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6章 阳光下的温馨
    吴伯让下人准备了晚餐,这晚餐大多都是一些素食。人老了,对那些油荤之物没什么食欲。

    随后,吴伯又找出了陈酿的好酒。那酒是埋在地下的女儿红,余味悠长,后劲十足。吴伯跟陈远喝着酒,冰冷灵儿也喝了一点。

    陈远同时拿出几枚普通的聚灵丹,然后说道:“吴爷爷,您的身体似乎不太如意了。我这有几枚丹药,您试试看。”

    吴伯却是没多大兴趣,说道:“人的年纪到了,就会这样。这是天道轮回,改变不了的。孙少爷就别在老头子身上浪费宝贵的东西了。”

    陈远说道:“吴爷爷,话不可这么说。再说了,这些丹药是我这里最普通和不值钱的东西。因为好的丹药,您的身体承受不住的。”他顿了顿,说道:“如今我和灵儿,都已经习得大神通。帮您延续个几十年的寿命,并不成问题。”

    “大神通”吴伯微微一呆。“何谓大神通”

    陈远说道:“转瞬之间,千里万里。腾云驾雾,一念之间,千里冰封,这些都是大神通。”

    吴伯不由咋舌,说道:“孙少爷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陈远说道:“吴爷爷您是长辈,我岂敢在您面前孟浪。”

    吴伯说道:“真的”

    陈远微微一笑。他突然便施展出了大挪移术。

    “吴爷爷,准备好!”接着,他的大挪移术将冰冷灵儿,吴伯全部笼罩住。

    下一个瞬间,陈远等人就出现在了泰山之巅上。

    那泰山巅上,还有不少游客支了帐篷,想着要看明天的日出呢。

    清风明月,五岳独尊,就这样磅礴震撼的出现在了吴伯的眼前。

    吴伯愣住了。

    好半晌,他都回不过神来。

    许久许久之后,他揉了揉眼睛,说道:“这……这是催眠术吗”

    陈远一愣,随即就有种要喷一口老血的冲动。

    “吴爷爷,您仔细的感受,还有这周遭的人。这怎么会是催眠术呢”陈远说道。

    吴伯结巴说道:“这……可是这……这怎么可能啊!”

    “灵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伯呆呆的问冰冷灵儿。

    冰冷灵儿说道:“吴爷爷,这就是大神通。”

    “这……人的能力,怎么可能到达这个地步科技都到达不了,人力怎么能够不可能,不可能啊!”

    陈远便将聚灵丹拿了出来,说道:“吴爷爷,您先吃了这丹药,然后好好运功。”

    吴伯呆呆的接过聚灵丹,然后吞食进去。

    他随后就盘膝运功,开始吸收聚灵丹的功效。

    陈远和冰冷灵儿就在一旁守着。

    吴伯这次运功,至少要到天亮。打坐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

    陈远也就和冰冷灵儿坐在一起。

    “灵儿,你知道吗在平行世界里,我和她曾经到过这里。”陈远说道。

    冰冷灵儿依偎在陈远怀里,说道:“我知道的,她的记忆,我都融合了。”

    陈远说道:“她跟你其实很像,如果你的父母没有那场误会,一直在你身边。你和她就是一样的。”

    冰冷灵儿说道:“嗯!”她顿了顿,说道:“我以前恨他们,但现在还是想再见到他们。”

    陈远说道:“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他们的。”

    冰冷灵儿点头。

    随后,陈远和冰冷灵儿没有过多的语言。两人非常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他们在一起时,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但是却又幸福无比。那样的幸福,让人沉醉。

    陈远突然吻上了冰冷灵儿的唇。冰冷灵儿立刻脸蛋微红,却不避开。

    这是一个浓厚无比的吻,就像是酝酿了十年的美酒,浓烈而又醇醉。

    许久之后,唇分。

    陈远搂住了冰冷灵儿。

    “灵儿,我爱你。”陈远突然说道。

    冰冷灵儿微微诧异的看向陈远,有些不明白他突然为什么这样的肉麻。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这样的话,即使那一天,我死了,也不会有太多的遗憾。因为,我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他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所以特别害怕留下遗憾。

    冰冷灵儿有些不解的看向陈远,她一字字说道:“你不会死,不许你死。”

    她不会懂陈远的感觉,但她懂陈远的爱。

    “将来,我保护你!”冰冷灵儿又说道。

    陈远一笑。

    他可以和她枯坐到天明,陪在冰冷灵儿身边时,陈远整个人都会很安静,因为这是冰冷灵儿喜欢的相处模式。

    陈远爱她爱到发了狂。

    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的骨头里面去。所以,只要是她不喜欢的,他都不会去做。

    他最想要做的,却是给她唯一的爱。

    只是,这是注定做不到了。所以,很多时候,陈远反而觉得最亏欠的就是冰冷灵儿。

    在那轮红日还未从东方的云层里跳出来的时候,吴伯打坐结束。他整个人神采奕奕,精神了不少。

    吴伯站了起来,说道:“真是神奇,孙少爷,我现在觉得整个人格外有劲,跟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一样。”

    吴伯的精神状态非常之好,红光满面,中气十足。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吴爷爷,我会给您多留点聚灵丹。您勤练功,顺便吞食聚灵丹。再活个五十年,就跟玩儿似的。”

    吴伯哈哈大笑,说道:“孙少爷,这真是你的大恩大德啊!”他顿了顿,又一叹,说道:“可惜啊,可惜老爷子不在了。若是老爷子还在,那该多好啊!”

    陈远和冰冷灵儿顿时眼神一黯。

    吴伯见状,马上说道:“哎呀,瞧我这张嘴。”他说道:“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孙少爷,灵儿,你们要是能生个孩子那就好了。老头子我一定给你们带的白白胖胖的。”

    陈远和冰冷灵儿一怔,冰冷灵儿有些脸红。陈远则打了个哈哈,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吴伯也知道两人如今不是常人,所以也不好过多的说什么。

    之后,观看盘龙云海,泰山日出。

    那壮观的景象让吴伯看得叹为观止,心神摇曳。欣赏完泰山的盘龙云海之后,陈远和冰冷灵儿就带着吴伯回到了老宅子里。

    之后,陈远和冰冷灵儿去司徒老爷子的墓碑前祭拜。祭拜完后,陈远终于抽出了时间去见沈墨浓。

    沈墨浓近来将工作的许多事情都推了开去,大部分的精神都是放在自家的孩子身上。她也没住在别处,就住在了曼城小区里面。

    小区里的绿化很好,这是一个中档小区。

    这时候正是上午**点的样子,一些爷爷奶奶,只要不买菜,就会带着自家的小宝贝在楼下晃悠。其中还有许多是奶宝宝!

    陈远能够通过沈墨浓的气息寻找到沈墨浓,所以,他很快就在树荫下面看到了沈墨浓。

    沈墨浓穿着棉质运动服,她显得靓丽而温柔,头发盘了起来。

    在沈墨浓的面前,是一辆奔驰的玩具电动车。里面坐了个十来个月大的小男孩。那小男孩虎头虎脑,嘴前挂着口水。

    在一旁还有几个大妈也在带着娃,一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阳光照耀下,沈墨浓依然是那样的美丽,但她身上再没有以前的那种精明,干练。更多的是一种温柔,慈爱。

    做了母亲的人,身上的变化,太大太大了。

    陈远看的不由呆了。

    这时候的陈远,也是理着寸头。他穿着很简单的白色棉质恤,运动鞋。

    他整个人很休闲,但同时,身上也透出一种历经磨练之后的沉稳,坚毅。

    即便他穿的简单,但他也给人一种睿智,大气的感觉。

    没人会觉得,他是个小**丝。

    沈墨浓手中拿着小手绢,她在给那小宝贝擦拭口水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了在一边静静看着的陈远。

    那一瞬,沈墨浓娇躯一颤。

    她的眼中闪过极度的欢喜,那一瞬,眼眶顿时就红了。

    陈远快步上前来。

    沈墨浓抱起了小男孩,她对小男孩说道:“快,叫爸爸!”

    可怜小家伙才十个月大,那里知道叫爸爸啊。他只是睁着两只小眼睛,定定的看着陈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