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5章 世界之树
    怪博士的修为并不算高,修炼到了武圣境中期。不过他也并不擅长战斗,法力非常之柔和。简单的来说,他是个罕见的治愈系修真者。他还会利用法术来进行各种精妙的手术,不开刀,不用药物,便用法力为患者修补内脏等等。

    怪博士还喜欢研究许多稀奇古怪的法器,以及制作符印,阵法等等。他很少和人打交道,因此被称作怪博士。不过怪博士在天道学院里,治愈了不少病者,所以也很受人尊重。那些修真者,尤其是年幼者,在修炼的过程中,总会遇到麻烦,或是走火入魔,或是元气受损等等。这些都是多亏了怪博士出手治疗。不然的话,会麻烦得很。

    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别看如今修真者似乎层出不穷,但实际上死在修真的路上的人更多。走火入魔的更是不计其数。

    但人们总是只看到成功者,却很难看到成功者脚下的尸骨。每个行业,都是一个金字塔。大部分人是不赚钱的,赚钱的是少数,是塔尖的人。但人们的眼光往往只看到塔尖的人。

    “教授!”怪博士虽然怪异,但对易教授却很尊重。进来之后,就喊了一声。火红巾立刻冲到了床前,她看见陈远昏迷不醒。

    “教授,师父他还好吧”火红巾顿了顿,又道:“怪博士,您快来看看我师父。”

    怪博士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不发一言,便到了床前。

    若是其他人,定然还要问易教授,这床上躺的人是什么人。但怪博士却一句话都没有问。

    怪博士给陈远把脉起来。

    火红巾在一旁揪心的看着。易教授也是脸色沉重。

    好半晌后,怪博士又翻了翻陈远的眼皮,感受了下陈远的鼻息。他站起身来,开始抓头挠耳。

    “这……这怎么可能啊!”怪博士来回踱步。

    火红巾见状立刻知道不妙,她一下子泪水都要掉落出来。“博士,我师父他……师父他怎么啦您一定要救救他呀。”

    虽然火红巾和陈远认识的时间很短,但火红巾是真心崇拜和喜欢陈远这个师父的。所以眼下,火红巾是非常害怕陈远会就此出事的。

    易教授也看向了怪博士,他说道:“博士,你怎么看”

    怪博士说道:“他应该是个死人了。”

    易教授说道:“可他却还活着。”

    怪博士说道:“所以我才觉得真是见了鬼了,为什么会没死”

    易教授说道:“有办法救他吗”

    怪博士说道:“身体都残成这样了,那里能救。根本没得救,反正我是救不了了。”

    “这……”火红巾在一旁急了。她没想到事情居然是如此的严重。

    “师父……”她泪眼婆娑的抓着陈远的手,可陈远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易教授说道:“他命不该绝的。”

    怪博士说道:“若是该绝,就该早死了。他现在还活着就是个奇迹,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所导致的。他是个强大的修真者,在修真者身上,有无数的奇迹。也许,不用我们救,他就会自动的复原。”

    易教授说道:“你见过身体破损成这般模样的人,还能自动复原,愈合的吗”

    “我没见过。”怪博士说道:“我也没见过,身体破损成这般模样,居然还能活着的。”

    “教授,博士,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师父。”火红巾哀求。

    易教授淡淡说道:“红巾,不用你求。若是能救他,我们自会救他。只是眼下,他的情况很是怪异。你也不必过分担心,相信他自会有自己的造化的。”

    火红巾呆了一呆,她还是忍不住悲切,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易教授说道:“博士,接下来,咱们就顺其自然吗”

    怪博士说道:“我建议将他带到我的房子里,我来观察他,也顺便想想办法。”

    易教授说道:“好!”

    火红巾说道:“我要守着师父。”

    怪博士说道:“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火红巾重重点头,说道:“嗯!”

    火红巾和怪博士带着陈远离开了易教授的卧室。而易教授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随后,易教授拿了身边的遥控器,将卧室的灯光关闭。

    于是,卧室里陷入了一片幽静。

    “阿镜!”易教授突然开口了。

    那卧室里,突然出现了一丝幽光。这丝幽光又如一缕青烟,它在卧室里轻盈的飞舞,最后落在了易教授的掌心之中。

    易教授的眼中忍不住出现泪光。

    “阿镜,你知道吗”易教授喃喃说道:“我等了这么多年,这一天,终于快要来了。”

    那丝青烟立刻胡乱的飞舞起来。

    易教授说道:“阿镜,你也在为我高兴吗”

    青烟却是在空中很快挥舞起来,最后形成了一个字。却是一个大大的不字。

    “不”易教授一愣。“为什么不”他显得有些不解。

    那青烟继续写字。

    “我希望阿爸您能好。”

    “你希望我好”易教授沉沉一叹,他说道:“就这样活着,永远都是行尸走肉。倒不如,来个了断,这样也好一了百了。”

    “我护得住这天道学院,护得住那么多的孩子。可我却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妻子。”易教授说道:“阿镜,我让你一直这样的苟延残喘,就是想要让你看到,有一天,阿爸能够为你和你妈妈报仇。”

    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之中,陈远一直在昏迷之中。火红巾也就一直在守着陈远。

    陈远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没有死亡,也没有好转。

    怪博士就一直在说奇了,怪了。

    天道学院里,还是充满了祥和。

    早上,晨曦洒照。在天空之中,有许多修真小孩骑着法器之龙,等等东西飞舞玩耍。也有许多修真者,在湖边盘膝修炼。有的在果园里采摘,那果园里的果实,可都是非常有营养的好东西。

    十天过去了。

    陈远还在昏迷不醒之中。火红巾充满了担忧,就连易教授也多次关心。

    便在这一天的早晨,守着陈远的火红巾突然尖叫一声。

    “怎么了”怪博士在一旁正打着瞌睡,闻听火红巾一声尖叫,却也是吓了一跳。

    火红巾说道:“博士,您看,您看……”

    怪博士立刻看向床上的陈远。

    只见,陈远的眉心之中,居然……居然长出了一棵青绿色的小树苗。

    “这是什么东西”怪博士也是觉得怪异无比,他立刻伸手去探陈远的脉搏。

    脉搏上,并无异样。

    只是这时,陈远眉心之中的小树苗继续生长,却是变成了青色的藤条,这些藤条蔓延开来,十分迅速。很快,这些绿色的藤条就将陈远全身上下覆盖起来。

    远远看去,陈远已经变成了一个青绿色的树人。

    “快去把教授喊来。”怪博士马上对火红巾说道。

    火红巾应了一声,马上转身出了怪博士的房间。

    易教授很快就来了。

    当易教授看到陈远的这种情况时,他也是跟着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怪博士说道:“这小子身上,真是太多古怪了。”

    “是世界之力。”易教授说道:“只是,世界之力怎会变化成这个样子”

    一时之间,易教授也是想不通。

    随后,易教授摇摇点出一指,他隔空查探陈远的情况。很快就感觉到,在绿色藤条的下面,有浓郁的生机和世界之力在流转着,也在滋润,孕育着陈远的身体。陈远的血脉,以及器官破损正在缓缓恢复。

    “教授,我师父他……”火红巾忍不住问。

    易教授说道:“他不会有事的,如今正在恢复身体。估计过个三天左右,就能恢复如初了。”

    火红巾说道:“真的”她欢喜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