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8章 满是离索
    琼花楼是临安城内有名的花楼。虽然如今国家战事连连,华夏大地,大多地方都是灾荒一起,民不聊生。但临安城内,却就如那时候的夜上海一样,还是丝毫没有那种国破家亡的紧迫感。

    在琼花楼的附近,也都是花楼。这条街,便是花街。花街的夜晚,才是热闹的时候,可说是灯火通明。

    这个让陈远觉得有些好玩的是,在后世里,男人去花楼这种地方,跟做贼似的。但是在这个封建的年代,逛花楼乃是一件雅事。花楼之中,流传出不少风流公子的轶事来,被人传开,也是一桩雅谈。

    陈远和白素贞还有韩家两位千金到达的时候,状元公许宣却是在花楼外面等待。白素贞一下来,他立刻迎了上来。

    这许相公,身着蓝色绸陈长衫,头戴方巾,当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更难得的是,他气度不凡。一走上前,便抱拳说道:“白姑娘,今日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诗会,真令整个琼花楼蓬荜生辉啊!”

    他的心里,眼里,似乎都只有白素贞了。

    白素贞却是退后一步,说道:“许公子说笑了,白素贞不过是个粗人,对于诗词之道,一窍不通。今日前来,也是陪着两位小姐前来的。”

    许宣似乎这才注意到了韩家的两位小姐,于是也就上前打招呼。

    韩雪和韩蓉对许宣这样的人,那里有什么抵抗力。两女脸蛋微红,也跟着回礼。

    陈远将马给了仆人牵走,上前也是一笑,说道:“今日诗会,必能见到许公子的绝世风采,在下也是好生期待。”

    许宣看了陈远一眼,他倒是好城府,跟着一笑,说道:“陈公子,你过奖了。”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这可不是过奖,对于状元公你的文采,我是佩服得很的。”

    许宣微微一笑,这一点,他还是颇为自得的。

    随后,众人朝里进去。

    对于许宣的身世,陈远是很存疑的。他也和白素贞谈论过这个问题。

    那就是,以许宣的家世,没道理培养出这么年轻的一个高手的。

    这分明得是术法仙家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才俊。许宣这一身修为,那里学的

    白素贞说道:“也或许,许宣公子是某个神灵的元神胎解转世,这都是说不准的。不过许公子一向都是站在韩公这边,所以也不是我们的敌人。他的来历成迷,但我们也没必要去追究。”

    “那倒是!”陈远说道。

    在白素贞的口中,陈远还了解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当今南宋,有四大公子。分别是金陵公子卓天仲,临安公子许宣,南阳公子寇轩,北阳公子徐福。

    这四大公子,乃是当今天下的四大才俊。四大公子之中,以金陵公子卓天仲最为厉害。其次便是临安公子许宣了。

    而许宣在当了状元公之后,声势便是直追卓天仲了。

    琼花楼中,热闹无比,人头攒动。

    一楼是普通客人,二楼便是诗会之所在了。里面已经布置停当,可为鲜花锦簇。

    管弦丝竹,妙乐阵阵,香风舞动,华灯盏盏,又有琼酒玉浆。许多达官贵人都已到达,今日的诗会主持者,便是许宣了。

    大家都在等着许宣的到来,也知道许宣是出门去迎接韩府的两位千金小姐了。却很少有人知道,许宣其实只是为了迎接白素贞的到来。

    陈远等人跟着许宣到了二楼,许多公子,达官贵人都起身相迎。许宣从容应对,谈笑风声,这份气度,风度,不免让一些姑娘们目眩神迷。

    之后,诗会很快就开始了。

    许宣首先举杯,说道:“感谢今晚各位兄台还有各位小姐前来参加我们的诗会,我先干为敬。”

    众人也就跟着举杯。许宣随后又说道:“天下家国事,如今,我们在这临安城内,还能喝到这样的美酒,享受这样的春色。但北方战事连绵,多少热血男儿都是为了我们大宋的安危而战。在这里,我敬战士们一杯酒!”

    众人被许宣语声感染,也就跟着一起敬酒,最后酒都是洒向了北方。

    许宣接着又开始酝酿,然后就作诗了。

    既然是诗会,那里能够不作诗呢。

    “缟素临江誓灭金,雄师一万气吞海。试看天堑投鞭渡,不信中原不姓赵!”

    全场寂静。

    许宣的感情,情绪全部都渲染在这首诗词之中,悲凉,悲壮,让人又在心中生出一种豪气。

    “好!”好半晌后,众人齐声喝彩。

    在这样的临安城内,许宣将他悲天悯人的诗人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

    陈远都不得不承认,许宣这首诗做的很好。反正他是做不出来的。

    白素贞也面露赞许之色。

    许宣做完诗之后,那才女慕容韵也在上首说道:“许公子心怀家国,好诗好诗。这首诗词,奴家可否将其裱在房间里面”

    许宣微微一笑,说道:“这首诗词,不太适合放在姑娘家的闺房里面。慕容若是喜欢,我可以赠一首诗给姑娘。”

    慕容韵不由大喜,说道:“那就太好了。”

    许宣当下命人磨墨,然后开始端详慕容韵。慕容韵也当真是好气度,也就这样笑意吟吟的看着许宣,丝毫不露怯色。

    陈远在一旁感慨,暗道:“华夏大地,处处都是藏龙卧虎啊!小小烟花之地,也有奇女子。”

    许宣随后就大笔挥毫。

    “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这倒不算是一首押韵合格的诗,但是短短几句,却将慕容韵的美丽和气质描绘出来。

    许宣一出手,自是不凡。他这才子之名,当真是名不虚传。

    慕容韵脸上顿时红光满面,赛若桃花。

    许宣将墨宝写好,然后递呈旁边的书童。那书童便将墨宝赠送到了慕容韵的面前。

    慕容韵收下,盈盈一福,说道:“多谢许公子了。”

    许宣微微一笑。

    慕容韵接着说道:“小女子这几日听闻许公子要来,亲手绣了一个香囊,投桃报李,还希望许公子不要嫌弃小女子出身低贱。”

    许宣爽朗一笑,说道:“多谢慕容姑娘美意,慕容姑娘才貌双全,能得姑娘相赠,乃是我许宣的荣幸!”

    他随后也就收下了慕容韵的香囊。

    这都是场面之上的佳话,诗会是雅事。大家都要彼此给彼此面子,场面上,怎么都是要花团锦簇的。

    接着,又有不少公子作诗。也有姑娘红袖添香,好不热闹。当然,那些诗词大多都不怎么样,只是勉强押韵。一个个和许宣的水平比起来,实在是差了太多。

    也是在这时,许宣忽然想到什么,他扬手示意众人安静。

    于是,全场又安静下来,便是要看许公子要说什么。

    许宣却是站了起来,他手中拿着酒杯,来到了陈远和白素贞的面前。陈远本来就是陪客,他在这里喝酒,吃水果,好不惬意。还觉得这酒很好喝,跟米酒似的,但又比米酒要清甜纯粹一些。

    有点伏特加和鸡尾酒的感觉。这时候,陈远看到许宣过来,心里就一个咯噔,我日啊!许宣啊许宣,你不是要针对我吧

    话说回来,陈远也能理解。

    许宣爱慕白素贞,但白素贞又最近和自己走的很近。如果是自己,那也忍不住要在佳人面前打击一下情敌啊!

    “陈公子……”许宣上前,吟吟一笑。

    陈远暗自腹诽,黄鼠狼给鸡拜年啊!

    他也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许公子。”

    许宣说道:“陈公子,白姑娘在这里,不如我们分别为她做一首诗,你看如何”

    陈远摆摆手,说道:“我是个粗人,不擅诗词。许公子就不要为难我了。”

    白素贞则淡淡说道:“许公子,这里有很多贵客。白素贞微不足道,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许宣脸色顿时一变。她这句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却是一语双关啊!

    许宣脸色黯然下去,不过他很快就将一切负面情绪掩去,说道:“若谁说白姑娘在这里是微不足道,我许宣可第一个不依。在我许宣的眼里,唯有白姑娘才能称得上人间绝色。”

    他这一句话,是等于把在场的所有姑娘都给得罪了。

    但许宣却已经全然不顾。他有他的傲气和悲愤,他并不是一个愚忠的臣子,或是拘于礼法之人。他是惊采绝艳的……临安公子,许宣!

    他随后转身来到砚台前,大笔挥毫。

    “东风恶,侬情薄,一怀愁绪,满是离索,错,错,错!”

    他写完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白素贞,然后说道:“我许宣今日在此立誓,此生非白姑娘不娶,若是娶不得白姑娘,便一生孤苦终老。如违此誓,许宣万箭穿心,永不超生!”

    他是真下了狠心,也是白素贞的绝情伤到了他的心。

    随后,许宣转身便自离去。

    而众人看到他留下的墨宝时,不免赞叹他的才气当真是锋利的剑芒,才气逼人啊!而这诗词之中的绝望,伤心,也是跃然于纸上。

    许宣彻底的向白素贞表白了。

    满城都开始传诵这件事情,是佳话,还是孽缘,现在谁都不敢断言。

    但更多的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千金们私下念道东风恶,侬情薄,一怀愁绪,满是离索,错,错,错时,却是忍不住为许宣发了花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