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5章 故里
    唐凌正是当日陈远在阴面世界里见过的霓裳姑娘所思念之人。陈远见了唐凌,微微一笑,说道:“前几日我找过唐兄,说是唐兄去执行任务了。唐兄这是完成任务归来了”

    唐凌一身素色长衫,颇为儒雅淡然。他说道:“陈兄,这一年里你都不在,我可来看了你数次。”两人见面,都是颇为兴奋。

    随后,唐凌的目光又落到了冰冷灵儿的身上。他一见冰冷灵儿,便是惊为天人。这样的气质和美丽,着实是世间少见。

    “这位是……”唐凌好奇的问。

    陈远也不避讳,说道:“这是我的妻子,司徒灵儿。”

    唐凌马上说道:“灵儿妹妹,你好。”

    冰冷灵儿淡淡点首。

    她显得有些冷淡,但这是她一贯的性格。若不是因为陈远的关系,她着实是不会理睬唐凌。

    唐凌微微一怔。

    陈远立刻说道:“灵儿她性子一向冷淡,唐兄莫要见怪。”

    唐凌恍然大悟,说道:“不怪不怪,挺好挺好。”

    陈远随后便引唐凌进屋,冰冷灵儿不爱应酬,便先回房。

    在客厅里,陈远和唐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唐兄修为进展,似乎也颇为神速啊!如今已经是十重天中期了。”陈远恭喜着说道。

    唐凌不由苦笑,说道:“一言难尽,九死一生啊!不过还好,最后也得了不少好处。我这次,被困在一个末日废墟之中,几次都差点死了。幸好的是,我命不该绝,最后不仅没死,还得到了一位仙尊遗留下来的传承。”

    “哦,是吗那可真要恭喜唐兄了。”陈远由衷感到高兴。

    唐凌说道:“怎么我看陈兄你好像更是不凡啊!之前我看陈兄还在我之下,如今我进展虽快,却在陈兄你的面前,让我有高山仰止的感觉了。我还道自己是得天独厚,和陈兄比起来,真是惭愧惭愧啊!”

    陈远说道:“唐兄可别这么说。”

    两人客套着,但这番话如果在别的修士耳里听到,估计都要吐血三升。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比是普通人工资辛辛苦苦三五千。结果这几个货,你一年挣了两亿,那个货一年挣了十亿。然后两个老板在谦虚,哎呀,我挣钱少啊,不行啊。还是兄弟你厉害啊!

    其他修士,大多终生都停留在了八重天前面。更多的是,神通之门都没打开。

    芸芸众生,大多都是没有接触武学,不知道神通之门的。

    而掌握了神通之门,却又只是一个开始。

    在太虚重天之上是一个门槛,在八重天时是巨大的门槛。在九重天时是天大的鸿沟,到十重天时,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里面的几个坎,是普通修士,一生都难以企及和想象的。

    但在陈远他们这些人的身上,这些坎却就是那么不经意间的过去了。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陈远和唐凌寒暄了一阵后,唐凌随后说到正题上,他说道:“我去看过霓裳,也跟她正式成了亲。这一切说起来,还真是要谢谢陈兄你。”

    陈远说道:“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唐兄不必客气。”

    唐凌说道:“我欠陈兄一个大人情,这个人情,我永远记着。”

    陈远说道:“唐兄,你真的太客气了。若是当我是朋友,就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了。”

    “好!”唐凌说道。

    随后,唐凌趁着冰冷灵儿不在,压低声音说道:“陈兄似乎红颜知己颇多啊,我在那边还见到了宋姑娘。她对你一直都思念得紧呢。”

    陈远顿时感到有些尴尬,说道:“有机会我会去见她。”

    唐凌拍拍陈远,说道:“陈兄如此优秀,多一些红颜知己,原也正常。”他随后低声说道:“实不相瞒,其实小弟也有几位红颜知己,只不过分布在各个地方。”

    陈远不由一怔,随后哑然失笑。

    其实这也正常,天命者嘛,四处流浪,执行任务。总会碰到一些让其心动的女子,然后经历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

    唐凌前来,便是要表示感谢。

    之后,唐凌告辞。

    陈远和冰冷灵儿则要踏上征程,前往大千世界。

    两人可以一起走,只要不是一起去帮忙执行对方的任务,便不算违规。

    进入般若天舟之后,般若天舟很快启动。

    陈远感受般若天舟,再次感受到了此类法器的厉害之处。这类法器,针对的就是虫洞跳跃,虚空穿梭。

    一天之后,陈远和冰冷灵儿就到达了地球之上。

    落脚地点,则就是熟悉的大千世界。

    随后,般若天舟返航。

    冰冷灵儿虽然冷淡,但对燕京的家还是很想念的。

    当年司徒老爷子突然去世,冰冷灵儿本来还准备去拜祭老爷子。但是后来却为陈远献出脑核,一直昏迷。

    这次回来,冰冷灵儿怎么也都要去拜祭一番老爷子。

    在冰冷灵儿心里,没有爸爸和妈妈。只有老爷子!

    老爷子死后,陈远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当初执意要拜神帝为师,一方面是为了免受侮辱。而其实在她心里有更大的宏愿,便是要保护陈远和爷爷。

    可如今,爷爷已经不在了。

    陈远和冰冷灵儿直接挪移到了燕京。

    燕京上空,祖龙之气旺盛到了极点。比陈远在南宋临安城的祖龙之气要旺盛了十倍不止。

    陈远也知道,南宋那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如今的燕京,崛起于世界,正是最强盛的时候。这祖龙之气,也是国运之气。国运昌隆,自然经久不衰。

    燕京这个地方,承载了陈远和冰冷灵儿太多的记忆。

    陈远是个四海为家的人,燕京这个地方。他在这里和冰冷灵儿结了婚,和沈墨浓有了孩子。

    陈远一直没有和冰冷灵儿说沈墨浓的事情,也没有说自己的儿子。冰冷灵儿是个很纯粹简单的人,那些复杂的东西,冰冷灵儿明白,但却不想知道。

    所以,陈远自己处理好便可。

    而眼下,陈远的心已经飞到了儿子那里。但他还是要先陪冰冷灵儿回司徒家一趟。

    这些,都是他的家人,都是他要珍惜的。

    司徒家的公馆又重新建了起来,陈远和司徒灵儿乘坐的士前往。他们来的毫无声息,所以即便是燕京的国安也发觉不了。

    这时候是晚上,华灯盏盏,霓虹闪烁。

    数不尽的高楼大厦!

    这个地方,让陈远觉得陌生又熟悉。

    不过从心底里来说,他还是最喜欢这样的地方。有酒吧可以泡,美酒可以喝,没有那么残酷的丛林法则。

    冰冷灵儿的手被陈远握着,不管怎么握,不管天气多么热,她的手永远是冰冰凉凉的。

    这时候,正是初夏。

    冰冷灵儿怔怔的看着外面。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大大的颠覆。

    冰冷灵儿的心中,是一颗恒定的心。

    天地之间,不管如何变化。只要身边的陈远没有变,还是那样的爱她,那么一切的变化对于她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陈远几乎是全程握着冰冷灵儿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他不敢松开,怕松开之后,她会不见。

    那是一种怎样的依恋和爱恋呢

    并不需要说出来,冰冷灵儿的心也感受到了陈远的心。

    的士车一路开出去,最后终于来到了司徒公馆前面。

    崭新的司徒公馆,管家吴伯一直都还在这里。

    这公馆,也就是吴伯和一些下人在这里了。

    司徒公馆的重新建立是司徒老爷子的临终遗愿。吴伯忠实的贯彻执行,陈远之所以知道重建了,也是从沈墨浓嘴里知道的。

    司徒老爷子之所以要重新建立司徒公馆,为的就是等待灵儿的父母归来。

    这个宅子在,便是家之所在。

    老宅子的晚上,只有点点灯光。

    四周是一片寂静。

    这片老宅子所在的地方,很少有外人能来。

    眼下的士车的突然到来,却是显得有些突兀。

    陈远和冰冷灵儿下车。

    两人站在外面,一时之间,却是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