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2章 星辰碎裂
    沧临帝君还没等到小青龙归来,他和易行之一直待在一起。

    就在这时候,沧临帝君脸色陡然一变。因为他还是一直都在暗中关注陈远的。如今,他明显感觉到陈远正在逃离神农世界。

    “这小贼,怎地这般快就恢复了伤势”沧临帝君不由吃惊。随后,他眼中寒光闪过。“想走,找死!”

    “怎么”易教授马上说道:“发生意外了我想想,是陈远那边吗”

    “是的。”沧临帝君直言不讳,说道:“怎么,难道你以为,他能逃出孤的手掌心吗”

    易教授说道:“我劝你,不要再管他了。”

    “不可能!”沧临帝君说道。易教授说道:“其实,我不应该说这些的。因为只有你去对付他,才会有我的变数。只不过,咱们终究是兄弟。所以,我也不想你落个身死道消的地步。”

    “笑话!”沧临帝君大笑起来,说道:“就凭他”

    易教授说道:“你别忘了,父神如此人物,都是死在他手上的。”沧临帝君说道:“那只是巧合,是因为父神不察。可孤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算了,懒得跟你说了,我先去将他抓回来。”

    下一个瞬间,沧临帝君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来了。”在快接近天幕的时候,黑衣素贞和陈远同时心中感应到了沧临帝君正在赶来。

    “你们立刻前往王宫。”陈远马上吩咐战狂,同时,他将那戒须弥弹射出去。

    戒须弥飞出数十里之后,战狂等人从戒须弥里出来,然后朝王宫飞去。

    同时,沧临帝君拦住了陈远的去路。

    “小贼!”沧临帝君冷冷看向陈远。

    陈远说道:“沧临,你果然是言而无信的人。之前咱们约定,我告诉你炼制器灵。然后便放我离开,现在你又跑来抓我。”

    沧临帝君说道:“孤之前已经放了你。但孤可没说,不能再抓你。”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沧临,你还真是不要脸啊。堂堂帝君,跟我玩这种低级的文字游戏。”

    沧临帝君眼中绽放寒意,说道:“小贼,你现在伤势恢复了。于是便又开始牙尖嘴利了。难道你都忘记了,就在今天上午,你是怎么在孤的面前摇尾乞怜的了吗”

    陈远说道:“哎哟嘿,那你是不是也忘了,几天前你是怎么在我面前跪着求饶的吗你那副嘴脸,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跟陈远打嘴炮的人,基本上没什么好下场。

    沧临帝君闻言顿时勃然大怒。那是他生平所遭受的唯一奇耻大辱啊!

    “小贼,孤这次抓了你,绝不会再让你有翻身的机会。孤要永生永世的折磨你,孤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沧临帝君咬牙切齿的说道。

    “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你三番四次都杀不死我。沧临,这代表你气数尽了。你的气数尽了,那我的气运就要开始了。”陈远说道。

    “哈哈哈哈……”沧临帝君怒极反笑。“真是蚂蚁一样的东西,也敢在孤的面前猖狂。你现在乖乖的给孤磕头求饶,自掌嘴巴,孤还可以考虑让你不那么痛苦。不然的话,等孤抓了你,那就是你永生永世折磨的开始。”

    “废话真他妈的多。”陈远不屑一顾,说道:“出手吧。”

    这货嘴上猖狂,说完之后便对黑衣素贞暗暗说道:“剩下的交给你了。”

    黑衣素贞不由无语。

    陈远反正心里是知道的,他跟沧临帝君打打嘴炮可以。但是打架,那来十个陈远都不行。

    沧临帝君并不知道陈远身上的这些神妙变化,他眼中杀意闪现,接着就出手了。一出手,便是神农皇法则!

    那天空之中,风云涌动。

    云层翻滚,很快,代表神农皇法则的金光出现。

    不管黑衣素贞如何腾挪变化,都逃不开法则的束缚。所以,黑衣素贞也根本就没有动,甚至连逃避的念头都没有。

    在这一瞬间,黑衣素贞将山河社稷图祭了出来。

    天空之中,山河社稷图无限变大,将整座天空笼罩住,也将沧临笼罩住。

    同时,那神农皇的法则便照射在了山河社稷图的外面。

    神农皇法则极其威严,但山河社稷图乃是女娲娘娘手中的圣物。

    神农皇见了女娲娘娘,都要乖乖的喊一声娘娘。所以,神农皇的法则怎么可能压制得住山河社稷图呢。

    “嗯”沧临帝君在这一瞬突然感觉到了恐怖,因为他发现世界之力变得薄弱起来了。

    一般的道器,都抵挡不住神农鼎的世界之力。但山河社稷图却是可以的。

    因为山河社稷图的品质跟神农鼎是旗鼓相当的。

    沧临帝君吃惊道:“这是什么法宝”

    “神山镇压!”黑衣素贞怎么可能理会沧临帝君。她一瞬间就调动了四座神山。

    一瞬之间,四座黑色的神山从四面八方包围住了沧临帝君,并且迅速攻杀,要将沧临帝君彻底镇压在里面。

    当初,黑衣素贞调动神山,瞬间就将道法教天元老祖打得落荒而逃。

    沧临马上就感觉到了神山的厉害,他倒不是那天元老祖可以与之相比的。也不见他惊慌,只是法相庄严,连续捏动法诀。

    下一秒,沧临帝君却是直接离开了神山。

    再接着,沧临帝君出了山河社稷图。

    黑衣素贞不由皱眉。

    她的阴阳法力融合之后,虽然威力大增。但毕竟与她全盛时期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而山河社稷图虽然厉害,但始终还是在神农鼎的笼罩之内。所以沧临帝君借助世界之力,找到缝隙,直接穿梭出去了。

    沧临帝君离开了山河社稷图之后,他立刻就看到了虚空之中,笼罩方圆百里天空的巨大山河社稷图。

    “好法宝!”沧临帝君不由大喜。他迅速收了神农皇法则,然后集聚世界之力,大喝一声道:“世界之力,元胎之手,摄拿!”

    于是,那虚空之中,无穷的力量涌动。

    随后,一尊巨大的元胎出现在空中。那元胎,足足有千来丈长,就像是巍峨的巨山横亘在天空之中。

    同时,元胎突然孵化,那元胎破开,里面出现一尊巨婴。那巨婴无五官耳鼻,无任何表情,就这般突然伸出手去抓那山河社稷图。

    沧临帝君便是要将山河社稷图占为己有。

    “哼!”黑衣素贞立刻从山河社稷图里出来,她冷笑一声。

    下一个瞬间,星辰石出现。

    轰隆!

    巨大的星辰虚影出现,那星辰虚影不断撑大,甚至有将神农世界挤爆的危险。

    星辰石乃是一整座星辰之力,若是全部施展出来,绝不是神农世界能够承受的。但星辰石之所以成为一块石头,乃是法则与法术凝练出来的。

    所以,既然是法则和法术,便也就能被法则所限制。

    那神农鼎不用沧临施法,便开始自行变化规则压制星辰石。但纵使如此,那元胎巨婴的一抓之力也是无法将星辰石抓下来的。

    砰!

    巨婴之手和星辰石撞击在一起,接着,元胎巨婴迅速缩回了元胎之中。

    星辰石也化作一颗石头到了沧临帝君的手中。

    黑衣素贞凝立当场,她一手将山河社稷图抓到了手中。而此时的沧临帝君眼中却是震惊无比。因为在他眼里,从来都是陈远在和他对战。

    “你这贼子,从那里来的这如此两件法宝”沧临帝君震惊无比。

    黑衣素贞却是根本不理会沧临帝君,她迅速再度出手。

    “七宿星辰功,星辰碎裂!”黑衣素贞点出星辰石。

    那星辰石轰隆一声,猛烈撑大。

    星辰无限变大,将半边天空占据,星辰之中,山河,海洋,大地,全部出现。

    随后,轰隆一声。

    末日气息冲天而出,山河破碎,海洋之中掀起滔天巨浪,大地龟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