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2章 中计
    陈远就说了要借用神农鼎元胎来辅助黑衣素贞修炼之事。

    “我们修炼完毕,便会离开。”陈远补充说道。

    沧临帝君沉默下去。好半晌后,他说道:“孤答应你。”

    陈远心下一凛,沧临帝君这么快就答应了,陈远的心中反而不安起来。

    “怎么,你心中又觉得孤是在诈你”沧临帝君冷笑一声,说道:“不管孤是考虑多久,孤只要答应你,你心中都不会放心。咱们之间想要合作,本就不太可能。”

    陈远说道:“帝君若肯离去,我自相信帝君。”

    “笑话!”沧临帝君说道:“孤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通了世界之力,但却也知道你身上古怪着实太多。若是让你将整个神农鼎控制住,孤岂有还手之力”

    “这……”陈远不由语塞。

    沧临帝君说道:“你根本没有第二条路走,你只有相信孤。如果不相信,孤也会亲自来抓你。你逃不掉的,看你现在离开了天道学院,想来还是易行之想通了,不敢留你。别说易行之帮不了你,就算是他肯帮你。你们又岂能抵挡住孤的力量”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说道:“帝君,既然上苍安排我为祖神的劫数。这个劫数,也不是你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如果你肯让我们顺利修炼,我们一定离去,不与你作对。但你若横生枝节,之后再出什么事情,这是你我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

    沧临帝君说道:“你说的一点没错,若不是基于这一点,你以为孤会容你吗”

    陈远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沧临帝君,但这似乎是眼前最简单的一条路。可是一旦选错,又会万劫不复。

    “我需要一点时间考虑。”陈远说道。

    “孤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沧临帝君说道。

    “好!”陈远说道。

    结束了和沧临帝君的通话之后,陈远辗转反侧,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少有如此难以决断的时候。

    这个时候,他忍不住想要去问问易教授的意见。只是,人已经出了天道学院,他并不愿意再折转回去。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而沧临帝君果真信守诺言,一直没有动手。

    陈远一咬牙,便前往神农山了。

    “死便死吧。”陈远选择了相信沧临帝君。

    沧临帝君一直都在向祖神祈祷,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也因此,沧临帝君始终无法去找到天道学院。

    陈远到达了元胎之前。

    元胎的四周,乃是一片虚无的黑暗。这里面阵法流转,虚无之中,有无穷的空间法则存在。

    如果没有得到允许,就算是比陈远还厉害的高手,也难以到达元胎核心。这本就是神农鼎的精妙之处。不过沧临帝君是允许陈远进来的,所以陈远很容易找到了元胎。而且,陈远也通晓世界之力。所以沧临帝君是想拦也拦不住陈远的。

    元胎外面,四名老者正在守护。四名老者,全是虚仙境的修为。都是绝顶高手!

    陈远到来,四名老者并未阻拦,便放了陈远进去。

    陈远当下入了元胎之内。

    沧临帝君盘膝而坐,他见了陈远进来,当下也就睁开了眼睛。

    沧临帝君看向陈远,他的眼神平静无比。陈远丝毫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帝君!”陈远微微一礼。

    沧临帝君便说道:“你终于来了。”

    陈远说道:“只要我的朋友修炼完毕,我和我的朋友会立刻离开神农鼎,从此以后,再不踏足神农鼎世界半步。”

    沧临帝君淡淡说道:“这一次,你猜,还有谁能救你”

    陈远心中一凛,道:“帝君,你这话是何意”

    沧临帝君说道:“孤是想告诉你,你进行了一场惊天豪赌。只是可惜,你赌输了。孤认为,与其去赌你的合作,倒不如直接将你杀了,一了百了。”

    陈远不由骇然,说道:“堂堂帝君,岂能出尔反尔。”

    沧临帝君却是不理这茬,他冷酷到了极点。接着,他一挥手,便将元胎封闭。

    元胎的出口便是不复存在。

    “本来,在外面也不是不可以抓你。但你那大挪移术也的确麻烦,抓你太过费事。孤又担心易行之会从中作梗。只是没想到,你真的会主动送上门来。如今,元胎关闭,你逃不出去,也没人能进来救你。所以,你是死路一条。”沧临帝君阴测测的说道。

    人生会面临许多选择,但没人能每个选择都选对。陈远在艰难和容易面前,选择了容易。他心中存了侥幸,万一帝君同意呢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帝君的身上。

    于是,陈远此刻最后的一丝侥幸之火,也被帝君无情的浇灭了。

    这一瞬间,陈远心念电转,他的世界之力已经运转起来,嘴上却说道:“未必,沧临,你以为,我既然敢来这里,会没想到这一点。”他说到这里时,眼中也绽放出寒光,道:“我本是真心与你合作,却不想你果然是包藏祸心。你引我前来,要么就是合作。要么就是想用元胎困住我。”

    沧临帝君冷哼一声,说道:“故弄玄虚!”

    随后,他陡然出手。

    “受死吧,小畜生!”沧临帝君大手一挥,一出手就是以世界之力压制。

    那世界之力形成一口利剑,利剑闪烁光芒,雷霆闪电般斩杀向了陈远的头颅。陈远见状,他的大吞噬术陡然施展出来。

    下一秒,陈远便将这口利剑吞噬进去。

    他本身已经有了世界之力的本源,所以这一下,很容易就将其吞噬。只是,陈远吞噬之后,这世界之力就成了勃勃的生机。杀伐已经完全消失。

    “嗯”沧临帝君吃了一惊。

    “世界之力!”陈远也施展出了强猛的世界之力。

    沧临帝君的修为远远在陈远之上,眼下陈远不敢妄动大宿命术。他急切之间,便想寻找机会逃出去。

    那世界之树在他手中生长起来,强猛的世界之力也灌入进来。眨眼之间,世界之树衍生出许多的细枝末节。

    无数的青色藤条生长出来,瞬间就将整个元胎填满。

    沧临帝君冷哼一声,他手捏法诀,施展出天绝神火来。

    无穷火焰燃烧起来。

    轰隆!

    火光腾起。

    陈远吓了一跳,此时他是万分紧张的。他知道,稍有不慎,便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只是,那火焰燃烧之后,陈远突然又轻松下来。

    因为天绝神火根本无法点燃世界之树的藤条。

    “我懂了。”陈远立刻就懂了,因为沧临帝君的天绝神火虽然厉害,可却没有动用世界之力。任何力量,都不能凌驾于世界之力上面。

    “岂有此理!”沧临帝君马上也就明白了这一点。他立刻将世界之力化为燃料,天绝神火轰的一声,凶猛燃烧起来。

    陈远的世界之树立刻被点燃,那主宰杀伐的世界之力终究是要比陈远的世界之树凶猛许多。

    世界之树燃烧起来,眼看就要抵挡不住。

    陈远可不敢再施展大吞噬术,因为这时候沧临帝君已经有所准备了。只怕自己一旦施展出大吞噬术,他就会立刻施展杀招针对自己。大吞噬术,现在也就是对付世界之力好使一些。

    虽然神农鼎是仙界之物,但却非人蛇族血脉。所以陈远的玄黄神谷种子是克制不住沧临的其他力量的。

    在沧临这样的人物面前故伎重演,那是找死的行为。

    陈远不停催动世界之力,那世界之树的藤条又继续生长。但天绝神火以燎原之势杀来,根本抵挡不了多久。

    陈远在危急之中,右手伸出一指点向元胎。

    立刻,余下的世界之力也跟元胎沟通。

    那一瞬间,元胎之中的一切奥妙尽在陈远眼底。

    “哈哈,沧临……”陈远心中狂喜,暗道:“你费尽心机,将我困于元胎之中,却忘了我也会世界之力。这元胎,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