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2章 冰冷灵儿
    “分析”灵慧和尚说道:“贫僧现在法力浅薄,能看到的东西很少。许多东西,都是凭借经验。不过这个事情,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星主不可能安排一个没有法力的人进入永生计划。所以,灵儿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贫僧也说不清楚。”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心中还是难免担忧。

    “对了,还有个事情。之前,星主说过,当古世界消失后,会有天位世界出现。如今我在火星上,也不知道地球上的情况,但星主说地球上出现了神农世界来填补消失的古世界。星主也有算错的时候吗”

    “星主不会无的放矢。”灵慧和尚说道:“这其中还有蹊跷,只是我们还不明白而已。”

    灵慧和尚是绝对的聪明人,见识渊博。曾经是力压天君的存在,所以,他是绝对的百科全书。陈远说古世界这些,灵慧和尚的记忆中的确是产生了紊乱,但他还是能将这其中想个清楚。

    这是灵慧和尚的聪明。

    陈远是赶在古世界形成之前,到达南宋。而后来接住血泪,便令古世界消失。

    陈远也渐渐明白为什么当初古世界会形成,因为那是黑衣素贞的执念,她走不出去这段悲痛。而陈远将血泪带走,便也造成在所有人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古世界出现过。

    这是一个玄妙之所在!

    普通人,从来不知道古世界这些事情。

    而修仙者,修道者,虽然不存在记忆,但也能理解这种玄妙。

    所以陈远跟灵慧和尚不用过多饶舌。

    陈远也就说道:“我越发觉得,星主深不可测。或许,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呢”

    灵慧和尚说道:“阿弥陀佛,该明白的时候,自会明白。现在道友你如何揣度,都是无用之功,所以不如不想。”

    陈远说道:“说的也是。不过,星主应该知道你的来历了吧”

    灵慧和尚说道:“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也知道贫僧现在没什么威胁了。所以也就留着贫僧了。”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灵慧,你心中怪过我吗”

    灵慧和尚说道:“阿弥陀佛,贫僧从未怪过道友。以前的贫僧,充满了**,但那种**,要用无数的毁灭来达成。贫僧从未满足,从未体会过快乐二字。而如今,却是安乐自足,贫僧从心底感谢道友!”

    陈远多看了一眼灵慧和尚。

    他真的有些不太清楚了。灵慧和尚到底是真的满足了,还是一切都源于那大雷音普渡法。如果一旦有佛界高手施法令他还俗,他是不是也就会和伽蓝殿的那些人一样,立刻离去呢

    这一点,陈远想不通。

    他也不想去想了,苦恼的事情,还有很多。

    晚上的时候,陈远与司徒灵儿睡在一起。他们本就是正式的夫妻,所以这没什么好忌讳的。

    当晚,陈远并没有和司徒灵儿做快乐之事。近来发生事情太多,也有说之不尽的话语,所以那种**,反而是没有的。

    司徒灵儿静静的躺在陈远的怀里,她是聪慧之人,明白事情棘手。但她见陈远不说,也就什么都不问。这是属于她的智慧!

    司徒灵儿只是在临睡前问陈远,说道:“会不会,很思念她”

    陈远微微一呆。

    一种极致入骨髓的疼痛涌了上来。

    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她的容颜。她总是那样的清冷,目光是那样的清澈。她是那样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

    而在最后,在自己的昏迷之时,她将脑核献出。

    “再也见不到她了吗”陈远感觉呼吸不畅,心口一窒,剧烈的绞痛起来。

    “灵儿,你知道吗”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说道:“嗯”

    陈远说道:“这世上,一个人不管有再大的神通,他都会有无可奈何的事情。可是不管再痛,我们都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如果可能,我情愿你和她的世界里没有我。”

    司徒灵儿怔住。她瞬间就感受到了陈远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于是,她紧紧的抱住了陈远。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陈远早上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司徒灵儿在定定的看着他。

    陈远微微一怔,他看向司徒灵儿,一笑,说道:“想什么呢”

    司徒灵儿没有回话,她只是这样看着陈远。

    陈远感到奇怪,但是很快,他的心就猛烈跳动起来。

    “你是……”

    “是我!”司徒灵儿轻声说道。

    是那个……冰冷的灵儿。

    是那个大千世界的灵儿。

    一瞬间,陈远的泪水就涌了出来。

    “我不是在做梦吧,灵儿。”陈远一下坐了起来,捧住她清冷的脸蛋,激动无比的说道。

    她的身上,果然比之前要冰凉了很多。

    她的整个气质,也清冷了很多。

    在平行世界里的灵儿,终究是快乐了很多,所以与大千世界的灵儿是有很大不同的。

    这时候,冰冷灵儿说道:“你不是在做梦。”

    陈远红着眼说道:“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冰冷灵儿就静静的任由陈远抱着。

    她的语言,动作很少。即使是在沉睡如此之久后重逢,也没办法表现得很热烈。

    陈远忍不住来吻她的唇,她却也不躲避,只是脸蛋红红。

    好半晌后,陈远握住她的手,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

    冰冷灵儿定定的看向陈远,她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当初师父说要救你,只有我的脑核才可以。因为我是灵体,可以将你身体缺失的所有细胞全部补齐。后来,师父将我所有的记忆都逼到了我的其他脑细胞里。那很散乱,而我也一直都陷入了沉睡。直到最近……”

    她一字一句,说的很慢。语音清冷,看似不含任何感情。但陈远明白,她就是一个感情内敛的人。

    而且,冰冷灵儿跟黑衣素贞很像,看似无情。可一旦动了情,她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坚定和不惜一切。

    陈远是幸运的,他一个人,走近了黑衣素贞和冰冷灵儿的心里。

    也可以说,陈远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

    天下人,千千万,又有几个人能做到他这般情深不负呢

    冰冷灵儿继续说道:“我一直在沉睡,对外界一概不知。最近突然感到一片血光,血光之中,蕴含许多深奥的东西和营养。这种血光将我全部的记忆引入到了脑核之中。那脑核之中的所有记忆都被我读懂了,但是我与她之间,无法融合。我能读懂她,她却不知道我的存在。如今,我的脑核虽然还是正常的脑核,但在血光的融合下,已经比正常人的脑核要强大十倍不止。”

    “十倍不止”陈远不禁瞠目结舌。

    冰冷灵儿继续说道:“小妹和你在平行世界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小妹”陈远说道。

    “我觉得,她就是我小妹。”冰冷灵儿说道。

    陈远忍不住道:“对不起,灵儿,我做了太多荒唐的事情。”

    冰冷灵儿摇摇头,说道:“不怪你的。”

    陈远忍不住一叹,说道:“如果没有那么多的事情,就我们两人,到天荒,到地老,那该多好。”

    对于冰冷灵儿,陈远爱到骨髓。

    他也爱其他女人,但终究,她是第一位。他多想给她独一无二的爱,可现在,却是不可能做到。

    冰冷灵儿握住陈远的手,说道:“就这样,很好了。”

    陈远将她搂入怀中。

    这一刻,陈远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失去。而是悔恨,悔恨当初离别时,为什么不多说一点。悔恨她在的时候,为什么不对她好一点。悔恨,悔恨没有再去弥补的机会。

    陈远多害怕会再没有机会拥住她,告诉她,自己有多爱她。

    所以,这一刻,陈远紧紧的搂住冰冷灵儿。他轻声呢喃,说道:“灵儿,我爱你。我知道这么肉麻的话,不适合我这个年纪来说了。但是我不想再要有遗憾。灵儿,灵儿,以后都不要再离开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