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1章 窥探
    陈远并非单纯,会因为易教授一番话就上当受骗。而是,陈远知道易教授所言不虚,他更不忍心因为他自己给天道学院带来灭顶之灾。

    那样纯真的孩子笑颜,是他需要竭力去保护的。

    所以说,陈远总是看不穿虚妄。他若是能够看穿,便该明白,在他的那个时空里,这个时空的人又有几个还是活着的。

    可人活着,若是什么都看穿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陈远离开了天道学院,他一时之间却没有什么好去处。对于后续应该如何,陈远也一点头绪都没有。

    “白素贞!”陈远迅速找了一片空地,然后落下。他又将太阴元鼎祭了出来。

    黑衣素贞却是老大不爽,说道:“我不是说过,没什么紧要的事情,不要喊我吗”

    陈远有些郁闷,说道:“据我所知,鬼仙已经可以长存于世了。你现在都到了鬼仙之境了,难道还一定要神农鼎吗如果不需要,咱们就离开这里算了。这神农鼎中,实在是太过凶险,我一人也是孤掌难鸣。”

    黑衣素贞说道:“我当然需要神农鼎,我需要进入到神农鼎的核心之中,以神农鼎的精元之气供养,如此再吸收大量的纯阴丹。如此方可逍遥于世。你不懂,我修炼的太快,后续必须要这般修炼下去。不然的话,我会缺乏营养而死。但是,太阴元鼎根本承受不住更大的纯阴丹了。”

    陈远便也就明白了,他说道:“也就是说,如果开始的时候,你其实可以慢一些吸收。是你操之过急而导致了这个结果,对不对”

    黑衣素贞也不避讳,说道:“可以这么理解。既然你有这么多的丹药,我怎甘心继续按部就班,修个百年千年的。倒不如快速修成,一了百了。”

    陈远不由有些郁闷,搞了半天,还是自己的纯阴丹太多惹的祸。这黑衣素贞看起来直来直往,其实也还是藏了心机的。她开始根本没说明这个情况。

    “你又要觉得我骗你了你,你的时间未必就比我多吗”黑衣素贞说道:“别说我不会流血泪,便真是要流,我肉身肉没有,拿什么血给你。唯一的机会就是我修炼到够强大,找我那妹妹拿回肉身,这才是你的机会。”

    “拿回肉身”陈远颤了一颤,道:“什么意思你要杀了她”

    黑衣素贞说道:“那肉身本就是我的,我再让她回归脑域深处便是。”

    陈远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是真怕黑衣素贞会丧心病狂杀了那善良的白素贞。

    “也就是说,你只要在神农鼎的核心处汲取了神农鼎的精元之气,便就行了”陈远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到了那里,我会将你所有的丹药吸收,然后把所有的根基打好。之后,我便会出去,准备度雷劫。雷劫度过之后,天地任我逍遥驰骋。”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好。”他心道,“这么说起来,也不一定是要打死打活了。我如今拥有了世界之力,想必神农鼎的核心不会排斥我,我将白素贞带过去,也许就此打了根基。然后便离去是了。”

    神农鼎里的是是非非,陈远感觉自己管不了。天道学院抗衡不了沧临,而陈远也抗衡不了。

    陈远暗道:“沧临担心的是我乃祖神的劫数,坏了他的千秋大梦。只要我离去,想必他也会对修真者有所宽容吧。”

    “当今之计,我得先去神农山。”陈远暗暗盘算。“这神农山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易教授应该知道。”陈远暗道:“只是我已经离开了天道学院,这时候又要再回去吗不行,我得先弄出点动静来,至少让沧临知道,我已经离开了天道学院。”

    陈远的内心戏显然是很多,他要平衡好一切。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同时,不去伤害其他人。

    随后,陈远就施展大挪移术,离开了原地。他闪现到了人多的城市上空,而且很快就惊动了战警。

    六名三阶战警追了上来,迅速将陈远围住。第一时间,这帮战警就施展出了雷磁元罩来。陈远邪邪一笑,大手一抓,大吞噬术施展出来。下一秒,这些雷磁都被他吞噬进去。

    随后,陈远身子一晃,立刻离开了原地。

    陈远并没有诛杀战警,之前诛杀,乃是逼不得已。而眼下,既然已经游刃有余了,自然不可滥杀。说到底,战警们也是奉命行事,算不得大奸大恶。

    陈远露脸完毕之后,就又藏到了一处森林里面。

    “沧临是通过世界之力找到我的,眼下我出现的消息会马上传到他的耳朵里。他会用世界之力来找寻我。”陈远心道:“我来试试看,我运转世界之力是否可以抵抗他的查探,又或则是不是就此便能查出神农山在什么地方。”

    盘膝而坐,陈远法力运转。接着,他就将世界之树祭了出来。

    这一次,陈远没有吸收世界之力。而是以自己的世界之力去感应上空浓郁的世界之力。

    之前,陈远重在吸收。

    这一次,陈远细心查探。他身体内的世界之力和上空的世界之力开始清晰起来。这让陈远开始对整个神农鼎清晰起来。

    这一瞬间,就像是陈远已经脱离了地球,站在一个立体的地方,静静的观察着地球一样。而且,陈远还能感应到这神农鼎世界里的万物。他心思一动,立刻就查探到了黄真真。

    陈远就近一查,脑域之中,黄真真的世界清晰起来。陈远看到黄真真此刻正在迪厅里快乐的摇摆。陈远听到了那重金属的音乐声,他看到了无数摇曳的美妙腰肢,看到了混乱之中,小混混的手正在揩着油。

    同时,陈远还能透过黄真真的衣服,来将黄真真的身体看得清清楚楚。那里有一颗痣他都是能看到的。

    “难怪,难怪沧临能够找到我。还知道我的大宿命术正在崩溃边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陈远倒不是偷窥狂,他立刻就收回了这种窥视。

    “我要找天道学院呢”

    陈远再次细细探察。

    “嗯原来还是有世界之力探察不了的地方,千湖湾那一带,明显被阵法护持。阵法之中,有元胎之力。元胎之力是世界之力不能凌驾其上的。”陈远心中明悟,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天道学院可以独善其身的原因。

    “王宫呢”陈远开始去查探王宫。

    那王宫却是被陈远探得清清楚楚,王宫里面的阵法,也是由世界之力护持。外人破不开世界之力,但陈远却和世界之力同源。

    王宫里,许多秘密的地方还有长老,高手,龙警正在修炼。高手数不胜数,简直就是真正的龙潭虎穴。

    “可却没看到沧临。”陈远暗道:“沧临一定去了神农山了。”

    陈远看到王宫里,美人众多。但却没有人敢去和这些美人偷香,他们大多都是帝君的女人。帝君洞悉天下事,谁敢来染指他的女人

    陈远也看到,一些寂寞妃子正在自我安慰。

    “查一查沧临。”陈远继续探察。

    “神农山!”陈远很快就找到了神农山。那神农山在十万大山之中,它既不突兀,也不独特。从外表看,无论如何也让人无法想象这便是神农山。

    但是,神农山的里面却是仙界元气浓郁到了极点。那里面是龙盘虎踞,不可想象。

    在里面,陈远看到了沧临帝君在某一处洞府里面。

    准确的说,是一个巨大的元胎。

    元胎乃是血肉铸成,这让陈远想起了混世魔君的混元魔胎。

    在元胎外面,有四名老者守护。而在里面,沧临帝君正在诚心祈祷。

    陈远观察四周,却没看到祖神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