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4章 问道菩萨
    “凤圣的本命金灯已经熄灭。”执掌煞金库的执事回天老人恭敬的向西王母禀报。

    七大金仙,还有崔远,崔贞,九天玄女都在瑶池宫大殿之中拜见西王母。

    西王母端坐上首,她头戴金色皇冠,面容威仪。

    回天老人的话说完之后,众皆骇然。

    西王母美丽的脸蛋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这时候,西王母不说话,众仙也不敢说话。

    这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良久之后,西王母砰的一声,怒拍椅靠。激烈的响声异常的突兀,却又敲进了每一个人的心中。众人忍不住胆战心惊。

    “当年那贱婢全盛时期,手持山河社稷图,星辰石,尚且没能杀到瑶池宫一个虚仙以上的高手。如今她被观音大士打得元神虚弱,肉身不存,法宝剥夺。你们现在居然告诉我,凤圣都被她杀了。”西王母娇躯剧烈颤抖起来。

    “我等无能,娘娘息怒!”众仙齐声说道。

    在场众人,都是瑶池宫的肱骨之臣。西王母纵然怒极,也不好迁怒于这帮人。她忍耐良久,才慢慢将怒火压抑下去。

    “远圣,为何你们会独自留凤圣一人,却全部回来若是你们都在,凤圣何至于此”西王母痛心疾首。她不是用责怪的语气问崔远,而是一种痛心的语气。

    崔远沉声说道:“二妹太过自信了,当时那贱婢躲进了雷电层中,我等都惧于雷劫,想要离开。而二妹终是不肯走,二妹修为高过我等,还可抗衡雷劫。我等只好先行离去。”

    西王母长叹一声,随后说道:“凤圣的离去,是我瑶池宫的莫大哀事,本尊沉痛至极。”她顿了顿,说道:“本尊会为凤圣举行盛大的天葬,而远圣,贞圣,你们也要节哀顺变。”

    “多谢娘娘恩泽!”崔远和崔贞马上说道。

    “砰!”就在这时,西王母突然再次怒拍椅靠,她厉喝道:“玄女,你给本尊跪下。”

    九天玄女心儿一颤,她脸色煞白,心惊肉跳,闻言立刻跪了下去。

    “你一意孤行,害死了凤圣和太元,你该当何罪”西王母怒声说道。

    “徒儿罪该万死,请师父责罚!”九天玄女伏首说道。

    西王母说道:“你虽是本尊的弟子,但本尊也不能姑息你。今日若不将你打得魂飞魄散,本尊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凤圣和太元。”她顿了顿,说道:“来人,将玄女拿下,押上斩仙台,即刻行刑!”

    九天玄女再一拜,说道:“弟子接受惩罚。”

    很快,就有仙将奉命上前来捉拿九天玄女。

    便在这时,崔远开口,说道:“娘娘且慢!”她顿了顿,说道:“这事,也怪不得玄女。玄女也是为了瑶池宫才去诛杀那贱婢,而二妹的死,乃是二妹一意孤行。玄女也是受害者,恳请娘娘收回成命。”

    众仙便一起道:“恳请娘娘收回成命!”

    “你们……”西王母怒气难掩,但还是不得不给众仙面子。她一挥手,说道:“好了,玄女,今日本尊看在众仙的面子上,暂且饶你一命。但是死罪免了,活罪难逃。本尊罚你进天灵渊中闭门思过一百年。”

    “弟子谢师尊!”九天玄女立刻说道。

    她自然知道,她不会死。

    众仙也知道,西王母这是做给大家看的。若是众仙真的就看着玄女被杀了,那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九天玄女很快就被押了下去。

    崔远则说道:“那贱婢已经越发厉害,若是放任下去,只怕将来真会危及瑶池宫。不知道娘娘有何打算”

    众仙皆齐齐看向西王母。

    西王母说道:“此事兹事体大,观音大士也有言在先,本尊要先去南海一趟,与观音大士商量。”

    众仙眼睛一亮。

    这的确是最好的主意和打算。因为黑衣素贞身上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将这个烂摊子丢给观音大士,真是太好不过了。

    而且现在,太元仙子和崔凤都死在了黑衣素贞的手上。

    那么,瑶池宫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西王母很快就出发了,她乘坐凤辇前往南海普陀山。跟随西王母一起的还有两名神官,这两名神官都是女子,而且修为不俗。

    身为西王母,不可能出行不带高手。也不可能随便崩出什么阿猫阿狗,她都要自己出手。

    南海普陀山转眼便道。

    对于修道者来说,地球不过是一个村,没有他们无法到达的地方。

    那普陀山在大海中央,云雾缭绕,紫竹清香。

    西王母人在空中,便看到了普陀山上空法阵滚动,佛音缭绕。

    那云雾无法看透,也不太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境况。

    “瑶池宫,西王母求见观音大士!”神官在外围大声喊道。

    神官一连喊了三声,三声过后,里面就传来观音大士坐下童子的声音。

    “恭迎西王母!”

    话音一落,上空的云雾立刻散开。

    西王母首先就锁定了下方的紫竹林。那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竹海,看起来就是让人心旷神怡,美不胜收。

    西王母带领两名神官降落在了紫竹林里面。

    朝前而行,便见观音大士端坐十二品业火红莲之上,慈眉善目,正在静坐。

    而善财和龙女两名童儿也在一旁守护。

    菩萨的日子,并没有多姿多彩,每日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坐,修炼。

    “拜见大士!”西王母十分客气的说道。

    观音大士睁眼,她微微一笑,说道:“圣母突然来此,想必是有棘手事情。但说无妨。”

    西王母也就不绕弯子,说道:“大士,适前您慈悲为怀,并未将那灵女彻底杀死,留了一丝元神,是也不是”

    观音大士微微蹙眉,说道:“难道是灵女又出来惹事了”

    西王母说道:“这灵女,不知道得了什么奇缘,修为比之以前还要恐怖。以前她对付洞仙境高手,还要依靠山河社稷图,星辰石。如今她什么宝物不拿,居然都将我手下三圣之一的凤圣给杀死了。”她顿了顿,又说道:“不止是凤圣,太元也被她杀了。这灵女,虽然您对她慈悲为怀,但她的杀性丝毫不减,若是再让她修炼下去,他日瑶池宫只怕难逃此劫。就算是大士您,恐怕也难以安宁。”

    观音大士淡淡说道:“阿弥陀佛,本座在这紫竹林修行,乃是修身,修性,修命。悟道即明本心,随心即是道!灵女待要如何,一切全凭命数。”

    “这……”西王母说道:“您的意思是,不管她了”

    观音大士话锋忽然一转,说道:“灵女此次,为何突然发难本座似乎未曾感觉到瑶池宫那边,发生了惊天动地之事。这么说起来,应该不是她去瑶池宫生的事情吧”

    西王母顿时语塞。

    观音大士说道:“是非因果,本座心中也有一杆尺子在晾。灵女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只是她生性太过好强。若真是大奸大恶之人,本座不会留她性命至此。”

    “大士,您的意思是,放任不管了”西王母说道。

    观音大士说道:“没错。”

    “可……她如此发展下去,他日若是连您也无法制止她,那该如何是好那将会是人间的灾难。”西王母说道。

    观音大士说道:“你怎可凭还没发生的事情,去定她的罪呢”

    西王母没想到观音大士居然是这个态度,她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士,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观音大士说道:“本座两次出手,非是为瑶池宫出头。而是,瑶池宫并无大错。也不想那灵女就此铸下大错。如今,本座亦希望,瑶池宫能够恪守本分。那昊天殿中,昊天大帝早已消失,却一直未有纷争。瑶池宫屡次出现在风口浪尖,圣母,难道瑶池宫真没有自己的原因之所在吗”

    西王母说道:“大士指点的对,我这次回去,也的确需要反省一番。只是,凡间之人也讲究未雨绸缪。那灵女凶狠,我们梁子早已结下,我着实担心瑶池宫的安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