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1章 白衣素贞
    陈远在走的时候,给火红巾留了许多的法宝和丹药。火红巾和陈远依依惜别,她言说道:“师父,总有一天,我会去找您的。您说的地址,我会一直牢牢记着的。”

    之后,陈远给晚剑秋她们留了一些被度化的高手,让其忠心帮助晚剑秋那一群人。接着,陈远和黑衣素贞就离开了神农世界。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神农世界以后到底会怎样,这是陈远无法左右的。毕竟,这不是一本童话,可以说王子和公主以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然后便可以划下句号。因为,这是生活。

    至于那饕餮神兽已经完全的离开了神农世界,这也是陈远和黑衣素贞放心离开的原因。饕餮神兽,并不是那种没有脑筋的怪兽。自然也知道一些息灾的道理。若是真不顾一切前去人间杀人,作乱,那就是找死了。再说,那样对于饕餮神兽来说,也没有一点好处。

    不过纵是如此,陈远和黑衣素贞也有些担心。毕竟,饕餮神兽是他们放出来的。

    但,担心也没有用。因为他们也找不到饕餮神兽的踪迹了。

    离开了神农世界之后,便是天高云阔。

    蓝天之上,万里无云,一片澄净。阳光照耀在这片雪山之上,是那样的壮观而美丽。

    空气也清新到了极点。

    陈远站在一座雪山的山峰之上,那山风鼓荡,但却让陈远觉得生命何其之美好。

    在神农世界里,那劫火燃烧的末日景象让人心有余悸。也让陈远觉得,和平才是最美好的东西。

    这个时候,陈远忽然觉得有些疲倦。

    他的心头转动思绪的时候,黑衣素贞便有所察觉。黑衣素贞飘飞出来,她一身黑衣,俏生生的立在陈远身边,并对陈远淡淡说道:“怎么了想家了”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是啊,想家了。”

    黑衣素贞说道:“可惜,你没得到血泪,终究是回不去。”

    陈远说道:“要这血泪,必定要让你痛苦。”

    黑衣素贞说道:“没有血泪,你就没办法救活你的妻子。”

    陈远眼中闪过暴躁之色,他觉得这老天总是给他一些万难之事。黑衣素贞随后一笑,说道:“人若无情,便无烦恼。人若有情,便增烦恼。你是个多情之人,所以,你才会有如此之多的烦恼。”

    “那么你呢”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淡冷一笑,说道:“我有我要做和必须做的事情,所以,我没有时间来烦恼。”

    陈远说道:“必须做的事情你现在去找观音大士,依然不是她的对手。”

    黑衣素贞说道:“那就先蛰伏,只要有机会,我就不会放弃。”

    陈远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也没有权利去对他人的选择和生活指手画脚的。

    而往往,真理也不是掌握在多数人的手中。

    陈远不敢说黑衣素贞是错的,因为在她面前,自己是苦恼者,而她才是智者。

    当很多人看好的一个项目,未必就是好的。当看多人看好的一个股票,或则一个趋势,往往都是错的。

    “你会帮我吗”黑衣素贞忽然说道。

    陈远微微一呆。

    黑衣素贞说道:“我必须承认,没有你的帮助,我的胜算会很小。”

    陈远挠了挠头,心里激起万层浪。

    “我帮你去对抗观音大士”陈远说道。

    “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黑衣素贞说道。

    “不是。”陈远不由苦笑,说道:“齐天大圣孙悟空都没做过这么牛的事情,对抗观音大士,这让我真是有点不敢想啊!”

    “什么齐天大圣”黑衣素贞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陈远说道:“好吧,反正也没事。我跟你讲讲。”

    于是,他很快就跟黑衣素贞讲了那个家喻户晓的西游故事。

    黑衣素贞倒是听的很认真。听完之后,她说道:“倒真是佛界一贯的做法,我若是屈从了,也不过是另一个孙悟空罢了。”

    陈远说道:“你是斗士,换做是我。只要不是深仇大恨,我不愿意去惹上这么麻烦的事情。”

    “你错了。”黑衣素贞说道:“不是只有父母师长妻儿被杀才算深仇大恨的。你不明白,两百年的时光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你都没活过三十个年头。”

    “咳咳,三十个年头是活超过了。”陈远说道。

    他其实真实年龄,把平行世界的十二年加上太宇权杖中的十年,现在也是五十多岁了。

    黑衣素贞说道:“二百个年头里,二百年的岁月。她永远是高高在上,永远不会听你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是要你服从,如果不从,那就继续被关押。你以为,这就不是仇恨吗”

    陈远身子一震。

    他感受到了黑衣素贞心中的煞气和戾气。

    一头畜生被关久了,都会产生戾气。何况是高傲的白素贞呢

    “我上次,不是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我就是要去告诉观音,告诉妙善。她所做的一切,两百年的度化,都是狗屁!”

    陈远微微苦涩,他说道:“度化原来如此之苦。可我们却度化了如此之多的人。”

    “他们也可以选择死,选择不接受的。”黑衣素贞说道:“我选择了死,选择了不接受。只不过我运气好,活下来了而已。”

    陈远微微一怔,然后说道:“倒也是。这是每个人的选择。”

    他随后又说道:“我们世人,都敬一声南无阿弥陀佛,尊观音大士为菩萨。她终究不是恶人,不然的话,她有诸多手段可强行令你臣服,或是杀了你。但她没有,你说呢我觉得,她是一个人格高尚的人。尽管这话,你可能不太愿意听。”

    黑衣素贞说道:“我未有说过她这人自私,或是不堪。只是,这是我与她的私人恩怨。我也没有想过要杀她,但她欠我一个道歉,我必须令她低下她高傲的头颅。这就像你和你父亲之间,你想要他去你母亲坟前认错一样。”

    “若他不是我父亲,我必将他碎尸万段。”陈远说道:“为母仇,当杀之。但我同样也是他的儿子,这层关系,总是变不掉。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黑衣素贞说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帮不帮我”

    陈远说道:“若不是你,我也早死在了神农世界里面。我这条命,便是捡来的。能多活一天,都是赚的。行,我陪你。但我首先申明一点……”

    “你说!”黑衣素贞说道。

    “能够不造的杀戮,尽量息心!”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好!”

    随后,黑衣素贞眉头微微一皱,说道:“这山河社稷图还有星辰石我答应要归还给她,走吧,先还了她再说。”

    “什么”陈远吓了一跳,说道:“这要是还了,那还搞毛线啊!”

    黑衣素贞说道:“再说吧,但说过的话,该守的承诺还是要遵守。”

    她的主意已决。

    陈远也知道黑衣素贞的性格,再则,如果是他应允他人的话,也是会遵守诺言的。所以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随后,黑衣素贞进入陈远的脑域之中。两人合体,已经是轻车熟路。很快,陈远就施展大挪移术,瞬息千里。

    五分钟后,青城宫上空。

    天清气爽,阳光明媚。

    青城山上好风光,在后世里,青城天下幽,峨眉天下秀,那是莫大的美誉。而眼下的青城山,便就是更加的风光秀丽了。

    进入青城宫并不麻烦,陈远可谓是轻车熟路了。

    陈远在青城宫的名声还是很好的,至少是比黑衣素贞要受欢迎多了。进入青城宫后,很快就有人通禀白衣素贞。

    白衣素贞和许宣还有小青一起来见陈远。

    许宣如今气宇轩昂,气色也是极好。他虽然族人全部被杀,但那族人都是凡人。而他乃是神体境的高手,自然不会为凡人肉身之事苦恼良多。他本身也是个杀伐狠辣的主。不过,他虽狠辣,待白衣素贞却是一片真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