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7章 冰山
    陈远曾经和白衣素贞说过他的一些事情。不过黑衣素贞是不知道的,黑衣素贞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许醒状态的。她曾经就是被观音大士的佛力给封印住的。

    黑衣素贞后来是在许醒过来后,接收了一些白衣素贞脑域内的记忆,所以才知道一些东西。陈远这次却是讲了他自己的童年,他想要让黑衣素贞来全面的了解他。

    要做到心意相通,这一点,太难了。陈远需要多做努力,他不能把一切未知的命运都去交付给运气。他需要自己付出努力。

    陈远说了他的那个世界,在非洲的那些战火与风流。他就是个放荡不羁的人,他也不避讳和黑衣素贞说他的那些风流韵事。因为他知道,黑衣素贞不会介意这些东西。

    黑衣素贞听的倒很认真。

    之后,陈远就说到了开始接触到自己的身世。当陈远说到父亲陈天涯时,说起那些刻骨的仇恨与悲惨的身世时。黑衣素贞也忍不住动容,她眼神一寒,说道:“该死!”

    “该死”陈远说道:“你是说……”

    “陈天涯该死!”黑衣素贞说道:“畜牲都知道爱惜子女,他却如此待你,待你母亲。简直就是灭人伦。”

    陈远心中一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变得脆弱。而黑衣素贞,原来是如此的可爱。他记得他和白衣素贞说这些的时候,白衣素贞虽然也惊讶,但却没有黑衣素贞这般的愤怒。

    白衣素贞是个很温婉的人,也很能忍耐。

    而黑衣素贞则情绪化了许多。

    一个看似温柔,实则要冷漠许多。

    一个看似冷漠狠辣,其实却是要有人情味一些。

    陈远着重的说了与灵儿之间的一切,他说了初见灵儿时……

    “那时候,她的冷漠,比你更甚。你有情绪,憎恨你憎恨的。而她却是漠视一切,似乎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值得她在意的。”陈远说道。

    “后来……”陈远说到了两人成婚,以及进入神域的考核,孤岛生死相依,渐渐的,她开始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她。

    以及,她受陈亦寒的辱,拜神帝为师。而陈远也说出了他的恨,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那一份无奈与恨,是会让人发狂的。

    乃至后来,他守护神帝和灵儿他们修炼。修罗大帝赶来,他身受重伤。后来灵儿以她自己的脑核来拯救陈远。

    “我许醒了,而她,却永远沉睡了。”陈远的语音之中,充满了萧瑟与悲伤。

    “情之一字,让人生死相许。”黑衣素贞说道:“你的妻子,应是不悔的。”

    陈远说道:“她没了脑核,难以存活。后来她被神帝带着,周游虚空。我一直都在想办法复活她,我也知道,这很难。后来……”

    陈远又说了他去了平行世界,重新与司徒灵儿相恋,相识,相爱。乃至后来,灵儿死生追随。

    “如今,我已经有了匹配的脑核。但却就是差一滴血泪来融合脑核与大脑。”陈远继续说道:“灵儿是灵体,你也是灵体。你的血泪,可以将她们融合。”

    黑衣素贞说道:“如果可以,我很愿意帮助你的妻子复活。不过血泪这个东西,我不敢保证。”

    “谢谢你!”陈远诚恳道谢。

    黑衣素贞说道:“不用。”

    陈远说道:“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做再多,都只是想要她许醒过来。”

    黑衣素贞说道:“我希望你能成功。”

    陈远说道:“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了吗”

    黑衣素贞突然有些慌乱了,她在面对瑶池宫,西王母时,盛气凌人。她在面对观音大士时,锋芒尽出。

    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勇士。但此时,她却慌乱了。

    “我……我怕我不行。”良久之后,黑衣素贞说道。

    她什么都不必怕,不怕死,不怕斗。但这一刻,却有些怕会让陈远无法恢复伤势。怕陈远会因此殒命,怕陈远的妻子再无复活之望。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莞尔一笑,说道:“我以为,你从来都不会怕。”

    黑衣素贞说道:“我死,我生,都是我的事。可现在,不是我的事。”

    陈远说道:“那要不,咱们再聊会儿。你也聊聊你的事情,为什么你生下来,就似乎觉得生命一点都不可贵。你不享受活着的过程吗”

    黑衣素贞说道:“我……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是一个无趣的人,很多他人觉得有趣的事情,在我眼里,都是无趣至极。”

    陈远说道:“你还真特别。”

    黑衣素贞说道:“你这应该不是在夸我。”

    陈远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想做什么”

    黑衣素贞沉默下去。

    陈远不由好奇,说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黑衣素贞说道:“杀了西王母,再去杀了观音。”

    陈远不由咯噔一下。他觉得自己是有点聊的太放开了,所以差点忘了,黑衣素贞绝不是什么知心姐姐。

    “杀了她们之后,你就会快乐吗”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我要快乐做什么”

    陈远不由语塞。

    黑衣素贞随后深吸一口气,说道:“好了,不管了。我尽力,至于能不能成,那就看天意了。咱们开始吧。”

    陈远也就深吸一口气,说道:“好!”

    随后,陈远便将灵修妙法告诉了黑衣素贞。

    接着,黑衣素贞的整尊元神便侵入到了陈远的脑域之中,陈远并没有阻止。

    话说回来,以他现在的力量,即便是想要阻止,也没这个能力。

    黑衣素贞的元神便是法力,她的力量,乃是绝对的纯阴之力,而且是灵体的力量。

    陈远的法力立刻与之碰撞。

    “啊……”陈远差点惨叫出声,他立刻捂住了嘴巴。

    太冰凉了。

    陈远的身体是能适应任何冰寒的,包括陈远的法力,也是能够适应的。

    可此刻,陈远接触到了黑衣素贞的法力,他立刻就感觉到被冰得受不了了。

    黑衣素贞立刻道:“怎么”

    “没事!”陈远马上说道。

    只是这么一来,黑衣素贞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陈远平复自己的法力,他沉声说道:“我休息片刻,然后我来引导你。”

    “好!”黑衣素贞乖乖的说道。

    她当真是难得有这样温情和听话的一面。寻常时候,她那里会正眼看陈远,更不要说这么乖的说一声好了。

    显然,黑衣素贞也是知道眼下是兹事体大,半点胡闹不得。

    陈远再次深吸一口气,他感觉到黑衣素贞的法力盘踞在了原地。他开始慢慢接近,那是一个很奇妙和痛苦的过程。

    陈远感觉到黑衣素贞是千年寒冰,接触到之后,他全身麻痹,冰凉不已。这种冰冷,是他都承受不住的。

    就像他本身的地煞体质已经不复存在了一般。

    这却是因为,陈远的地煞体质,适应冰冷,乃是冰寒之力。而黑衣素贞所代表的,却是阴阳之中的阴力。

    这是有本质不同的。

    冰寒与酷热交融在一起,是产生不了万物的。

    但纯阳与纯阴在交融在一起,却是可以孕育万物的。

    陈远一点点的体会黑衣素贞身上的阴寒冰冷,那是一种极致的痛苦。

    同时,黑衣素贞也觉得无比的奇妙。她原本是冰冷,沉默,对一切都没有感情的。但这时候,陈远的法力暖融融的朝她靠近。这让她觉得很奇妙,也很舒服,甚至有着一丝期待。

    黑衣素贞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陈远周身战栗,但他不能停。这是唯一的机会,他继续用法力包裹黑衣素贞的法力。

    陈远是微弱的阳光,黑衣素贞却是千年的冰山。丝丝阳光想要融化千年冰山,根本就不可能。

    黑衣素贞感受周身的温暖,她沐浴在这样的阳光下,那种奇妙的感觉继续持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