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0章 阿镜
    陈远颇为尴尬,说道:“说来惭愧,我虽然拥有了世界之力。但却无法运用世界之力杀人,只能拿来救人。”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易教授也觉奇怪。他随后说道:“你能为我展示一番吗”

    易教授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他也知道陈远吸收世界之力,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秘密。所以,易教授也不多问。

    陈远说道:“当然可以。”

    易教授是陈远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大于天。陈远对易教授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和推脱,他马上就施展出世界之力来。那一瞬,他的手掌上长出一颗小树苗,小树苗迅速吸收那奇妙的世界之力来。

    勃勃生机,澎湃汹涌。

    易教授的眼中突然放出兴奋的光芒来,他说道:“居然如此,原来如此,阿镜有救了。”

    那青烟闻听此言,也摇曳起来,显然也是兴奋。

    陈远微微一怔。

    易教授说道:“我居然没想到这一点,阿镜是因为在她娘亲的肚腹之中,也遭受了世界之力的杀伐规则。而你的世界之力是救赎,是勃勃的生机。如果你肯,阿镜身上的杀伐规则就能消除。我之前不能给阿镜消除,是因为阿镜气息弱,去杀伐的同时,阿镜也会跟着陨落。可眼下,你就不同了。小兄弟,我恳求你,救我女儿。只要你能救她,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易教授是个高傲的人,同时也是个淡泊名利的人。可是眼下,为了女儿,他愿意抛弃一切尊严与骄傲。

    就算是要他下跪,要他做什么,他都不会由于。只要能救活女儿!

    “教授言重了,需要我怎么做,您只管说。”陈远忙说道。“能救阿镜,我也很高兴。”

    易教授兴奋之余,眼中也有一种欣赏。觉得陈远果然是可托付之人,他说道:“让阿镜进入你的世界之树里面,你运转玄功吸收三天的世界之力。就在这房间里面!”

    “好!”陈远说道。

    之后,陈远又说道:“教授,还有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

    易教授说道:“不要停。”

    “好!”

    接着,陈远就不再多说,运转世界之树出现。

    他盘膝而坐,阿镜立刻就进入到了世界之树里面。

    易教授便就一直守护在一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世界之树不停的吸收世界之力,屋子里,磅礴的生机蔓延,那是满屋的树木芬芳,那是让人沉醉的森林气息。

    这股气息循环往复,奔流不息。

    易教授身在其中,也是受益良多。他感觉到原本坏死的毛发,细胞都开始在发痒。就连引劫火燃烧,从而封死的双腿,也开始出现麻痒之感。

    易教授心中震动,他知道,照这般下去,他恢复双腿与头发,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整整三天,三天里,易教授拒绝了任何人的打扰。

    三天之后,陈远的额头上盈满了汗水,他的脸色苍白。

    三天,丝毫不停的运功。即便是陈远也感到有些累了。

    易教授紧张到了极点,他来不及对陈远有任何的关心,而是紧紧的盯着世界之树。

    “阿镜,出来吧。”陈远说道。

    那世界之树慢慢收缩,进入到了陈远的身体之中。世界之树在陈远的身体里面就是本源之力,那是类似气的存在。陈远一旦运功,立刻就会将这股气凝结成种子,然后便运转出世界之树来。

    这世界之树在神农鼎的世界里来说是神妙的,不过陈远也知道,出了神农鼎,未必有多大的用处。

    到底有没有用处,陈远也不敢肯定。

    此时,阿镜出来了。

    出来的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当然还是元神,不过已经很是清晰了。她看起来七八岁左右,长的很是标致。

    “爸爸!”阿镜身着粉色的裙子,这是陈远为她锻造出来。总不能让她光着身子。

    阿镜虽然看起来只有七八岁,但实际上年龄已经有了七八十岁了。八十年的岁月里,她一直都是待在这房间里面。

    所有的知识,概念,都是由教授来教的。

    易教授看到了阿镜,他在这一瞬不禁老泪纵横。

    “阿镜!”

    父女两,相见皆是泪流满面。

    世界之力本就是神农鼎的至高法则,也是很重要的元气。

    易教授出自神农鼎,有神农鼎的血脉存在。阿镜是易教授的女儿,因此在这世界之力的温养下,等于是重新孕育了一番。

    如今,阿镜便是完整的元神了。

    父女两过了许久放下平复下来。

    “快,快谢谢陈先生,他可是你的大恩人。”易教授随后向阿镜说道。

    阿镜便面向陈远,她正欲道谢,陈远忙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本分,教授,阿镜,你们不用谢我。阿镜你能这样,我也替你开心。”

    “谢谢您,陈先生!”阿镜还是坚持说道。

    陈远微微一笑。

    阿镜随后说道:“爸爸,我能出去吗”

    易教授说道:“当然能。”陈远一惊,说道:“阿镜的元神还很虚弱,这般出去,只怕经受不住……”

    易教授微微一笑,说道:“不怕的。那外面并非真的外面,始终都还是在神农鼎中。阿镜身上有神农鼎的血脉和力量,自然不用担心这些。”

    陈远恍然大悟。

    阿镜飞出了屋子,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易教授给她描述了太多的外面世界,但她却从未去见过。易教授也将一些电子产品的东西给阿镜看,阿镜是无比的向往的。

    但阿镜寻常时候也不能多看,她会很累。

    如今,阿镜终于得到了一点点的自由。

    易教授和陈远出了房间。

    外面正是阳光明媚。

    陈远一直推着易教授,阿镜就在阳光下快乐的飞舞。她像是一个孩童一般,她的快乐是那样的单纯,干净。

    易教授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始终相信,心存善念,会得善报。”易教授说道。他接着又说道:“我也始终相信,沧临会得到他的报应。”

    陈远说道:“人得到的越多,就越害怕失去。祖神沉睡之后,沧临就是神农鼎世界里的绝对主宰,他害怕失去这一切,最后走了极端。”

    易教授说道:“你年纪轻轻,倒是看的透彻。”

    陈远微微一叹。

    “教授,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陈远说道。

    易教授说道:“身在神农鼎中,如果沧临不死。修真者难有宁日,阿镜也很难活下去。如果我所料不错,沧临这段时间应该是前往祖神沉睡的神农鼎核心,神农山中去了。在神农山里,他需要得到祖神的精血,如此之后,他就能彻底启动神农鼎。到时候,他便能找到天道学院。等找到天道学院之后,他会血洗天道学院,而且重点在杀你和我。”

    陈远不由吓了一跳,说道:“事态如此紧急,咱们应该赶紧去阻止沧临得到祖神的精血。”

    易教授淡淡说道:“阻挡不了的。”

    “为什么”陈远说道。

    “沧临的力量,太强了。他身边的高手,他培养的子嗣等等,我们去阻止,只不过是送死。”易教授说道。

    “那难道,我们就等着他来破开天道学院的禁制这些孩子们怎么办”陈远问。

    “这是劫数,劫数来了。”易教授说道:“祖神也会醒过来的,一切都已经开始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陈远焦急的说道。

    易教授说道:“我想过,让这些孩子们离开天道学院。但是,一旦离开,他们会死的更快。与其如此,不如……让他们先享受难得的宁静吧。等沧临他们来的时候,我也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陈远说道:“这……”

    “您太消极了。”陈远说道。

    易教授说道:“你还年轻,还有很多不懂。今天,咱们的谈话就到这里吧,我很感谢你对阿镜的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