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4章 暴怒的老丈人
    沈墨浓不由语塞。

    她本不是沉不住气的人,但此刻面对的是家人,她却是有些心浮气躁了。沈墨浓沉声说道:“沈凤,他是我男人,是我儿子的父亲。今日我们来,是爷爷邀请我们来的,怎么,你有意见”

    “意见”沈凤却是一笑,说道:“当然没有意见。原来这位是你的男人啊,哎呀,怎么好像没见到你们办婚礼啊!我还听说啊,你这男人是有妻室的啊!哎呀,我的墨浓大小姐,你该不是在给人做小三吧”

    “沈凤,你找死!”沈墨浓眼中发寒。

    沈凤哈哈一笑,说道:“墨浓,怎么在外面威风耍不够,现在对家里人也要耍起威风来了”

    “你……”沈墨浓气得浑身发抖。

    陈远在一旁一直一言不发,他这时候牵住了沈墨浓的手,说道:“进去吧。”

    他至始至终,没有多看沈凤一眼。

    沈墨浓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之后,就由沈雪抱着小念慈。一行人进了别墅里面。

    别墅大厅里灯光明亮,富丽堂皇。

    沈家的人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在大厅里,有老一辈的叔伯,也有正是风华正茂的沈家二代子弟。

    如沈墨浓乃是三代子弟。

    这沈家二代子弟便是沈家的中坚力量,称之为中流砥柱,一点都不过分。便如沈墨浓的父亲沈经略就是国安的总局长。

    绝对的位高权重。

    沈中军则是沈家的大家长,他如今虽然已经退休,但他在燕京高层里,地位还是很高的。多少大人物见了沈中军,都要叫上一声沈老。

    沈家在燕京,乃是真正的名门贵族。

    这样的名门贵族,乃是极其爱惜羽毛的。别看沈宏,沈凤他们还是很喜欢跟沈墨浓撕逼。但是他们在外面,那绝对是极讲礼貌,文质彬彬的。

    名门贵族,就得有名门贵族的样。

    沈墨浓一家,以前在沈家之中,实在太过耀眼了。其父沈经略,修为高深莫测,乃是化神境的高手。而且是国安的总局长。

    而沈墨浓,乃是国安六处的处长,年纪轻轻便是身居高位。而且极其受高层器重。

    他们的光芒将沈家其他人压得简直是喘不过气来。

    所以如今,沈墨浓犯下这样的大错误,整个家族都想着要看沈经略他们的笑话。

    这种错误,又不是伤筋动骨,损坏家族根基的事情。所以众人不会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感觉。

    今日的人到得这么的齐,很大一部分就是大家想要来看看沈经略一家的笑话。

    这也是沈经略和妻子吴丽如此气愤沈墨浓的原因。

    大家族的婚嫁,最讲究的是一个门当户对。

    什么灰姑娘,穷小子等等,那是大家族的绝对禁忌。也只有一些戏文才能编写出那样的东西来。譬如沈家子弟的眼光,那里能去看上那些普通的人。

    此时此刻,在大厅里面,几个爷爷辈的叔伯都在陪着沈中军说话。二代子弟们也在一旁叙话,并且组了两桌麻将。还有的在下着围棋等等。

    “经略,你的女儿女婿来了。”正在打麻将的三伯父沈文微微一笑,冲旁边下围棋的沈经略说道。

    吴丽正在跟沈文打麻将,她闻言也就看向了正进来的陈远和沈墨浓。她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去。

    沈经略也是微微皱眉。

    吴丽则说道:“什么女婿,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婿了”

    “你少说两句!”沈经略在一旁听了吴丽的话,大为恼火。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就变得微妙起来了。

    三代子弟也都进了来。

    大厅里的人本来都看向了沈墨浓和陈远。但很快,他们又很有默契的继续打自己的麻将,聊自己的天了。

    毕竟,来的是晚辈。长辈们总不能还去迎接吧。

    沈墨浓先拉着陈远来到了沈经略的面前。

    “爸!”沈墨浓喊了一声。

    沈经略头也不抬,只是淡淡的道:“来啦!”

    沈墨浓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她想说什么时,陈远阻止了他。

    不过陈远也没有多说话,甚至没有和沈经略打招呼。他转身就朝沈中军走去。

    和沈经略一起下棋的老四家的女婿赵国华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二哥,寒门子弟,自傲又自卑。果然还是……哎,你是老丈人,摆些谱,情理之中。你这女婿第一次见面,也就跟你摆上了谱,赌上了气,真是……起码的礼仪都不懂。这家教,还是很重要的啊!”

    “砰!”沈经略一巴掌拍了下去,将那棋子拍得漫天飞。

    沈经略是真的怒了。

    吴丽也是铁青着脸。

    沈家上下,大多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悄然的欣赏着这一切。

    而这时候,陈远和沈墨浓来到了沈中军的面前。

    诸多叔伯在和沈中军聊天,也故意不搭理陈远和沈墨浓。

    现场的气氛,要多尴尬,便有多尴尬。

    便在这时,沈中军抬起了头,他看向陈远,微微一笑,说道:“陈远,你来啦。”

    陈远微微点首,他淡淡一笑,说道:“我来了。不过看起来,我的到来,并不太受欢迎。”

    陈远说话,淡淡然然,并没有那种面对长者的谦恭。

    这个态度,顿时就让诸多叔伯不满。

    “你这人,还真是没家教。”沈凤在一旁立刻说道:“我爷爷主动跟你打招呼,你连一个尊称都没有。我早就跟墨浓说过,找男人要找门当户对的。像你这种没有家教的人,简直就是我们家族的灾难。”

    沈墨浓银牙暗咬。

    “你们给我滚出去!”就在这时,沈经略站起身子来,怒不可遏的说道。

    他觉得今天实在是太糟糕了,他本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来的。但是老爷子严令他必须来。再则,他也存了奢望,希望能够有个转机。

    只是现在看来,沈经略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白痴了。

    这个陈远表现,让他丢尽了脸面。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一百倍。

    首先就是家教问题,沈经略觉得陈远没有家教,没有礼貌,没有本事,而且还态度傲慢。一个年轻人,再有本事,都要做到虚怀若谷,谦虚谨慎。这才是少年老成。

    可这陈远呢

    第二个,不给他这个老丈人面子。

    第三,第一次上门,居然空手上门。连起码的礼节都不懂。

    他看着陈远身上的名贵衣服就来气,不用说,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女儿给他装扮的。

    沈经略想不通,自己的女儿如此优秀,这次为什么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

    沈经略气得浑身发抖,喊着要沈墨浓和陈远滚出去。

    沈墨浓顿时脸色煞白,她或许也没有想到,今日伤她最深的居然是父亲。

    父亲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不愿意多看一眼,这一点,就已经伤透了沈墨浓的心。

    “走!”这一瞬,沈墨浓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她决定,永远不要再进沈家。

    她便要去将儿子抱回来,然后带着陈远离开这里。

    陈远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别急着走嘛。”

    沈墨浓呆了一呆,她不解的看向陈远。

    陈远却是面色平静,没有丝毫的动气。

    或许,是没人看出他在动气。

    沈雪在一旁也是担心不已,她不想要堂姐这样离开。

    陈远先是看向了沈经略,他淡淡一笑,说道:“您要我们滚”

    “没错!”沈经略说道:“小崽子,你还不滚”

    陈远说道:“我并不打算滚,也没人能让我滚。你应该庆幸,庆幸你是墨浓的父亲,是我儿子的爷爷。不然的话,就凭这一个滚字,你可能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顿时,全场大哗!

    这是什么话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话啊!

    沈经略脸色铁青,只差没突出一口血来。他的眼中冒火,厉声道:“小崽子,你好猖狂。猖狂到了我沈某人的家里来了。”他忽然扬掌就要劈向陈远的脸门。

    沈经略决定好好教训陈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