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6章 沧临的焦躁
    血蟒这等虚仙,终究不过是假仙。乃是系统培育出来,类似流水线的产品。而蓝紫衣那种,却是百年老汤,回味悠长。

    血蟒在黑衣素贞的威慑下,不敢抵抗。那金光符箓一直照耀血蟒,过了一个小时后,血蟒的身体,血脉全部被金色笼罩。

    于是这一刻,血蟒被彻底度化。

    这一瞬,血蟒神色大变,他变得柔和无比。起身双掌合十说道:“多谢道友度化,小人从此皈依道友,脱离苦海,以后自当尽心为道友奉献,以此来洗刷过往的罪孽。”

    黑衣素贞点点头,说道:“你随我一起去度化其他人。”

    “是,道友!”血蟒立刻答应。

    最后一名虚仙,叫做天涯。驯服天涯并没有多少悬念,在血蟒的帮助下,黑衣素贞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度化了天涯。

    将这两名虚仙度化之后,黑衣素贞便松了一口气。之后,她休息了半个小时,然后继续开始度化。

    之后的进度就是越来越快。

    因为每度化一人,力量就会增加。

    只不过,速度再快,也不是短时间里能够将这一百名神警全部度化的。度化了二十人之后,黑衣素贞召集战狂等人也帮忙去度化其他人。

    那金光符箓被黑衣素贞留在了山河社稷图里面。

    而黑衣素贞则抽身出来。

    在山河社稷图外面,陈远将火红巾,晚剑秋,雷女斯诺都放了出来。她们身体内的法力被封印住,陈远为其解除禁制。很快,这三女便就悠悠醒转过来。

    “师父!”火红巾看见陈远的这一瞬,不禁喜极而泣,热泪盈眶。她在昏迷之前感觉自己是身陷阿鼻地狱,生不如死。而醒来之后,却就置身天堂了。这让火红巾如何能够不喜呢。

    包括了晚剑秋还有斯诺,也是大喜不已。她们自然知道那沧临帝君的意思,也是害怕那可怕的下场的。

    火红巾一下就扑入到了陈远的怀里,陈远不由有些无奈。同时,他也轻声安慰火红巾。

    斯诺和晚剑秋同时也感激无比的看向陈远。

    晚剑秋说道:“陈先生,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若没有你,我实在不知道我该如何立于这世间。”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不必客气。我只是尽我所能。”

    火红巾这时候激动过后,也就有些不好意思,离开了陈远的怀抱。陈远对这个小徒弟,有的只是一种师长宠爱。火红巾扑进他怀里的时候,他也是双臂虚开,唯恐有什么亲密接触。

    “师父,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来救我的。”火红巾说道。

    雷女斯诺接着一声叹息,说道:“可惜,那么多的孩子,还有剑男他们,全部都不在了。”

    晚剑秋闻言不由黯然。不过她马上就问道:“教授呢陈先生,你有将教授救出来吗”

    陈远说道:“还没有。”他顿了顿,说道:“教授被沧临藏在很隐秘的地方,我没有办法救出来。”

    晚剑秋说道:“那倒也是。不过……”她接着说道:“你是怎么将我们救出来的以你的实力,好像……”

    晚剑秋的确是有些想不通,因为陈远的修为也是神体境巅峰。和她晚剑秋是在同一个品阶。晚剑秋面临沧临帝君那些人,简直就是没有还手之力。而陈远却办成了这样的大事。

    陈远说道:“我有一些自己的特殊手段,你们都不用担心。沧临和我交手数次,现在他已经被我打跑了。”

    “打跑了”斯诺和晚剑秋顿时感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倒是火红巾,对陈远有着盲目的崇拜。说道:“我师父很厉害的。”

    陈远不由有些苦笑,但他不想说明黑衣素贞的事情,所以只能装逼到底了。

    他简单的说了下事情经过,然后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教授救出来,如果能将沧临杀了。那么教授就可以继承世界之力和元胎之力。到了那个时候,整个神农世界就能迎来真正的祥和。”

    晚剑秋说道:“你有把握杀了沧临这个暴君”

    陈远说道:“事在人为。”

    神农世界的诸多事情,还是因为陈远而起。尤其是天道学院,其灭顶之灾跟陈远脱不了干系。所以到了如今,陈远觉得自己既然有这个本事,那么就绝不能袖手旁观了。

    只是,到底要如何入手,他还需要细细思量。

    眼下,他已经气定神闲了很多。不像之前如无头苍蝇,面对沧临,根本就是无可奈何。

    而且眼下,沧临帝君也觉得很是头疼。之前,陈远在他眼里就是个秋后的蚂蚱。只要他想捏死陈远,便可以捏死。可短短的一天时间,陈远已经成长到了可以威胁到他整个帝国的程度。

    沧临帝君休息了一夜,服食了无数丹药,又吞食了仙界元气。如此之后,方才恢复了修为。

    他在这个时候,也正式从沧浪君口中知道了火红巾等人被救走。

    这个消息已经让沧临帝君勃然大怒了,然而,接下来的消息就更让他暴怒了。

    一百名神警,三名虚仙,全部落入到了陈远的手中,并且音讯全无……

    这是绝对巨大的损失啊!

    帝国培养出这么多的高手,需要耗费多少年的时光,多少的资源和丹药,才能达到这一步啊!如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全部失去了。

    沧临帝君咬牙切齿,他同时悔恨万分。“贼子,小贼,孤早该不顾一切的将你给杀了。若是早早将你杀了,如何能有眼下这等局面。恨,孤好恨啊!”

    沧临帝君觉得自己的噩梦正是从陈远开始到达神农世界开始的。

    他遭受最大的侮辱,威胁,挑衅,全部都是来自陈远。

    “父皇,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沧浪君也是对陈远恨得咬牙切齿,他一直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等侮辱。“那贼子手中的山河社稷图,其玄妙简直就不在您的神农鼎之下,太难对付了。”

    沧临帝君一向跋扈,但对沧浪君却一向宽容。

    有实力的人,自然会受到尊重。

    沧临帝君看了一眼沧浪君,他沉声说道:“你说的,孤都知道。眼下,咱们的确是不能再轻敌了。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啊!”

    沧浪君说道:“儿臣但凭父皇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沧临帝君沉声说道:“我们现在手中还有一些天道学院的小孩,还有易行之。陈远小贼,肯定是想要救他们的。但是,这些人质在手中,其作用并不大。以他的心性,不可能就范的。”

    沧浪君也是明白这一点。

    毕竟,这不是狗血言情戏码。劫持个人质,男主就一切就范,任凭坏人折磨。

    陈远心性再善良和婆婆妈妈,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面前,绝不会就范的。

    不可能说,沧临帝君用易行之的命来让陈远交出山河社稷图,陈远就乖乖交出。

    沧临帝君的眼色深沉,他沉默着,不知道心里在盘算些什么。

    沧浪君则说道:“父皇,儿臣之前带着那些龙警与神警,之所以迅速被那贼子抓住。乃是因为我等都抗衡不了他的法器山河社稷图。而您是可以抗衡的,只要您先去抗衡山河社稷图。儿臣再带破阵大师冷大师,还有一干高手一起前去。您牵制那贼子,我们破其阵法。您看如此,是否会有胜算”

    沧临帝君看向沧浪君,他的眼中闪过一缕摄人心魄的光芒。

    这一瞬,他却是想了很多。

    他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沧浪君难道想要我死,然后他来谋夺大位

    他不能不这么想,修炼到了他和沧浪君这个地步。亲情在心中,实际上早已淡漠无比。他就是这么害死祖神的。所以,他自然也害怕被自己的儿子算计。

    沧浪君不由骇然,他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这番话,会引来父皇的猜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