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1章 暴风雨
    白衣素贞咬唇,半晌后,她说道:“东西可以给你,但我要与你一起前去营救陈远。”

    “不用!”黑衣素贞断然说道。

    白衣素贞说道:“为什么”

    “我没时间了。”黑衣素贞突然脸显狰狞,她踏前一步,凶焰腾腾,伸出手来,厉喝一声,道:“拿来!”

    她的突然发怒,顿时就让小青,原长老,虹长老打了一个激灵。她们被吓得脸色煞白!

    只因为,她们太了解黑衣素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这个女人生性暴躁,杀戾深重。她可绝不是个会跟人开玩笑的人。

    然而,白衣素贞却是波澜不惊。

    白衣素贞的眼中始终没有任何的惊动,由此也可见,她的确是不怕黑衣素贞的。她也的确是不用怕。以她眼下的修为,还有身怀山河社稷图以及星辰石。她要捏死黑衣素贞,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可让人意外的是,下一秒,她却将山河社稷图与星辰石交了出来。

    黑衣素贞一手抢过,随后转身化作一道长虹。

    大挪移术施展出来,立刻离开。

    “姐姐,你怎么真的将法宝给她了她不是你的对手的。”小青马上说道。

    原长老和虹长老也才反应过来,原长老说道:“圣女,这妖女的修炼速度快的匪夷所思。我从未见过,一尊单纯的元神可以修炼到她的这个程度。更何况,她才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假以时日,她会变得更加恐怖。你现在将两件法宝给了她,若是日后她与我们青城宫为难起来,怕是没人能够挡得住她。”

    白衣素贞看了一眼原长老,她随后说道:“不会的。”接着,便就又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有些累了。”

    黑衣素贞一路风驰电掣,朝那神农鼎的地方赶去。

    终于,在不久之后到达了神农鼎里面。

    沧临帝君虽然掌握了神农鼎,知道神农鼎的任何事情。但他并不会去处理那么多繁杂的信息。这就跟监控录像一样,不发生事情,谁有那么多兴趣,天天去调查那些监控录像呢。

    更何况,此时的沧临帝君正在针对易行之的小青龙。

    陈远得到了足够的时间喘息。黑衣素贞与陈远之间有印记联系,黑衣素贞到达神农世界里后,迅速的就找到了陈远。

    当时,陈远正在苦苦修炼,想要恢复伤势。然后,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沧临帝君的出手着实太过厉害。伤势之中蕴含了世界之力的法则,陈远怎么都破解不掉。

    他担惊受怕得很。也知道,再遇到沧临帝君,那是决计没有半分侥幸的。本来这一次能够逃走,已经是天大的运道了。

    陈远根本不确定,沧临帝君什么时候会来。他在这个世界里,想要努力,想要依靠智慧等等,都不管用。他丧失了一切手段,唯一能做的就是期盼运气好一些。

    这是让陈远觉得最焦躁和无助的。

    他很少有这样的感觉。

    所以,当陈远看到黑衣素贞的那一刻,简直就是可以用喜极而泣来形容了。

    黑衣素贞急匆匆而来,她见到陈远安然无恙的时候也长松了一口气。她是有多担心,陈远会就此死掉啊!

    “没事就好。”黑衣素贞微微喘气,她这一路奔波,太过损伤元气了。

    “你很有手段嘛!”随后,黑衣素贞说道:“没想到你不仅没死,甚至都没被沧临给抓走。”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运气好而已。”

    “光运气可是不行吧。难道还能天降陨石把沧临给逼走”黑衣素贞很是奇怪,说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远当下就将那战狂的事情说了出来。

    黑衣素贞听后说道:“运气只是一小部分,还是幸好你提前做了准备。”

    陈远说道:“我不知道还能忽悠沧临多久,咱们还是尽快恢复伤势吧。”

    黑衣素贞说道:“好!”

    当下,黑衣素贞化作一缕青烟进入到了陈远的脑域之中。两人已经是轻车熟路,很快就法力融合在了一起。

    陈远立刻又服食龙果,阴阳法力迅速融合龙果的营养力量。

    只一个小时,陈远的伤势就全部恢复。而黑衣素贞的元气也完全恢复。两人再次到达了全盛状态。

    陈远这时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再是砧板上待宰的鱼肉了。

    陈远同时问道:“山河社稷图和星辰石都拿来了吗”

    黑衣素贞说道:“拿过来了。”

    “那咱们对付得了沧临吗”陈远又问。

    黑衣素贞说道:“那不一定,我现在境界比沧临差了许多。就算是阴阳融合,那也有难度。更何况,我们还在神农世界里面。这就等于是在神农法则里面。如今,神农鼎没有了器灵,但我的山河社稷图也没有器灵。”

    “山河社稷图的器灵呢”陈远问。

    黑衣素贞说道:“我找到的时候,就没有器灵。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了,我就一直奇怪这个问题。”陈远说道:“你怎么会有山河社稷图的难道你真是圣人女娲娘娘的转世之身”

    他之前就有这个怀疑。

    要知道,女娲娘娘就是人首蛇身。而黑衣素贞又是巨蟒得道成人。

    陈远之前虽然有怀疑,但也没敢问黑衣素贞。因为他也知道,即便是问了,黑衣素贞也不会鸟他。

    但现在,两人关系已经大有不同了。所以陈远也就敢问了。

    黑衣素贞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脑域里没有关于前世的记忆。就像你能知道你是谁的转世吗”

    “我不知道。”陈远苦笑。

    黑衣素贞说道:“至于那山河社稷图还有星辰石以及我的七宿星辰功,乃是我在女娲娘娘的遗留在人间的一处洞天之中得到的。”

    陈远说道:“原来如此。”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黑衣素贞随后就问道。

    陈远见黑衣素贞转换了话题,他心下一凛,突然就想到了火红巾和易教授。这两人,他不能不管。

    陈远说道:“沧临如今被我骗了,估计在针对器灵之事做文章。火红巾应该暂时还好,但是我也不确定沧临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黑衣素贞说道:“现在咱们要离开这里倒是很容易了。只是,想必你不会这么做。”

    陈远说道:“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的确只能离开了。但现在有你相助,我还是想要将教授和火红巾救出来。火红巾怎么说都是我的徒弟,我做师父的,怎能见死不救”

    “好,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了。我帮你,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就成。”黑衣素贞说道。

    陈远说道:“我也没有什么计划,所有的症结都在沧临一人身上。解决了沧临,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黑衣素贞说道:“那是。”

    陈远想了想,他说道:“王宫之内,高手太多。我看沧临喜欢独来独往,我现在趁机离开神农世界。以他对我的恨意,想必会来阻止。咱们再跟他战上一场。同时,我让战狂他们去营救火红巾和易教授他们。”

    黑衣素贞说道:“行!”

    陈远的这个计划,并不算周密。其中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但以陈远现在的情况,他也只有边做边应付。光在家里,那是永远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的。

    困难困难,困在家里总是难。

    出路出路,走出去,自然就有路。

    陈远随后就立刻召集了战狂等人,战狂一行人很快归位。

    陈远对战狂说道:“我的伤势如今已经恢复,待会,我会想办法去引出沧临。等沧临离开了王宫之后,你们是否有办法将我的徒弟火红巾还有易教授救出来”

    战狂等人听说陈远伤势已经恢复,都是大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