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5章 全部娶了
    陈远在很多时候,并不想高高在上。也不想像那些成名的修道者,真的就视众生如蝼蚁一般。这大概是因为陈远心底是善良的,也许是因为,他得道还不算太久,与人间的纠葛情愿还未了却。

    但不管怎样,他也绝不能容忍那些如蝼蚁一样的人来践踏他的尊严。

    陈远整个人的气质便在这时产生了变化,他扫视在场众人,侃侃而谈,说道:“在场诸位,都是京城权贵。权贵人家嘛,天之骄子,个个便是自命不凡。如那街上的行人,打工者,在你们眼里,也不过是蝼蚁。一个蝼蚁,居然入了你们的殿堂,你们瞧不上我,也是自然。”

    “你说这些废话做什么”四叔伯沈焦冷冷呵斥。

    陈远看向沈焦,他微微一笑,说道:“也许吧,在你眼里,我说的是废话。可若不是墨浓在这里,你连听我说废话的资格都没有。各位,在你们眼里,普通人是蝼蚁。在我眼里,你们比蝼蚁也强不了多少。”

    “大言不惭!”沈凤冷笑一声。

    陈远说道:“你这个女人,虽然长的美丽,但嘴脸着实让人厌恶。我虽然不喜欢打女人,但也得让你知道口孽无穷的道理。”他说完之后,便冷声说道:“跪下,掌嘴!”

    这一瞬,陈远的声音摄魂夺魄。

    沈凤整个人一呆,最后便如木偶一般跪了下去,并且左右开弓掌嘴起来。

    沈凤的父亲,还有她的哥哥沈玉堂见状大吃一惊。沈凤的父亲沈泉立刻前来阻止,并且厉喝道:“你这混蛋,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沈玉堂也立刻来扶沈凤。

    陈远淡喝道:“站住!”

    立刻,沈泉和沈玉堂便呆在了当地,一动不动。他们瞬间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

    而沈凤还在掌嘴,她美丽的脸蛋已经一片血肿。

    全场顿时寂静。

    只剩下清脆的掌嘴声。

    “陈远……”沈墨浓终究不忍,说道。

    “停下吧。”陈远说道。

    沈凤立刻清醒过来,她惊恐的看向陈远。

    陈远扫视众人,最后目光又到了沈经略的身上。“你虽然是墨浓的父亲,但你要知道,说到底,你仍然是凡夫俗子。而我,是神!”

    沈经略说道:“你……”

    陈远不再理会沈经略,他冷淡说道:“十日之后,我会举行一场婚礼。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的,我给你们。”

    他说完之后,便拉了沈墨浓的手,并一手抱过儿子,说道:“我们走!”

    沈墨浓点点头。

    下一秒,陈远便带着沈墨浓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那大厅之内,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沈中军眉头皱起,他一直知道陈远有神通。他只是没想到,他的神通是如此的恐怖。而且,他也没想到,这个青年这一次来,居然是如此的锋芒毕露。言语之间,睥睨苍生,让他都觉得有些情不自禁的敬畏起来。

    陈远和沈墨浓回到了曼城小区的家中。

    保姆刘妈和赵妈接过了小念慈。

    陈远带着沈墨浓施展大挪移术,很快就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

    清风明月,山林密布。

    陈远和沈墨浓站在山上。

    陈远说道:“墨浓,今日我对你的家人并不客气,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沈墨浓沉声说道:“只是这样,终究不是解决之道。”她顿了顿,说道:“还有,你说十日之后,举行婚礼是什么情况”

    陈远说道:“十日之后,我打算把许舒,宋宁,还有你一起来办个婚礼。这是我欠你们的,索性就一起办了。我臣服这世俗太久了,现在开始,我要按照我的喜好,方式来行事。你我非是凡人,虽然身在俗世之中,但要事事都守着这凡人的规矩,真是叫人不得快活。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来个惊世骇俗好了。”

    “这……”沈墨浓说道。

    “你不愿意”陈远看向沈墨浓。

    “陈远,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这样我真不习惯。”沈墨浓说道。

    陈远心里确实是恼火。他也明白了事情的症结之所在。

    那就是,他已经不是凡人了。可凡人的诸多礼节,人情世故却在要求着他。所以,他觉得左右为难,寸步难行。

    也让他心里一直都不大快活。

    今日的沈家的所作所为,倒是让他做了决定。

    只是,沈墨浓却不太同意陈远这个方案。陈远不由有些恼火,说道:“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你。”

    “你生气了”沈墨浓心头一颤,轻声问道。

    陈远说道:“是我的错,当初我们就不该开始的。”

    沈墨浓娇躯颤抖起来,说道:“你后悔了”

    “我不是后悔!”陈远说道:“我希望你能开心,也希望我儿子能够受人尊重。可是现在搞成了这个样子……”

    “但是,你同时和我们一起举行婚礼。那对儿子来说,就是一件好事吗”沈墨浓说道。

    陈远说道:“这场婚礼,我可以让沈家的人,全部闭上嘴巴。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在我儿子的背后指指点点。”他顿了顿,说道:“许舒和宋宁,我也不能太苛待她们。你们都是我的女人,这一点,墨浓你早知道的。”

    沈墨浓沉默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只怕在你心里,灵儿永远是第一等。我们不过是第二等吧。”

    “对,没错!”陈远彻底爆发了,他说道:“在你心里,没有排位吗儿子才是第一位吧。我最早就是跟灵儿结婚的,她是我的妻子。我后来和你们在一起,不是她插足了你们。不是她对不起你们。这些问题,我不想说,说出来也没意思。如果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不可能和灵儿在一起。也不可能去认识宋宁,宋宁也不会因为要救我,而不惜自残她自己。我也不可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接受了她。我甚至都不会认识你,你也不会因为我给你内丹晶核而走火入魔。当初你决定和我在一起时,我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没有对你瞒过一分,欺骗过一分。”

    沈墨浓看向有些狂躁的陈远,她心中一凛。

    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也陷入了一个误区。而且,自己的种种行为似乎在将陈远推向一个危险的边缘。

    她若是不懂修道其中的玄奥,也就罢了。可既然懂这玄奥,便知道若是陈远心意不畅,念头不通达,那会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沈墨浓沉默着。

    她想了很多,想到了和陈远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似乎真的,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而且,陈远一直以来都是在付出。就算到了现在,他也只是想要让自己和儿子过得体面,受家族认可。尽管,他的方式她不太认同。

    在选择和陈远在一起时,沈墨浓就很清楚未来的路。

    可沈墨浓觉得自己如今却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凡夫俗子。

    沈墨浓豁然开朗起来,她突然从陈远身后紧紧的抱住了陈远。

    陈远正在狂躁,突然就被沈墨浓这样的柔情给打懵了。

    “嗯”陈远呆了一呆。

    沈墨浓轻声说道:“对不起,陈远。”

    陈远立刻大为感动,他那里真的会和沈墨浓生气。他马上转身拥住沈墨浓,然后说道:“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是我太复杂了,所以不能给你纯粹的爱。我让你和儿子受委屈了。”

    沈墨浓说道:“不是的,你说的对。你有你的身不由己,你本来就不是凡人,我如果坚持要用凡人的条框来要求你,那是我在无理取闹。是我选择的和你在一起,当时你就是这个样子。如今我却要用凡人的东西来约束你,是我不对!”

    陈远顿感身心舒畅。

    什么都比不上来自爱人的理解啊!

    “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沈墨浓随后轻声说道。

    “谢谢你,墨浓!”陈远的心情突然无比的好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