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9章 瑶池三圣
    最终,还是许宣陪着白衣素贞一起离开了青城宫。

    两人云海之中飞行,那天空之中,阴沉一片。远处乌云笼罩,似乎有一场大雨正在酝酿。这时候是上午十点,在古代的算法上,此刻便是巳时。

    对于许宣来说,他本该是没有遗憾了。梦寐以求的佳人已经成为娇妻,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但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却又很难让他安稳。尤其是白衣素贞的一些做法,他很是不赞同。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白衣素贞说道:“但是当日你冲动之后的结果是什么你的族人全部都……”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有意要提你的伤疤,只是我不想青城宫也步了后尘。”

    “还有……”白衣素贞继续说道:“瑶池宫的底蕴,不是我们青城宫能够比的。现在明面上来看,我有山河社稷图,星辰石,似乎是可以和瑶池宫抗衡的。但瑶池宫还有一些远古长老,他们若是出手,青城宫必定抵挡不住。你也看到了,青城宫上下,那里有真正能够镇得住场面的高手。你们都觉得我忍让,软弱……谁又不想冲冠一怒,痛痛快快呢我若是我姐姐,什么都不管,不顾,我也可以冲冠一怒。但我能不管青城宫上下吗”

    许宣说道:“但……素素,我明白你的苦心。但你觉得,一味忍让,就真的能换来和平吗”

    白衣素贞说道:“如果我们忍让,占理,那么瑶池宫虽然厉害,可她们终究还是要顾忌南海观音大士的。南海观音大士几次出手相助瑶池宫,那是因为她觉得瑶池宫占理。可一旦瑶池宫不占理了,她不会站在她们那一边。”

    许宣微微一怔,他发现自己的确是将事情想的简单了。

    很显然,白衣素贞是要想得更深层次一些。她是站在全局的角度上来考虑,她心中是装着整个青城宫的。

    究实来说,她比黑衣素贞要来的伟大。她为青城宫而活,黑衣素贞为自己而活。

    许宣心情好了一些,也觉得自己是错怪了白衣素贞。“对不起,素素。”

    白衣素贞说道:“没事。”

    许宣又说道:“只是,你真的忍心看着陈兄出事吗”

    “他不会出事的。”白衣素贞说道:“有我姐姐在,他不会出事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玄女她们奈何不了陈远。现在我只能祈祷,他们不要将玄女给杀了。”

    许宣再次多看了一眼白衣素贞。

    他这才发觉,原来智珠在握的是自己的妻子。对于黑衣素贞,他心里难免有恨,只是也不愿多说。

    许宣说道:“那现在,咱们去哪里找他们”

    白衣素贞说道:“我能感觉到她的存在,你跟我来。”

    当下,两人身形闪烁,迅速朝前飞去。

    便也在这时,虚空之中有人闪现。那人却是瑶池宫的吕英才,吕英才也非无的放矢,他就是要通过白衣素贞来寻到陈远,找出玄女。

    这些人,都不是傻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很显然,吕英才在青城宫的那番话,最大的用意就是要给白衣素贞压力,让她来找出陈远的所在。吕英才相信,白衣素贞是和陈远有某种联系的。

    泰山之上,一场瓢泼大雨正在酝酿。

    铅云低沉,乌云密布。

    黑衣素贞和陈远一直在等待。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人影闪现,随后白衣素贞和许宣就出现在了陈远二人的面前。

    陈远见到白衣素贞,顿感意外。

    连瑶池宫的人都没寻来,她居然先一步来了。

    “白姑娘,你来啦。”陈远淡淡说道。

    许宣则说道:“陈兄。”

    陈远对许宣还是很感激的,他便立刻换了一副笑脸,说道:“许兄,你也来啦。”

    许宣说道:“素素有许多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希望陈兄你不要介怀。我代替素素向陈兄你陪个不是。”

    他说完便要鞠躬,陈远立刻扶住他,说道:“许兄言重了,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许宣说道:“那陈兄是不怪素素了”

    陈远一笑,说道:“白姐姐有自己的难处和立场,我没什么好介怀的。”

    白衣素贞多看了一眼陈远,她的确没想到陈远是如此的豁达。这反而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终究,她没有说什么。

    白衣素贞随后也就开口,说道:“当日九天玄女和太元仙子出来寻仇,如今,她们人呢”

    陈远还未开口,黑衣素贞先说道:“当日的事情,你没有管。今日,我看你就更没有管的必要了吧。”

    白衣素贞说道:“如今瑶池宫正在向青城宫兴师问罪,我很难办。姐姐,我希望你将她们交出来。”

    黑衣素贞说道:“杀都杀了,怎么交更何况,就算没杀,我也不会交给你。你赶紧走吧,免得彼此难堪。”

    黑衣素贞没有给白衣素贞什么好脸色看,不过,这也是她还讲了情分。若是其他人来跟黑衣素贞讨人,黑衣素贞开口就会让对方滚。不滚就直接杀了。

    这才是黑衣素贞的个人风格。

    白衣素贞沉默下去。

    “陈兄!”许宣开口了,他说道:“这件事,是我们对你不起。只是眼下,情况复杂。能够化解,还是化解的好。你看你能不能”

    许宣根本不想和黑衣素贞说话,他也知道黑衣素贞不通情理,所以就直接在陈远身上找突破口。

    陈远则是苦笑,说道:“太元仙子是真的被我们杀了。九天玄女还活着,被我囚禁住了。许兄,你觉得,我们把九天玄女放回去,这事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吗”

    “什么”白衣素贞和许宣同时吃了一惊。

    “真的杀了一个”白衣素贞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许宣也知道,这事是真的棘手了。

    陈远不太在乎,说道:“那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她们两个,修为高深,我们也留不了手。难不成,只许她们杀我们,不许我们杀她们”

    “这……这倒也是。”许宣深以为然。事实上,他这货也是个冲动无比的性子。

    “那这眼下……”许宣为难的向白衣素贞说道。

    白衣素贞说道:“将玄女交回吧。”她的目光到了陈远身上。

    陈远皱眉,他说道:“今日我和你姐姐已然与瑶池宫成了死仇。他日九天玄女在手,总是一个筹码。也能令对方投鼠忌器,若是交出,岂不是让对方对我们再无顾忌”

    他顿了顿,说道:“哦,我倒是懂了。将玄女讨回,却是青城宫的一件功德。至于我和你姐姐的死活,那与你,与青城宫又有什么干系”

    许宣不由急了,说道:“陈兄,素素绝不是这个意思。”

    陈远说道:“那是什么意思”

    白衣素贞沉声说道:“有玄女在手,你们也无法善了眼前的事情。瑶池宫发怒,不会去顾惜一个玄女。她们更在乎的是尊严,所以,交给我,反而没什么打紧,却又成全了青城宫。”

    陈远正待再说话,黑衣素贞说道:“陈远,把那女人交还给她吧。当日我救你,她将山河社稷图给我。这也是一份人情,还她吧。”

    陈远见黑衣素贞如此说了,他心中虽有不愿,但也就不再多说了。当下,便将九天玄女搬运出来。他瞬间将所有法力收回,又将九天玄女朝白衣素贞丢了过去。

    九天玄女立刻许醒,她顿时羞愤不已。

    白衣素贞接过九天玄女,九天玄女立刻说道:“放开我。”

    白衣素贞便放开了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勉力在虚空之中立定,她愤恨的看向陈远,说道:“小贼,这事绝对不算完。”

    “你再跟我唧唧歪歪,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陈远对九天玄女可没什么好脸色。

    九天玄女心下一颤。

    “玄女,我们走吧。”白衣素贞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