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8章 气数未尽
    不得不说,陈远是有急智的人。他知道沧临帝君的心理漏洞。本来,陈远这时候冒充祖神是肯定不中了。但他却偏偏用这种玄奇来勾住沧临帝君的好奇心。

    沧临帝君说道:“好,你继续说。看你到底怎样来保住你的这条贱命。”

    陈远说道:“祖神被我的宿命劫火烧死时,他有许多残留的信息留在了我的脑域里面。另外,也有破解世界之力的法术。他虽然收走了我的世界之力,但是,也还留下了一些其他的秘密。我若不是拥有祖神留下的记忆和气息,那是如何也骗不到你的。”

    沧临帝君淡冷说道:“你以为,孤还会相信你的满口谎话吗”

    “沧海桑田,如临我身。沧临帝君,你还觉得,我的话是满口谎言吗”陈远忽然说道。

    沧临帝君身子一震。

    “大道多艰,行人所不易行之。”陈远继续说道。

    沧临帝君惊讶的看向陈远。

    只因为,这两句话乃是绝大的机密。乃是祖神当初为他和易教授取名的由来。

    “不对,这是易行之告诉你的。”沧临帝君马上说道。

    陈远闻言,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他说道:“易行之的小青龙身上,有莫大的秘密。如果你想彻底继承神农鼎,就必须重新炼造出一个新的器灵。不然你永远没没办法发挥出神农鼎的真正力量。神农鼎乃是无上仙器,乃是仙人用过的法器,在仙界里也是纵横披靡的存在。你以为,神农鼎就你眼前所了解的这点力量吗我正是因为知道怎么炼制神农鼎的新器灵,所以才会去而复返。我想要找易行之和那条小青龙合作,如此才可以。不然的话难道你以为我真是如此重情重义,明知必死还要回来吗我这是行大险之事,一旦成功,那么我就能掌控神农鼎的真正力量。”

    沧临帝君脸色一变,他说道:“快说,要如何炼造新的器灵”

    陈远说道:“我知道,我现在没什么资格和你讨价还价。但至少,你也该给我一个承诺。不然的话,我既然难逃一死,那何必还要告诉你这些秘密呢”

    沧临帝君冷笑一声,说道:“你的话,真假难辨。还没开始说,你就跟我讨价还价起来了。看来,我得先给你点苦头尝尝。”

    “等等!”陈远吓了一跳。他马上说道:“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你总得给我一点活路吧。不然我花费这么多口舌跟你是为了什么我告诉你,我有一门功夫,可以关闭六识。你不要逼我,逼得很了,我就关闭六识,从此做个假死人。到时候,不管你怎么折磨我,那我都感觉不到。”

    沧临帝君说道:“孤还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你倒是表演给孤看看。”

    陈远不由觉得这沧临帝君当真是油盐不进的滚刀肉啊!看来这家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现在想要忽悠他,真是太难了。

    陈远郁闷无比,情急之下,他连忙说道:“祖神都有劫数,你以为你就没有劫数吗你现在也是逆天而行。再说了,神农鼎失去了器灵,万一外面有高手想来抢夺神农鼎,你怎么办你若不彻底掌控神农鼎,创造器灵。你终究也是当不了真正的王。”

    沧临帝君怔了一怔,他的脸色阴晴不定。

    “孤不相信你,不相信你,你明白吗你这小子,气数悠长。每次临死之际,都有奇遇。孤不想再有任何的闪失,所以,还是将你尽快废了,如此也才算安心。”沧临帝君徐徐说道。

    “我艹!”陈远心头暗骂一声。

    “孤将你全身筋脉废除,让你从此沦为废人。之后,只要你肯乖乖合作,孤未必不肯放你生路。”沧临帝君继续说道。

    “放你妈的屁,我如果都被你废了,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你倒是打的好算盘,可也要我肯啊!”陈远不由急了,他说道:“我现在都这个鸟样了,你认为我还能飞出你的手掌心吗”

    “你的古怪很多,孤绝不会掉以轻心。”沧临帝君说完便欲下手。

    “我命休矣啊!”陈远见状,当真是后背生寒,无可奈何。他已经施展出了全部的智计,但奈何,这沧临帝君是被陈远的接二连三的气数,实在是搞的太过小心翼翼了。所以怎么也不肯给陈远活路了。

    便也在这时,沧临帝君脸色忽然一变。

    陈远看在眼里,顿时心中一喜,他不知道到底是生了什么转机,但这对于他来说,一定是好事情。

    “果然又有幺蛾子,陈远,今天你非死不可!”沧临帝君眼中闪过极度的寒意。他觉得这陈远古怪到了极点,只要想杀这个祸,就必定有意外发生。如此一来,沧临帝君就觉得是非杀陈远不可了。

    “等等!”陈远立刻急速说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可咱们也没深仇大恨。我乃是大气运者,你强行杀我,惹下这么大的因果,将来报应临身,这对你修行也不利啊!”

    “受死!”沧临帝君不理陈远。

    便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虚影闪烁,接着,十道长虹闪电飞了过来。

    来者居然全部都是神警。

    沧临帝君不由眉头大皱。

    “放肆,孤没让你们过来,谁允许你们私自过来的。全部都是找死吗”沧临帝君暴怒不已。

    “帝君!”就在这时,那为首的一名神警去掉了机甲头盔,露出了本来面目。

    这来者,正是……战狂。

    战狂淡淡说道:“您如果执意要杀此人,那么王宫立刻就会被夷为平地。我知道您在王宫里设下了禁制,但只要有足够多的炸药从内部燃烧,那么王宫里您诸多的妃子,美人,全部都要死。”

    “你……”沧临帝君怒不可遏,双眼血红。

    “你是……战狂你是孤的三阶神警,是帝国的柱石。你安敢,胆敢背叛孤。你是找死吗”沧临帝君万万没想到,这一次阻止自己杀陈远这小贼的人,居然是自己的手下。

    战狂淡冷一笑,说道:“帝君,现在咱们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您如今一统整个神农世界,您要谁死,谁敢不死但今日,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如果您杀了陈远,那么我也没有活着的必要。那就让整个王宫的美人儿全部一起陪葬吧。还有王宫里,您那么多的重要宝贝,就跟着咱们一起烟消云散吧。”

    “为什么”沧临帝君眼中精光爆闪,他逼视战狂,说道:“为什么你要背叛孤,反而来帮他他能给你什么今日你即便能救走他,难道你以为,你们能逃脱孤的掌控吗”

    战狂说道:“生死于我,不过等闲。我生来就是要做陈远先生的仆人的,我必须全心全意的侍奉陈远先生。这是我最大的追求,也是我的宿命。”

    “嗯”沧临帝君闻言呆了一呆,随后马上就明白了。

    “大宿命术!”沧临帝君看向陈远,他真没想到,这个陈远居然在他的身边,埋了这么一根暗线。

    陈远这时候心中不由叫绝,他当时在战狂的心底埋下宿命种子也是觉得这里太过危险,给自己留条后路。没想到在今日却是真的起了奇效。

    不过陈远可不敢跟沧临帝君得瑟,万一这货真的不顾一切,那自己还是死路一条。

    “帝君,我现在身受重伤。逃也逃不了多远,难道咱们就真的不能坐下来商量商量。我不过是要一条完整的命而已,咱们没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吧”陈远说道。

    “只要帝君你肯放过我,我还将炼造器灵的方法告诉你。那是祖神的秘密,也本该就是属于你的嘛!”陈远又接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