。

    陈远随后又说道:“第二件事,是沈墨浓生了我的儿子。我心里面,也是有她的。”

    “这我知道。”乔凝说道。????陈远说道:“我儿子在那边,终是在世俗之中。但我没办法和墨浓给他完全正常的身世。我和墨浓的这种关系,也不容世俗理解。我虽不在乎世俗,但却怕世俗会淹没我的儿子。所以我索性打算举办一场旷世婚礼,邀请那些人参加,让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以前,我总是怕跟你们任何一个人说起其他的女人。但现在,我不打算再有任何回避。”

    “好,念头通达,这才是我辈修士应该有的风范。”乔凝说道:“这很好,陈远,我支持你。而且,我可以帮你。我银鲨王都愿意做陈远你的女人,其他的人,还有什么觉得委屈的”

    陈远不禁激动,他一口吻上她的红唇,然后说道:“谢谢你,乔凝。”

    乔凝妩媚一笑,说道:“那你告诉我,除了灵儿以外,你最爱谁”

    尽管她可以接受这些事情,可女人也有女人的较真。

    而男人遇到这个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和稀泥。但陈远既然要求念头通达,就不会回避任何事情。

    “我对灵儿和你,应该说是不分彼此。至于许舒和宋宁,更多的是责任吧。毕竟,我和她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宋宁的事情,我跟你说过。我本来没想过要和她一起,但在当日的事态时,我实在无法拒绝。而与墨浓之间,机缘巧合吧。更何况,她现在给我生了个儿子,我更加责无旁贷。”

    乔凝却很是满意了。

    并不是她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而是因为,她乃是银鲨王,她的修为与陈远最为接近。两人多次灵修,心意相通,多次经历生死。彼此对彼此的心意,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了,陈远,我只要你知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只要,你对我的心意不变,我便满足了。”乔凝如是说道。

    陈远感动无比。

    “我知道你的心,尘缘,是你沾染上的。所以,你也必须去面对。而我要做的,就是让你安心的去度尘缘。”乔凝缓缓说道。

    这一刻,两人虽然没有灵修,但心却紧紧的靠在了一起。

    便如陈远所说,他和许舒,宋宁之间,如今更多的已经就是责任了。

    他和许舒,宋宁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不可阻止。

    至于沈墨浓,沈墨浓对陈远并没有多了解。所以,很多时候,在陈远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反而是束手无策,也多次误解过陈远。陈远能够和黑衣素贞灵修,和乔凝无数次灵修,但却只能和沈墨浓肉修。

    沈墨浓如今虽然修为也上来了,但却是陈远如老师一般谆谆教诲将其带上来的。

    陈远一直都是在救沈墨浓,施予沈墨浓。所以,两人之间,的确不能做到心灵相通,无法达到心灵层面上的真爱。

    而陈远和乔凝还有司徒灵儿则就大为不同了。

    司徒灵儿从来不给陈远烦恼,因为她明白陈远的心,也理解他的处境。

    乔凝亦如是。

    陈远在她们两人这里,是很少有烦恼的,也不会去刻意避讳一些什么。

    这就是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也是因此,陈远在蓝紫衣面前,永远是学生,是朋友。不可能产生爱情,因为门不当户不对。

    所以,明月仙尊也是不大可能和陈远产生什么奇妙的情愫。当灵慧和尚说陈远跟明月仙尊灵修时,明月仙尊是直接拒绝的。

    陈远此时吻着乔凝,他再无顾忌,也就不再忍耐。便直接在澡盆里将乔凝剥了个精光,之后便将她抱到了床上。

    这一夜,风狂雨急,红鸾帐中,乔凝终于将第一次完完整整的交给了陈远。

    这是真正的灵肉交融,心意相通。

    当两人真正融在一起时,当落红浸湿床单时,乔凝的泪水涌出。那是幸福喜悦的泪水。

    “乔凝,我爱你,我们一直到永远,好不好”陈远在她的耳畔轻声呢喃,说着动听的情话。

    乔凝幸福的嗯了一声。

    陈远和乔凝数次欢爱之后,便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八点。

    因为陈远是中午回来的。

    两人同时睁眼,彼此目光相触,说不出的甜蜜。

    “你这小子,好像比我小了很多岁呢。”乔凝捏住陈远的鼻子说道。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对于修士来说,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

    乔凝说道:“那倒是。”

    陈远的手在她的胸前作怪,说道:“要不,你也帮我生个儿子,怎么样”

    乔凝说道:“顺其自然吧。再说,你不怕我给你生头小银鲨”

    陈远干笑两声,说道:“你还记得这档子事啊!”

    这是因为之前陈远还是有点担心,担心乔凝如果生孩子,是生人类还是生小银鲨。后来他还被乔凝狠狠的鄙视了。

    而到了如今,陈远更明白妖精修炼成人,乃是从头到脚,脱胎换骨。便已经是真正的人类了,不可能再去生一头小银鲨。

    除非是如某些妖兽,既成人体,又保留兽魂。对敌时,展现出强大的兽身等等。

    而乔凝是从头到脚,彻彻底底的修炼成了人类。乃是真正的人……

    “就算是小银鲨,那又如何,那也是你我的孩子啊!”陈远说道:“我一样会非常疼他,宠他。”

    两人情意绵绵,便在这时,外面碧月的声音传来。

    “公子爷,姑娘,许姑娘到访。”

    “许姑娘”乔凝不由纳闷,问陈远道:“那个许姑娘”

    “我也不知道啊!”陈远说道。

    他随后马上想起来了,便说道:“是许嫣然呢,我来的时候是借用了天池阁的传送阵。想必是她知道了,便来拜访我。”

    乔凝说道:“那快起来吧。”

    陈远说道:“嗯。”他快速穿好衣服。

    “这叫我怎么穿”乔凝看着那还**的裙子,有些生气的说道。

    陈远哈哈一笑,马上就从戒须弥里找了一套漂亮的裙子,说道:“穿这套,还是上次你跟我一起时买的。”

    乔凝这才转嗔为喜,说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很快就整理好了仪容,然后就出了房间。

    碧月在外面守着,见状行礼说道:“公子爷,姑娘!”

    陈远点点头,说道:“带我们去见许姑娘。”

    “是!”碧月说道。

    许嫣然就在厅堂里候着,她着一身黑色衣衫,颇为英姿飒爽。

    聂媚娘在一旁陪着说话。

    陈远和乔凝是牵手出现的。

    “许嫣然,许久不见了,你越发漂亮了。”陈远一进厅堂,便笑着说道。

    许嫣然见到陈远和乔凝这般甜蜜,却也不意外。她早就料到这两人会在一起的。

    倒是聂媚娘那一瞬眼神有些复杂,或则说是酸涩吧。

    但她终究什么都没表露出来。聂媚娘让丫鬟给陈远和乔凝上茶,她起身说道:“你们聊,我去准备晚餐,许姑娘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

    许嫣然微微一笑,说道:“我倒是想,就是不知道陈远欢迎不欢迎。”

    陈远一笑,说道:“我自然是欢迎的,而且媚娘都开口了,她是能做少威府的主的。”

    许嫣然说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随后,陈远和乔凝落座。

    许嫣然打量陈远,随后眼神古怪,说道:“陈远,你老实告诉我,你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了”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觉得呢”

    许嫣然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感觉不出来,我在你的面前,觉得自己好像面对一尊远古魔神。你要捏死我,就是弹指的功夫!”

    陈远多看了许嫣然一眼,他说道:“你这个感觉……很真实。你现在还是在九重天初期徘徊,以我现在的力量,要杀你的确是弹指的功夫!”

    “那你是……”许嫣然震撼无比。

    陈远说道:“十重天巅峰,距离虚仙一步之遥。不过,即便是遇到虚仙,我也不一定就打不赢。”

    乔凝在一旁都吃了一惊,她一直都停留在九重天巅峰。却是没想到陈远这个家伙,隔了一年的光景,居然进步得恐怖如斯啊!

    “果然不愧是天命之王啊!现在你在天洲之中,已经算得上是一方巨擘了。这才几年,当初我第一次见你,你修为还远不如我。而如今,我却是远不如你了。太恐怖了,太不可思议了。”许嫣然忍不住惊叹连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