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9章 教授的故事
    黑衣素贞回到了鼎中,陈远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陈远首先将那世界之力的种子抓在了手中,他想了想,随后将其一口吞了下去。这是基于陈远对这种子的了解,所以才敢吞下。他可不是神农,敢尝百草。

    一般经过玄黄神谷种子化解之后,再大的毒性都不会有毒了。陈远将这种子吞噬之后,立刻,在他的脑域里就形成了世界之力的本源力量。

    这本源力量和陈远的身体就更加的契合了。

    陈远闭上眼睛,马上就感应到了周天之中,神农鼎的构造。

    在这神农鼎之中,似乎是周天宇宙,都和陈远融为一体了。这是很奇妙的感觉。

    陈远还感受到了在苍宇上空,浓郁的世界之力。这世界之力乃是神农鼎的总纲,可以杀伐神农鼎中的万物。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原来,一切都自有定数。”陈远暗暗道。“本来,我尚觉得,这神农鼎中高手层出不穷。我微末之力,根本面对不了。如今看来,我拥有世界之力,是偶然,也是必然。”

    陈远心中有了明悟。

    随后,陈远开始调动世界之力。

    他的手中长出了小树苗,这小树苗被世界之力迅速包裹住,立刻就开始壮大起来。

    “嗯”陈远本来已经信心满满,但马上就有些尴尬了。他是想要炼就杀伐之力,可这小树苗是勃勃生机,因此世界之力一来,就生机更加强大。

    也就是说……陈远的本源是代表了勃勃生机。而世界之力,作为燃料,便不可能充满了杀伐。就像世界之力是水,而陈远的本源是糖精,那么水加进来,这个水还是甜的。不可能就变成苦的了。

    “我日!”陈远心道:“这莫不是在逗我我要降伏这沧临帝君,难道用治疗术去降服”

    “哎,算了。搞不懂了。”陈远也不知道这本源力量有什么用了,干脆就不多想了。

    之后,陈远开始潜心修炼。

    他手中还有血影老祖的那颗虚仙丹丸,不过眼下,陈远可不敢胡乱服用了。他这一段时间,修为进展实在是太快了。从九重天巅峰到十重天巅峰,这中间是有极大的鸿沟的。可陈远却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做到了。陈远觉得自己必须好好积累,不然的话,将来会有大麻烦的。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

    陈远便去见易教授。这是易教授交代的。

    易教授住的是个独立的小房子,陈远前去,还未开口,易教授就先说道:“进来吧。”

    陈远迈步进去。

    屋子里幽暗一片,连灯光都没有开。

    “教授”陈远微微一怔。虽然没有打开灯,但陈远还是将室内看得清清楚楚。

    易教授淡淡说道:“我的女儿不太喜欢灯光,所以,希望你不要介意。”

    “您的女儿”陈远吃了一惊。

    易教授的掌心之中,那青烟氤氲升起。

    陈远看向这青烟,马上意识到青烟乃是一缕元灵。

    “这是怎么回事”陈远忍不住问。

    “这是我的女儿,阿镜。”易教授说道:“她中了世界之力的杀伐规则,我用尽所有手段,也只能保住她这一缕元灵。这元灵在我为她布置的这微雨阵法之中,勉强能够生存,但却不能修炼。”

    “微雨阵法”陈远凝神感应,立刻感受到了这房间里,还真有那种很亲切的气息,就像是丝丝微雨沐浴下来。这种气息,让人很是舒畅。但如果不仔细感应,是发觉不到的。

    陈远说道:“是帝君伤的阿镜”

    易教授说道:“算是吧。”

    “算是”陈远说道。

    易教授说道:“这个故事,说起来有些长。不过,我可以长话短说。”

    陈远说道:“愿闻其详。”

    易教授说道:“你坐。”

    陈远依言坐下。

    易教授说道:“神农鼎,乃是仙界之物。”

    “这我知道。”陈远说道:“我们人间的仙器,在神农鼎这等仙器面前,那就是蝼蚁。”

    俗世界里,品级是灵器,宝器,仙器,神器。

    而在仙界里,分别是道器,道器为三品。

    下品,中品,上品。

    造化王冠是属于中品道器,其中便蕴含了一颗星辰的力量,强悍无匹。而道器之上就是仙器了。

    仙器也分三品。

    任何一件仙器,都是惊天动地的。

    在仙器之上,还有一种,为造化仙器。那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至于神农鼎的品阶,便是上品仙器了。其品质还在山河社稷图之上。

    易教授继续说道:“神农鼎原本是远古大圣,神农皇的法器。后来不知道是何原因,人皇,神农皇全部消失不见。而神农鼎就从仙界流落到了凡间。神农鼎的器灵祖神得了自由,产生了自我的念头。于是就藏在了此处地底,自己开辟了世界。它号称祖神,孕育万物,并且吸引一些精怪进入到神农鼎中,让他们修炼大成,之后让他们去往人间不停的抓了人过来。于是,这里面的人越来越多,终于达到了如今的三亿人口。祖神也汲取了三亿人口的信仰之力,他的力量,已经不弱于当年的神农皇了。只是,他终归还是器灵,始终无法离开这神农鼎。”

    “祖神为了得到自由,便又另辟窍径,他用自己的元灵投胎,用女修真者作为元胎,便想要得到一尊不错的身体。他实验了无数次,失败了无数次,也害死了无数的女修真者。最后,在我母亲那里,他终于成功的孕育出了两个孩子。那便是我和沧临。”

    “祖神是想要占据我们的身体,他对我们,并没有感情。他最后选择了我,想要和我融合。那便也是准备将我彻底杀死了。只可惜,他终究是功亏一篑,那一次融合,突然劫火燃烧起来。他被困于我的身体之中,生不如死。之后,他勉强逃出,便一直沉睡到了今日。我因那一次劫火,全身毛发都停止了生长。而且,我的双腿也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也幸好我有元胎之力,元胎之力守护本念,才让我恢复到了如今这个模样。不然的话,我也死于那一场劫火。”

    “在祖神未曾昏迷之前,就留有预言,他最大的劫数,便是来自于修真者。沧临拥有世界之力,他顺利成为了帝君,掌控神农世界。他穷奢极欲,享受人世繁华,也最怕有一天会失去这一切的荣宠。于是,他开始下令绞杀修真者。成立机甲战警,运雷磁,练近身杀伐。一桩桩,一条条,全部都是针对修真者来的。阿镜的母亲,也是一名修真者。她的家族当年很是兴旺。在修真者中,她们古家是德高望重的。”

    “阿镜的母亲叫做古灵,我认识她的时候,沧临就开始绞杀修真者了。我与灵儿一见钟情,在古家危难之时,出手相救。之后,我和灵儿成婚,很快,她就怀上了阿镜。只是,沧临逼迫得越来越狠。我试过去和沧临谈判,沧临答应我,只要我和灵儿去为他效力,他可以放过古家。但是当时,古家多人死于沧临之手。灵儿决计不肯答应的,于是,我也不可能去为难灵儿。谈判终究没有成功。我们又联合其他的修真者来对付沧临,只是拿机甲战警,神警太过厉害。我们终究是败了,灵儿为了保护族人,也终于死在了沧临的手上。我终究还是没能守护住她,而那时候,她肚子里的阿镜还没来得及出生。”

    那是一段极其惨烈的过往。

    易教授在回忆的时候,声音微微颤抖。

    “在埋葬灵儿的时候,我发现阿镜居然还活着。但是,她也只有微弱的一丝元灵存在。我只能让她以这样的方式生存下来。之后,我便带着剩下的修真者,创立了这天道学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