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5章 最冷酷无情
    陈远身子一震。

    他没想到,白衣素贞居然会为黑衣素贞付出如此之多。

    他觉得鼻子有些酸涩。

    而这时候,他突然看向了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的脸色平静,她一句话都不说。也看不出她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陈远忽然有些担心黑衣素贞。

    “我没事。”黑衣素贞提前开口。她随后就身形一闪,进了那房间里面。

    陈远立刻跟着闪了进去。

    这种近距离的虚空穿梭,陈远在八重天的时候就运用纯熟了。现在就更不在话下了。

    当黑衣素贞和陈远出现在房间里时,许宣和白衣素贞都吃了一惊。

    白衣素贞看向黑衣素贞,她的双眼混浊无比,再无之前的清灵明眸。她看了黑衣素贞一眼,随后就收回了目光。

    许宣看向黑衣素贞,却是双眼充满了仇恨。

    尤其是当他看到黑衣素贞一脸傲然时,他心中的火气就更加抑制不住。

    许宣直接说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黑衣素贞眼中闪过杀意,她突然伸手,就这般虚空掐住了许宣的脖子。

    许宣有莫**力,但在黑衣素贞的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他的脸涨红一片,很快就觉得呼吸不过来了。

    “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有你说话的份”黑衣素贞对许宣毫不客气。

    “素素,你快放开许兄!”陈远愣了一下,立刻阻止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倒还是给陈远面子,她当下就放了许宣。

    “我跟你拼了。”许宣得到自由,怒不可遏。

    “许兄!”陈远立刻挡住了许宣,他一把抓住许宣的手,然后迅速展开大挪移术。两人身形一闪,就出了青城宫。

    “她太过分了。”许宣在青城山的一处山巅之上,他怒气匆匆。

    此处僻静,山风鼓荡。

    远处绿林如海,明月映衬下,一片银灰海洋。

    陈远说道:“素素现在心情不好,许兄,请你多担待一下。”

    “我要怎么担待我全族人都死在她的手上。如今,我的妻子为了她,已经命不久矣。我只恨我本事不如她,不然的话,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许兄!”陈远说道:“你的族人之死,我很悲痛,也很惋惜。但是这笔账完全算到她的头上,未免不够公允。你的族人是因为你要救你的妻子,然后导致被道法教的人控制在了紫金钵中。当时你并没有能力相救,而素素在对战之中,根本不太清楚里面的情况,所以才直接将紫金钵给毁了。也导致你的族人全部死在其中。”

    “如果不是素素在,我们都可能就死了。”陈远说道:“我不是要偏帮谁,只是,道理还是要讲清楚。”

    许宣身子一震。

    他一时之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至于眼下你妻子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但她和素素乃是姐妹,这是她们的姐妹情。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们都是外人。”陈远继续说道。

    许宣说道:“不,我不能。”

    他显得异常痛苦。

    陈远能理解许宣的心情,他心中何尝不是悲痛。

    好半晌后,陈远问许宣,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宣沉默半晌之后说道:“素贞她和那女人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她感觉到了那女人已经命在旦夕。于是,她就跑去了佛界,找佛界放人。佛界自是不肯,素贞无奈,在大雷音寺下面,不使用任何法力,不吃不喝,跪着上天梯。那雷音寺的天梯石阶,极其陡峭,足有三万八千级。她就是这样跪一步,磕一个头,整整十天十夜,才上得大雷音寺。我几次想要阻止,但她不肯,最后索性将我困进了山河社稷图里面。”

    陈远身子一震。

    他能想象到那是一种怎样的灿烈,古朴苍凉的大雷音寺高高在上,天梯石阶陡峭至极,耸入云霄。那白衣女子,似信徒虔诚,一步一叩首,鲜血淋漓。

    许宣继续说道:“最后,素贞终于求见了那世尊元神,世尊元神被其感动,将实情告诉素贞。素贞为救那女人,将全身精元燃烧,激活了山河社稷图内,女娲娘娘留下的圣人精血。正是那一滴血液,将你们从大乘真经里解救出来。”

    “原来如此!”陈远说道。

    他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一切。

    “原来,这世上很多东西,都不是我们肉眼所看见,心中所理解的那样。”陈远暗暗道:“我本以为,她不过是个懦弱,且凉薄之人。我以为,她对素素没有多少感情。可……”

    陈远感动,感伤,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他知道,这时候,心中更加难受的只怕就是素素了。她虽然神通广大,虽然看起来高高在上,冰冷无情。可陈远知道,她心里其实不过是个极度渴望被爱的小女孩罢了。

    白衣素贞这次走到这个地步,还是因为黑衣素贞的一意孤行而导致如此下场。可想而知,黑衣素贞心中的难受了。

    “不对!”陈远想到什么,说道:“我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就是在佛界之外了。”

    许宣说道:“大乘真经在佛界之内,乃是天地总纲,无人能破。所以后来,我们先将大乘真经送出了佛界,不然的话,圣人留下的精血也破不开大乘真经。”

    陈远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

    许宣继续说道:“后来,素贞知道你们没事,就立刻离开了。她并不想那个女人知道她做了些什么。也请求那世尊元神什么都不要说。”

    “原来如此!”陈远心道。

    青城宫的宅子里,那房间之中,黑衣素贞淡淡的看着白衣素贞。

    “为什么要这么做”黑衣素贞问。

    白衣素贞看了一眼她,说道:“怎么,让你感动了这可太稀奇了。你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吗”

    黑衣素贞哈哈一笑,说道:“笑话,我会被你感动有什么好感动的,我又没要求你这么做。是你自己多事!”

    白衣素贞说道:“是啊,是我多事。你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情,就走吧。”她想了想,说道:“山河社稷图,还有星辰石,你拿走吧。以后,我不在了,你想做什么,想怎样做。就是把这天捅个窟窿出来,那也都随你了。”

    黑衣素贞说道:“我要怎么做,需要你来说吗”

    白衣素贞说道:“走吧走吧,我也不想说,也懒得说。”

    黑衣素贞显得暴躁起来,她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突然伸手一抓,将那桌上的茶壶抓在手中,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谁让你多事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黑衣素贞说道:“我要你在这中间装什么好人你现在搞成这个样子,你以为我会愧疚吗我告诉你,我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

    白衣素贞说道:“我累了,很累很累。你当做做好事,离开,可以吗”

    黑衣素贞咬牙。

    “我偏不走。”黑衣素贞说道。

    她随后来到白衣素贞身边,她伸手去探白衣素贞的手脉。

    一瞬之间,黑衣素贞就感受到了白衣素贞身体内的情况。

    一切情况,便都清清楚楚。

    白衣素贞的所有生命精元都被燃烧,她等于是一具没有了任何营养的身体。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没有了。

    细胞也全部枯萎。

    这种情况下,白衣素贞应该早就死了。

    可她偏偏还没有死。

    这个情况很诡异。

    也没人能解释出来。

    但即使是如此,白衣素贞也活不了多久了。最多还能活三天!

    这种情况下,不是任何药物能够挽回的。药石无效!

    她的情况,比当初的元鹤残酷了一百倍。当初元鹤都是药石无效,何况是现在的白衣素贞。

    陈远勉力救回元鹤,还是因为用了大宿命术。

    如今,陈远的大宿命术也没了。

    所以,诸天世界之中,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救活白衣素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