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4章 众菩萨
    九天玄女也不能与此时此刻的黑衣素贞相比。九天玄女美则美矣,但却永远没有黑衣素贞的这份独特气质。

    她的气质,独霸天下,英姿勃发,但眉宇间又有一丝隐藏的柔情。

    在以前,她是没有这丝柔情的。这丝柔情,是因为陈远。

    她不会想要去和陈远发生点什么,但却会永远记住陈远这个朋友。

    这样的早晨,非常的宁静,也非常的难得。

    而至今为止,陈远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九个月了。他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陈远想象不出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不会是好事。

    要让黑衣素贞这样的人流出血泪,那会是怎样的残忍呢

    陈远不敢去想象,也不愿意黑衣素贞痛苦。他时常觉得黑衣素贞都是在走钢丝,他宁愿她能平安喜乐一些。可这不是黑衣素贞要的生活,所以,他也感到无能为力。

    他很想帮忙,但他的实力和那些佛界大佬,乃至西王母那些人,差了太多。他不过是才活了四五十个年头的人,在这修道界里,这些个年头,连初出茅庐都算不上。

    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样的环境,时常会让陈远产生挫败感。

    陈远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之后,黑衣素贞说道:“等到晚上,我们就去临安城。”

    陈远说道:“好!”

    黑衣素贞说道:“最近一直在修炼,要不今天,我们就在这里逛逛,聊聊天吧。”

    陈远也觉得有些枯燥乏味,闻言一笑,说道:“我倒是想尝一下人间的美味了。不如我去抓些兔子和鱼,烤了来吃。我的戒须弥里还有不少调料。”

    黑衣素贞说道:“你吃吧,我肉身都不存在,怎么吃”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挺容易的,你进入我的脑域。我的味觉就等于是你的味觉。”

    黑衣素贞说道:“我对你说的这些美食,一点兴趣都没有。”

    陈远叹了口气,说道:“你就不能敷衍下我吗”

    黑衣素贞一怔,随后说道:“好吧。”

    于是之后,陈远和黑衣素贞便就在海边抓了一些鱼,也弄了一些兔子肉。

    阴阳结界整个岛屿笼罩,所以在岛屿之内,还是很安全的。

    陈远长年在外游荡,野外生存能力是极强的。他运用大火焰术将火点燃,将兔子扒皮,去内脏。

    很快,香喷喷的兔肉和鱼肉就烤了出来。别说,陈远连孜然,辣椒粉这些调料都有。

    长期在野外生存的人,是知道怎么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的。

    黑衣素贞其实没怎么吃过美食,在享受到了陈远所烤的兔肉之后,连呼好吃。

    陈远哈哈大笑。

    这一天,过得很是惬意,阳光,沙滩,还有平静的海面。

    那海面波光粼粼,阳光照耀之下,让人心旷神怡。

    海风吹拂而来,带着咸湿的味道。陈远吃过美食之后,躺在沙滩上,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身在何处。

    黑衣素贞也很享受,她就躺在陈远的身边。

    两人聊了许多的家常,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过在下午的时候,黑衣素贞想到什么,说道:“八百年后,我们倒是还能再见面。你说我要不要在你生下来的时候,就去找到你。然后保护住你的母亲。这样一来,你岂不就是少了仇恨”

    陈远眼睛一亮。

    但是很快,陈远就说道:“如果你说的成立,那现在我就来不到你身边。因为我可能会一直在我母亲身边过着。然后就没有现在的事情,这是一个死循环。我如果不来到你身边,你就更没有理由去救我母亲。”

    黑衣素贞说道:“我被整的也有些乱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太过复杂了。不过不管怎样,到时候我会试试看。比起你没有来到我身边,我宁愿你是个幸福的小孩。”

    “多谢!”陈远说道。

    陈远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心中一沉。“难道她之所以没有去救我母亲,是因为她……出事了”

    这个想法萌生出来,陈远心中感到说不出的恐惧。

    “嗯,你在想什么”黑衣素贞见陈远发呆,便问道。

    “没什么。”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也就不再多问,她转换话题,说道:“等天黑了,我们就去临安城。我想好了,眼下正缺高手来祭炼,如果佛界有人来。能应付的,便直接杀了,然后吞噬其精元。如果应付不了,便先逃走。应该不会,那个世尊这么快就跑过来吧等我度过了六重雷劫,便是那世尊,我也要想着战上一战。”

    陈远沉吟半晌后,说道:“我会全力帮你。”

    黑衣素贞满意一笑,说道:“这还用说。”

    夜幕降临之后,黑衣素贞将阴阳结界撤去。这阴阳结界是依靠岛上的风貌,布下各种阵法结成。这其中最主要的东西则是两人的阴阳法力。

    而人一旦一动,这个阴阳结界是没办法在虚空之中结成的。

    戒须弥的空间也太小。

    天雷之城,昆仑镜都有自己的阵法,所以也是布不成的。

    所以这也就造成黑衣素贞和陈远一旦离开了孤岛,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虽然在一整个世界之中要寻找黑衣素贞和陈远并不容易,但佛界之中,自有大神通高手,未必就真的不能寻找到他们。

    黑衣素贞也不想一直躲躲藏藏,她是要镇压观音大士。可没想过要和观音大士一起坐这个苦牢。

    虚空挪移,千里万里,都在脚下。

    转眼之间,便到了临安城。

    临安城的上空明月皎洁,银灰色的月光洒照大地。

    细细看去,上空之中,祖龙之气环绕。

    陈远便说道:“如果我们一直待在临安城内,只怕那佛界世尊前来,也是无可奈何。而且我们可以汲取大量的龙果。”

    黑衣素贞说道:“没错。不过,我不打算一直龟缩在一个地方。他们要战,那就便战吧。”

    陈远说道:“白素贞……”

    “你可以叫我素素了。”黑衣素贞一笑,说道。

    她不是个爱笑的人,但却与陈远之间,笑容越来越多。

    陈远自然想起之前他叫她素素,然后被冷酷打断的事情。

    陈远也就整理了下思绪,他说道:“素素,你该不是因为想要帮我得到血泪,就要去故意走一些危险的路线吧你有太多的办法,可以偏安一隅。”

    “哈哈……”黑衣素贞大笑起来。她说道:“你把我想的也太伟大了吧。”

    “你别跟我转移话题。”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我没想过你的事情。我只是要做我想做的事情。”她说罢之后,继续说道:“大道在前,勇往精进,无所畏惧。若是惧怕外面的风雨,我岂会有朝那雷电层中一跃的勇气我现在的确是有所成就了,但我若是惧了佛界,躲在这里面,那么我的成就便就从此到此为止了。”

    她接着说道:“你还是有些不太懂。其实我恼妙善,也敬她。她明知道,我再次卷土重来,会成为她最大的魔劫。但是她依然顺其自然,没有将我提前扼杀。这是她的勇气,她有的勇气,我不可能没有。现在,我也要度我的魔劫,只为我的勇猛精进,不为其他。”

    陈远顿感讪讪,说道:“好吧,是我想多了。”

    黑衣素贞说道:“是的,你自作多情了。我现在与你,虽然关系大有变化,也承认你在我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这一点,我不否认,也否认不了。”

    黑衣素贞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下去了。但她的意思,陈远也彻底明白了。

    之后,陈远开始吸收龙果。

    一连十天,陈远都在临安城中,不分白天晚上的吸收龙果。

    十天之后,积蓄已经足够挥霍。如此之后,黑衣素贞说道:“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