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6章 血泪
    黑衣素贞在黎明来临之前,再次回到了青城宫中。

    这一夜,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她回来之后,也是一言不发。

    她没有进房间,而是一直在房间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况。

    陈远出来陪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也不理陈远。她站在哪里,站成了一尊雕塑。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没人敢来搭理黑衣素贞。陈远陪着她,也去看里面的情况。情况就是,白衣素贞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在第三天的时候,白衣素贞已经是气若游丝了。

    “我不会哭的,陈远,我不会为她掉一滴泪。你的血泪,没有的。”黑衣素贞哈哈大笑起来。

    她的笑声在整个青城宫里飘荡,听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陈远不说话,他知道,她心里的难受。

    她就是这种性格,从来都不会说出她的心思。她心中越关心,嘴上就越不饶人。

    小青,还有原长老,虹长老等人都在守着白衣素贞。

    许宣也一直在。

    这时候又是夕阳西下。

    那天边的残阳如血,便是将云彩也印染得瑰丽而壮观。

    也是在这时候,诸长老出来。

    小青眼眶红红的对黑衣素贞说道:“姐姐要见你最后一面。”

    黑衣素贞冷漠的点点头。

    小青又看向陈远,说道:“也要见你。”

    陈远点头。

    房间里面,许宣守在白衣素贞的床边。

    白衣素贞坐了起来。

    她的面容,苍老得让人心疼。

    黑衣素贞看向白衣素贞,她突然转过身去。陈远等人都看向她,便见她仰起头,分明是在将要涌出的泪水逼回去。

    “姐姐……”白衣素贞喊。

    黑衣素贞随后转身,她来到白衣素贞的面前。这时候,她的脸上又恢复了冷漠。

    白衣素贞幽幽说道:“我就要走了,难道,你还要一直在我面前,戴着面具吗”

    黑衣素贞闭上了眼睛。

    她随后又睁开眼睛,她突然抓住白衣素贞的手,她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就像是呼吸不过来一样。

    白衣素贞轻声说道:“不要为我难过,姐姐。真的,不要难过。”她断断续续的说道:“你知道吗其实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我……好羡慕你,我好骄傲,因为你是我的姐姐。我是个没用的人,我一事无成,什么都学不好。现在身上的修为,都是你留给我的。我知道,青城宫你是在意的。因为这是你师父留下来的,所以,我就想替你好好守着。我不敢惹麻烦,怕让你觉得我没用……姐姐……”

    “你不要再说了。”黑衣素贞突然嘶吼起来,她双眼血红,就像是要择人欲噬一样。

    她退后几步,疯狂的吼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去佛界找他们救你,他们都告诉我,没有办法。我知道,我知道没有办法,我本就该知道,是没有办法的。都是我……我该死。”

    她扬起巴掌,啪啪左右开弓的击打在自己的脸蛋上。

    “我该死,我杀人无数,我作恶多端,是我该死。”黑衣素贞爆吼一声,泪水流了出来,道:“你这贼老天,该死的人是我,为什么你要惩罚她。”

    这一幕,看得陈远心中酸涩疼恸。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时,任何安慰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姐姐,姐姐……”白衣素贞虚弱的喊。

    她真的已经油尽灯枯了,她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黑衣素贞见状,立刻冲到白衣素贞面前。她将白衣素贞搂在怀中。

    白衣素贞努力的伸出手,她想要去抚摸黑衣素贞的脸庞。黑衣素贞低下头,感受她的指尖。

    “姐……”白衣素贞微微一笑,尽管这个笑容,是那样的难看。但这已经是白衣素贞最努力的笑容了。

    “姐,真的,现在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你终于认我这个妹妹了。姐,我没用,可是,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已经很努力了。”白衣素贞说道。

    “你很好!”黑衣素贞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她说道:“你很好,很好。你是最好的妹妹,是我不知道珍惜。我应该对你好一点的,我不应该一直对你那么凶,那么冷……”

    “陈远……”白衣素贞最后看向陈远。她已经说不出声音了。

    但陈远从她的嘴型里听出来她的意思。“照顾好她!”

    随后,白衣素贞头一歪,就此咽气。

    她的灵魂散落,化作虚无。

    这是聚都无法聚的,因为生前的她就已经精元尽失了。

    连元神都没办法留下。

    白衣素贞……就此死了。

    许宣在一旁捂住嘴巴,恸哭起来。

    陈远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滴落下来。

    而这时候,黑衣素贞反而不哭了。她只是紧紧的搂抱着白衣素贞的尸体。

    “我应该,对你好一点。我可以对你好一点的。”黑衣素贞呢喃着说道。

    那语音之中,是无尽的悔恨。

    “妹妹,妹妹,你不要走好不好姐姐求你留下来,只要你留下来,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啊!”黑衣素贞呢喃着,不停的说着。

    她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素素……”陈远忍不住开口。

    “你出去吧。”黑衣素贞说道。

    陈远说道:“……”

    “都出去,出去!”黑衣素贞血红双眼,厉吼道。

    陈远和许宣知道她心中的痛,便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房间外面,诸长老都在。

    包括其余弟子也都在。

    “圣女,已经去了。”许宣沉痛宣布。

    顿时,下面一片哀哭之声。

    整个青城宫,便都沉浸在这样的悲伤之中。

    而房间里面,黑衣素贞用结界封锁。

    整整七天七夜,黑衣素贞都没有出来。

    陈远一干人就在外面足足站了七天七夜。

    第八天的早上,阳光明媚。

    那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

    黑衣素贞抱着白衣素贞的尸体出来了。

    众人立刻迎了上来。

    黑衣素贞面色煞白,形如枯槁。

    她已经到了第六重,炼魂成神的地步。身体已经修炼到了和实质肉身一般的地步。

    她的身体,一旦变化,可以化作肉身,也可以汲取龙的精气力量,化作巨龙。她可以千变万化。

    这是炼魂成神的大神通。也是等于重塑了肉身一般。

    所以此刻,她哀恸过度,身体上的变化就跟真实肉身一般。

    黑衣素贞本是元神,但她修炼到了这个地步,早就已经不能再回到那本来的身体之中。她能跟陈远一起,是因为阴阳法力的融合。

    而白衣素贞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那个地步,她一旦进去掌控身体,那具身体立刻就会爆掉。就像是往气流里塞入一个巨型轮胎一样的感觉。

    而且,就算是黑衣素贞能够掌控白衣素贞的身体,那也没有意义。因为白衣素贞还是……死了。白衣素贞都不存在了,其他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随后,便是白衣素贞的下葬。

    葬在了青城山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

    下葬的仪式很浓重。

    黑衣素贞就一直站在一边。

    阳光照耀下来,她凝立当场,像是一尊雕塑一般。

    当最后的土壤将棺材掩盖住的时候,黑衣素贞的眼眶之中,泪水涌出。

    泪水之中,两滴晶莹的血泪也就此滴落。

    这一瞬,那血泪被黑衣素贞自己用手接住。

    她虚空托住那两滴血泪,然后递给陈远。

    陈远愣住。

    “你要的东西,拿去吧。”她淡淡的说道。

    陈远回过神来,将玉佩取出。那血泪滴入到玉佩之中,立刻融入进去。

    纯白的玉佩变成了一块血玉。

    “我们走吧!”黑衣素贞说道。

    陈远点头。

    当下,这两人施展大挪移术离开了当地。

    下一个瞬间,陈远和黑衣素贞出现在了泰山顶上。

    烈日当空,山风鼓荡。

    黑衣素贞迎风站立,她的衣裙飘飞,发丝凄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