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4章 一滴鲜血
    一本大乘真经,蕴含世间诸多佛法道理。

    这诸多佛法真经,都是属于大乘真经一脉。这其中就有大乘金刚真经,大乘通玄法华真经等等。

    陈远和黑衣素贞被镇压在大乘真经之中,两人处在的空间是一片虚无。

    那大乘真经里面就像是浩瀚无垠的宇宙,而那些金色的经文就是一颗颗星球。这些经文流动,并且无时无刻不再帮助黑衣素贞体内的经文反噬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和陈远要一直不停的镇压那些经文,也幸好陈远的龙果还很多,还可以支撑不少的时间。

    “如果,我死在你面前,素素,你会流下血泪吗”陈远忽然问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说道:“那我不知道,我也没流过。不过你也不用想了,你死在我的面前,那我就算流出血泪,也是没什么用处了。”

    陈远苦笑,说道:“那倒也是。”

    “到了此时此刻,真的就只能……等死了吗”陈远抬头看向真经之中的苍穹,他暗暗的道:“走了这天道那么多的路,却一次都没猜中他的套路。我已经尽力,那么这次的结果又到底是什么呢”

    陈远猜不出,也想不出。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陈远和黑衣素贞在大乘真经中转眼就待了一个月。

    离陈远离开南宋的时间已经只有二十多天了。

    陈远和黑衣素贞的法力流逝已经到了一个恐怖地步。龙果也全部用完,此时的黑衣素贞,她的身形缥缈起来。

    随时随地,都有种要烟消云散的感觉。

    陈远也虚弱到了极点。

    那黑白莲花渐渐的要压制不住黑衣素贞体内的经文。

    “陈远,我们就要一起死了。”黑衣素贞忽然一笑,说道:“对我来说,这个结果也不错。只是可惜了你,你有那么多你爱的红颜知己,最后却要陪着我一起死。”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我的烈焰神丹还在身上,只可惜,还没能送出去给蓝紫衣。希望她能吉人天相吧。还有,灵儿……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还是灵儿。如果,灵儿能够复活过来,蓝紫衣能够醒过来,今日我一定会走的没有遗憾。”

    他顿了顿,又絮絮叨叨说道:“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可惜,他们都还没有叫过一声爸爸,也没有享受过一点点父爱。我还应该,去我妈的坟前再多磕几个头。我手上还有很多的法宝,应该分给我大哥,二哥的。哎,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做,好想做完再陪你死。”

    黑衣素贞听陈远的絮絮叨叨,她内心的柔软彻底被击中了。

    这个男人,他虽然很弱小。但是他似乎从来没为他自己活过。他本可离开这里,却为了自己守在这里,宁愿一起死。

    他到了这临死的地步,心里念的全是他的爱人和朋友。

    “陈远,陈远……”黑衣素贞轻声说道。

    陈远说道:“嗯素素,怎么了”他的思绪有些不能集中了。

    黑衣素贞说道:“谢谢你。”

    “谢谢我谢谢我什么”陈远奇怪的说道。

    黑衣素贞轻声呢喃说道:“我在这世上,没有什么亲人。我的师父,是我唯一的亲人。但师父待我,向来有些距离。她也很是严厉,在两百年前,她就很少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她知道,我是个不安分的人,也知道我会闯出大祸来。这大概,也是她冷落我的缘故。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不知道被关心是什么滋味。我有一个妹妹,她对我,也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我谢谢你,谢谢你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能够做我的朋友。只是,对不起了,我最后却害得你跟我一起死在这大乘真经里面。”

    “这是我的选择啊!”陈远说道:“没有什么害不害的。我也要谢谢你,你是那样的独特,那样的绝世无双。这天下间,又有那几个人能够有这个荣幸来做你的朋友。我本领低微,却能得到你这样的倾心相待,我陈远也该是……死而无憾。”

    黑衣素贞微微一笑,说道:“可惜啊可惜,若是我能活着,从此以后,上天入地,我都会让你觉得,有我这个朋友,你是多么荣耀。但一切……都不可能了。”

    便在这时,外面忽然产生了变化。

    一滴血液从上空之中滴落下来。

    这滴血液神妙无比,迅速将无数的经文驱开。随后,这滴血液化作一片血光将陈远包裹住。

    “嗯”陈远和黑衣素贞立刻感觉到了自由。

    黑衣素贞体内的经文直接就被融成了灰烬。

    阴阳法力化不掉的经文,在这血液之下,却是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同时,陈远和黑衣素贞还感觉到了空间的转动。

    大挪移术完全可以挪移出去了。

    陈远和黑衣素贞均感愕然,但他们也来不及多想,直接施展大挪移术离开了大乘真经。

    “阿弥陀佛!”那白衣僧人盘膝坐在虚空之中。

    大乘真经就在他的手中。

    四周满是白色云山。

    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却是将一片云山吹开,金色的阳光立刻照耀在了陈远和黑衣素贞的身上。

    黑衣素贞看向白衣僧人。“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们只能被炼化了吗还有,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好像已经不是在佛界了”

    白衣僧人看向黑衣素贞,他也不答话,只是一伸手,便将那天雷之城中的观音大士抓摄出来。

    “多谢师兄!”观音大士向白衣僧人说道。

    白衣僧人微微点首。他随后看向黑衣素贞,说道:“此间事就此了结,你以后,多自珍重。”

    随后,白衣僧人便带了观音大士撕裂开佛界之门,然后就此离去。

    只剩下陈远和黑衣素贞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黑衣素贞心中生出古怪的感觉。

    “我们先去临安城,恢复元气再说。”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点点头。

    两人迅速施展大挪移术,前往临安城。

    在临安城待了三天,三天之后,陈远和黑衣素贞元气全部恢复。

    天雷之城里面,就只剩下战狂一直在守着大本营。

    “这个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要去一趟青城宫。”黑衣素贞说道。

    陈远心中一震。他想过许多可能,却从没想过青城宫。他觉得青城宫以白衣素贞为首的,都是只知道明哲保身。

    “那一滴血我很熟悉。”黑衣素贞说道:“之前我们将山河社稷图里的神兽放出,后来就是一滴血液帮助我们封印了阵法。这次救我们的这滴血液,与山河社稷图里的那滴血液非常相似。”

    陈远说道:“你说的有些道理。那大乘真经的炼化,白衣僧早说过是不能停下的。看来,事情是真的和山河社稷图有关。”

    “走!”黑衣素贞迅速前往青城宫。

    几下挪移,便立刻到了青城宫里面。

    青城宫还是老样子。

    这时候是晚上,月上枝头。

    青城山上一片静幽。

    黑衣素贞和陈远到得青城宫里面,立刻就有小妖见到。那小妖还是识得陈远和黑衣素贞的。小妖见了二人,神情复杂。

    “我要见你们圣女。”黑衣素贞沉声说道。

    小妖说道:“圣女就在里面,请!”

    她自不敢阻拦黑衣素贞。

    黑衣素贞和陈远顺利进入青城宫中。

    她立刻就感应到了白衣素贞之所在,于是迈步而去。

    白衣素贞在她的宅子里面,那是她和许宣成婚之后所住的地方。

    此时,院落里一片寂静。

    处处都显得清幽,而里面有微弱的灯光透出。

    黑衣素贞和陈远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们站在外面,凭借法力就能将里面看得清清楚楚。

    陈远看清楚里面时,顿时骇然。

    只因为,他看见许宣正陪着一个老妇说话。

    那老妇一身白衣,躺在床上,已经是奄奄一息。凭借直觉,陈远知道那老妇不是别人,正是白衣素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