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3章 无可相救
    白衣僧人说道:“白施主,无论你的力量有多么强,规则有多么浩瀚磅礴。但你身上已经沾染了佛缘因果,那么你就不可能超脱出世尊的大乘真经。今日走到这一步,非是世尊所愿,也非贫僧所愿,可惜可惜!”

    黑衣素贞这时候也发觉了不妙。

    那大乘真经继续变化,突然之间,无穷无尽的经文飘飞出来,然后汇聚成海。

    经文的海洋!

    四面八方,方圆百里,全部都是经文。

    这经文就是金色的小字,每一个小字里面都蕴含了佛理。

    黑衣素贞的天雷之城也被经文包裹住,几下变化,那天雷之城便即缩小。

    同时,天雷之城中的众高手也开始还俗反水。

    唯一不反水的就只有战狂了。

    那些高手们全部逃了出来,然后四散逃走。这时候,他们也不敢找黑衣素贞算账。

    白衣僧人任由他们离去,并不阻止。

    黑衣素贞突然感到头很痛。

    “啊……”黑衣素贞痛哼一声。她有超凡的修为,但此刻却觉得这些经文正在撕裂她的念头,细胞。

    而且,她的体内果然也有经文的存在。

    “可恶,可恶!”黑衣素贞大喝一声。“为什么为什么雷劫都没有将这些可恶的东西淬炼掉”

    白衣僧人说道:“雷劫可以淬炼掉杂质,但却淬炼不掉深入你命运之中的佛缘。既有佛缘,便是大乘真经中的经文。白施主,这大乘真经一旦发动,便会将你炼化成经文。贫僧已经多次警告过你,只是你一意孤行,如今,贫僧也无法再帮助你啦!”

    “滚!”黑衣素贞说道:“和尚,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一本大乘真经,多少冤魂。却在这里装什么慈悲!”

    白衣僧人说道:“大乘真经中的经文,乃是无数佛陀贡献出的佛理,非是冤魂。只是由于白施主你诛杀菩萨,吞噬菩萨精元,沾染佛缘。佛缘即是菩萨,菩萨死后,终究是要回归大乘真经的。而他们回归大乘真经的唯一路径,便是将你也彻底炼化。”

    此时此刻,黑衣素贞已经懒得去听白衣僧人在说什么了。

    她觉得体内就像是长满了恐怖的寄生虫一样,这些寄生虫在拼命咬噬,吸收她身上的能量。

    陈远并未感受到痛苦,但他却感觉到了黑衣素贞的痛苦。

    “阴阳法力,炼化!”陈远马上说道。

    到了如今,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就只有阴阳法力了。

    黑衣素贞全部元神法力和陈远的法力开始运转起来,这股浩浩荡荡的法力在陈远的脑域里形成了一朵黑白莲花。

    那些在黑衣素贞身体内的经文立刻就跟黑白莲花对抗起来。

    很快,黑衣素贞的身体就镇定了下来。

    那些经文和外界的经文遥相呼应,本该有无穷能量,千变万化来对付黑衣素贞。但这时候,它们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是由于黑白莲花的镇压。

    陈远和黑衣素贞必须源源不断的消耗元气,法力来镇压这股奇妙的经文。

    一旦他们停止镇压,这股奇妙的经文就会继续吞噬黑衣素贞。

    “难道就没办法炼化吗”陈远沉声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服食龙果,加**力!”

    陈远说道:“好!”

    陈远立刻服食大量的龙果,磅礴的纯阳之力被黑衣素贞吸收。无穷的法力镇压向体内的奇妙经文。

    那奇妙经文本是沉静的,但自从大乘真经展开之后,这经文就像是有了生命。而此刻,大乘真经也在无穷无尽的向这股经文输送能量。

    所以此刻,任凭陈远和黑衣素贞如何努力,却都无法将这股奇妙经文彻底炼化。

    黑衣素贞便知道事情极其之严峻了。

    “我本以为,度过雷劫,便将所有因果,杂质全部淬炼干净了。没想到,真正的因果早已深种。“黑衣素贞苦涩说道。

    陈远想到什么,说道:“现在将观音大士交出去,还行么”

    “已经迟了。”不待黑衣素贞说话,那白衣僧人的声音传了进来。“大乘真经一旦发动,经文必须归位。除非是世尊出手,只是世尊如今早已不知身在何处。”

    黑衣素贞说道:“世尊突然离去,也不出手。不过是怕与女娲娘娘难以相见。既然他已远走,那女娲娘娘也怪不得他对我下死手了。这就是世尊打的好算盘吧。”

    白衣僧人说道:“阿弥陀佛,世尊的安排,贫僧也是不敢去参详的。”

    黑衣素贞的心朝下沉去,她突然说道:“好,我白素贞既然落到这个地步,也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现在妙善还在我的天雷之城里,陈远是无辜的。我用妙善来换陈远的平安,如此可行”

    白衣僧人说道:“这位小施主身上有贫僧无法看透的气运,贫僧本就没打算要为难这位小施主。他要离去,便可立刻离去。”

    “我不会走的。”陈远开口。

    黑衣素贞不再理会那白衣僧人,而是跟陈远意念交流起来。“陈远,咱们没必要矫情,你的心意,我知道。但你真的没必要陪着我在这里耗尽法力而亡。这是我的选择,你也没有这个义务陪我死在这里。我可以做到无悔,你能吗虽然我的血泪可能给不了你,但这不代表以后就没有了机会。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你明白吗”

    陈远说道:“如果,我今天能走。之前就能在背后捅你一刀,既然之前没有捅你一刀,今天就不会走。我知道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理智。但正如你一样,你觉得你有你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也有我绝对不能做的事情,别说你我如今心意相通。便算你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我也没有丢下你在这里一人承担生死的道理。”

    黑衣素贞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你可以先出去,然后找到救我的办法。”

    “没有了我,你的阴阳法力就施展不出来。我一走,你顷刻之间就要死在这里。”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你真的不怕死”

    “我怕死,可我更怕辜负信任,辜负朋友,辜负爱人。我陈远虽然不算什么大英雄,但从始至终,我没有对不起过任何一个朋友。”陈远说道。

    原则!

    这就是陈远的原则!

    黑衣素贞沉默下去。

    “对不起,我没想过要害了你。”黑衣素贞说道。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陈远说道。

    这时候,外面的白衣僧人说道:“贫僧便将二位带入佛界,一切最终都要尘归尘,土归土!”

    他说完之后,那大乘真经中的经文海洋将黑衣素贞包裹。

    最后,这股海洋回归到了大乘真经里面。

    白衣僧人将大乘真经合上,然后打开了佛界之门。

    下一秒,他进入了佛界之门。

    原本,只要有陈远存在,是很难进入其他世界的。

    只是这时候,陈远归入到了大乘真经里面,那白衣僧人进入佛界,却是没有一点阻碍。

    陈远和黑衣素贞在进入大乘真经的一瞬,便感觉到了大乘真经里面的佛理深厚,浩瀚如宇宙苍穹。

    而且这其中有层层阻隔,千重空间。

    陈远感觉到自己离那世间一切真实物质隔千万重山。比镇压在地狱十八层还要恐怖!

    同时,在进入佛界之后。陈远更感绝望,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四周都是佛国,但对陈远来说,却是地狱一般。

    他们离出去的路就更加远了。

    这一点,黑衣素贞心里也很清楚。

    “后悔了吗”黑衣素贞问陈远。

    陈远说道:“早预料到的事情,又有什么好后悔的。”

    “说起来……”陈远突然笑了一笑,说道:“我走到今天,像今日这种绝境,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每次我都能死里逃生,所以这次,我突然很好奇。我还能死里逃生吗人总是要死的,我会死在那一次之中这一次是最后一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