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6章 陈远许醒
    火红巾守了陈远一天一夜。

    在第二天的早晨,晨光洒照进来。陈远身上的树藤开始渐渐消褪,最后,那小树苗都跟着不见了。陈远忽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师父!”火红巾见状顿时喜极而泣。

    陈远看了火红巾一眼,他心思有些恍惚,却是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开始回想着到底是什么情况。思绪便渐渐清晰起来,他随后就问火红巾:“这里就是天道学院是易教授救了我”

    “是!”火红巾说道。

    陈远说道:“我睡了多久”

    火红巾说道:“已经十三天了。”

    “十三天”陈远暗道:“加上之前浪费的时间,如今白素贞给我的三个月之期便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了。”

    “不过,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好像是我承受不住那世界之力的剑气,然后身体撕裂,疼痛难当。为何我如今一点事情都没有了”陈远看着自己的手掌,双手洁白如玉,全身上下的肌肤更加的健康和白皙。

    这身上的肌肤,就如新出生的婴儿一般,还有着淡淡的清香。

    “脱胎换骨啊!”陈远脑海里出现这样一个词汇。

    火红巾高兴无比。

    陈远则陷入了沉思,他立刻感觉到了玄黄神谷种子里的不同。那里面,世界之树已经再次成为了一颗种子。

    陈远伸手一抓,便将这种子抓在了手上。

    那是一颗青绿色的种子,花生米般大小。陈远的法力渗透进去,他马上就感觉到了里面有着浓郁的世界之力,这股世界之力代表着勃勃的生机。陈远感觉亲切无比,他同时又有了另一种奇妙的感觉。

    陈远能够感觉到冥冥之中,神秘的世界之力。

    “玄黄神谷种子,能够将万物之力融为一炉,化作同源的力量。我明白了,我拥有了大吞噬术,大吞噬术帮助玄黄神谷种子吞噬,乃是如虎添翼。如今,我拥有了雷磁本源,眼下又有了神农鼎的世界之力本源。那么下次我再遇上沧临帝君,就不怕他的世界之力了。”

    这一发现,让陈远狂喜不已。

    “戮仙剑,回来!”接着,陈远心念一动,开始沟通远在千里之外的戮仙剑。他和戮仙剑心意相通,戮仙剑中,器灵血夜也立刻调动起来。

    那戮仙剑本来已经深藏在了遥远的一座湖底,由于陈远的昏迷,器灵血夜也不知道陈远的所在。如今,陈远许醒,戮仙剑自然是要回归的。

    轰的一声,戮仙剑从湖底破水而出,随后风驰电掣的朝陈远这边飞驰而来。

    在那虚空之中,便有一名散修突然感觉到了戮仙剑的存在。

    “好剑!”这名散修立刻虚空一抓,一只大手破空而出,便将戮仙剑抓住。

    戮仙剑强烈震荡起来。

    那散修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好剑,不过,你以为你能从本座的手中逃走吗”

    可就在此时,床上的陈远也预感到了这个变故,他身形一动,大挪移术施展出来。下一个呼吸的时候,陈远破空而来。

    “道友,此剑有主,还望归还!”陈远同时一掌拍去。

    那散修也是一掌拍来。

    砰!双掌在空中搅起巨大的法力,两股法力相撞。下一秒,那散修猛吐一口鲜血。陈远一手一抓,便将戮仙剑抓回到了手中。

    下一秒,陈远已经回到了床上。

    天道学院有阵法护持,就算是帝国的高层也寻找不到。只是陈远既然已经进了天道学院,同时也就被阵法许可。陈远出来的时候,在那房间里留下了印记,因此来如便可自如。

    “怎么了,师父”火红巾还没看太明白,只觉眼前师父忽然消失,下一秒,师父就已经回来了。而且手上多了一口杀气腾腾的剑。

    “这是我的法剑,之前在和沧临帝君的战斗中被击飞出去了。我刚才要将它召回来,没想到居然这么巧被一个散修发现了,准备抢去。我过去就将剑给抓了回来。”陈远向飞红巾解释。

    正说话之间,那外面易教授和怪博士一起进了来。

    易教授光着头,穿着格子西服,看起来很是和善。

    “师父,这就是教授。”火红巾立刻介绍。

    陈远不敢倨傲,马上下了床,光着脚朝易教授深深一揖,说道:“多谢教授的救命大恩,陈远没齿难忘。”

    易教授脸色温和,他淡淡一笑,说道:“不用客气,你不是也救了红巾吗。”

    陈远说道:“红巾也是我徒弟。”

    火红巾闻言,开心不已,嘻嘻一笑。

    易教授便又说道:“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陈远说道:“很好,甚至比没受伤之前还要好。”

    易教授微微一笑,说道:“那就好。”他顿了顿,说道:“你大伤初愈,也还要多注意调养。”

    “我会的,教授!”陈远说道。

    易教授随后就说道:“好了,我是来看看你,现在看你醒了,那就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搅你了。”

    陈远微微一怔,他说道:“教授……”

    易教授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不过也不用太着急,晚上的时候,你到我房间里来吧,我会和你细谈。”

    随后,易教授说完便就离开了。

    陈远呆了一呆。

    之后,火红巾准备带陈远离开怪博士的房间。怪博士突然一把抓住陈远,他说道:“有个问题,我没搞明白。”

    怪博士显得有些无礼。

    火红巾怕陈远不喜,便连忙说道:“师父,博士有些怪脾气,但他人很好的。”

    陈远本来心中的确不悦,但火红巾这么一说,他也就跟着释然了。当下,陈远温和的说道:“博士有什么问题只要我能说的,我一定说。”

    他倒也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不会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才刚认识,他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跟人掏心掏肺。

    怪博士说道:“我知道,是世界之力救治好了你。这一点,我和教授讨论过。只是,沧临帝君的世界之力是击杀你的。那是充满了极致杀伐的世界之力。为什么你能将其转化成代表了勃勃生机的世界之力”

    陈远闻言怔了一怔,他心里自然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玄黄神谷种子。只是,这玄黄神谷种子乃是陈远最大的秘密武器。他向来都不会与人说这个秘密。

    知道这个秘密的,也就是林峰,秦林,蓝紫衣这些非常信任的朋友。

    陈远和怪博士都还谈不上认识,所以此时陈远自然也不愿意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不过,陈远也不愿意撒谎,他便说道:“抱歉了博士,我想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秘密。而刚好我的这个秘密,是不能说给外人听的。”

    “这……你……”怪博士顿时哑口无言。

    他都快要把自己折磨疯了。但偏偏陈远不说,他也是无可奈何。

    陈远见状便说道:“是因为我也有某种法宝,这种法宝有奇妙的作用,转化了这股力量。我能说的就只能到这里了。”

    他也是不忍心见怪博士如此纠结痛苦,终还是说了一些端倪。

    怪博士微微一怔,他顿时如释重负,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随后就自顾自的离开了。也不再理睬陈远和火红巾。

    陈远微微一笑,自不会计较。

    火红巾先带陈远在天道学院的四周逛了逛,学院内风景如画,小家伙们很可爱,老师们也很和善。还有那些修真者们,也都是一派和气。这里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陈远见过太多的修真者,那些修真者们,大多都是为了利益,你死我活的。而在这里的修真者,却大多都透出了一种真诚。

    “为什么会这样呢”陈远忍不住想。

    “是了,因为这神农世界里面,帝国在绞杀修真者。大家都是因为避难而躲到了这里,所以彼此之间,都有一种共同的气,要抵御帝国的绞杀。所以,他们能够做到同仇敌忾,而且,那易教授极具人格魅力。有这样的领导,领袖存在,这倒也就不算太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