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5章 状元公
    韩蓉的小脸蛋儿顿时腾地一下就红了。

    陈远是人精,岂会被个小姑娘一直将军。他脑袋瓜子又极其敏捷,马上就想到这小姑娘八成是她喜欢许宣,所以在这儿尽鼓捣自己去追求白素贞呢。

    “陈公子,你真是讨厌,不跟你说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她说完之后,便一跺脚,娇嗔着离开了。她身后的两个丫鬟也忍不住有些好笑。

    陈远见状,不由笑了笑。

    同时,他心中却也好奇起来。

    “许宣,许仙原来,许宣就是许仙,似乎你这丫的也和传说里大不相同啊!传说里面,许仙是个懦弱,善良,冲动,多疑的人。但这许宣,似乎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陈远突然就很想见见这位许宣了。

    “血泪”陈远转念。“传说虽然有很多不靠谱的地方,但许宣和白素贞是一对,这总应该是没错的。传说总归是建立在某一个基础上面。那么看来,将来许宣还是有让白素贞伤心的地方。只是可惜,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白素贞的血泪。总不可能去破坏这两人的姻缘。尽量就不干扰吧!”

    在韩府里面,陈远觉得有些无聊。他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外面对他来说,两眼一抹黑。他也就只能等着白素贞的安排了。

    中午的时候,白素贞带陈远去见了青城宫的其他弟子。这些弟子全都是女弟子,一共三名。这三人修为都不算太出色,最高的一个是九重天巅峰。也就是这边的武圣巅峰之境。

    另外两个是九重天初期。这倒不是这边的高手,九重天都满地走了。而是因为,白素贞在这边抗衡道法教,肯定是要给她选出色的弟子前来的。

    这其实是说明了另一件事,那就是青城宫的高手真是屈指可数。与天洲里面,那些大派之中,动辄十重天的高手相比,底蕴差了太多。

    陈远唯一看不透的是白素贞,他搞不清楚白素贞的修为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步。但陈远可以肯定的是,白素贞的修为是在他之上的。而且,还不是高一点点。

    白素贞能以一己之力,当初就将西昆仑搅得天翻地覆。如今在这里,又让道法教占不得一丝便宜,这已经就很说明问题了。

    要知道,道法教的朱熹,修为已经是道法教中期了。

    青城宫的三名女弟子,全是绝色。那九重天巅峰的女弟子叫做秋灵素。

    另外两个分别叫做颜若水,颜沉鱼。

    颜若水和颜沉鱼是两姐妹。

    这三女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陈远很是诧异,而且,陈远还是一名男子,也非妖精。这让秋灵素三人本能的排斥。

    不过白素贞的威严很高,一言九鼎。所以她说陈远是朋友,那么秋灵素三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陈远见了三位妹子,立刻就拿出礼物相送。他身上财富无数,大多都是在天妖宫和朝天大圣的洞府里弄过来的。一般的法器和丹药,他还真看不上,根本不会拿。

    出手就是三口上等品质的宝剑。

    分别是离炎剑,天水剑,秋水剑。

    秋灵素三人尽管有些高傲,但是看到这三口宝剑时,还是忍不住心动。

    “这……”秋灵素改变了态度,她说道:“无功不受禄,我们怎好无端收公子如此重礼呢”

    “宝剑赠佳人嘛,何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点小玩意而已。”陈远倒无所谓。

    秋灵素等人看向白素贞。没有白素贞的允许,她们不敢乱收。

    白素贞一笑,说道:“既然是陈公子的好意,你们就领了吧。”

    秋灵素三人便欣然收下,而且还向陈远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公子。”

    陈远微微一笑。

    之后,白素贞让秋灵素三人先离去了。她们也是住在这韩府里面,昨日宴会,韩夫人倒也邀请了她们,只是她们不愿意前来应酬。

    “今日天高气爽,陈公子难道不想着去临安城里逛逛吗”白素贞微微一笑,说道。

    陈远说道:“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好逛的,我去过的地方很多,所以对临安的好奇心并不是很重。”

    白素贞说道:“不如这样吧,陈公子,我知道临安城内,有个地方的茶非常不错。咱们去那里边喝茶,边说话。我的确还有许多疑惑想要问询陈公子你呢。”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好!”

    当下,沐浴着温和的日光,陈远与白素贞出了韩府。

    一出韩府,刚好就有马车在府前停下。

    白素贞看了那马车,立刻嘀咕一句。“许公子”

    这马车就像是后世的车一样,每个人的马车都有识别方法,显然,这马车是许宣的。

    陈远则道:“状元公许宣”

    白素贞说道:“是的。”

    那马车停下后,很快就有一华衣公子下来。随着华衣公子一起的,还有一名书童。

    华衣公子正是许宣。

    “许宣居然也有修为,而且修为不浅啊!”陈远看到许宣时,吃了一惊。

    许宣的确是长得一表人才,而且是玉树临风,他的气度,让人心醉。而更要命的是,许宣的修为俨然也是九重天巅峰了。

    许宣的年龄不过二十岁。

    “这怎么可能”陈远心中震惊。他到访过钱塘村,知道钱塘村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宗门,里面的人都是普通人。许宣出身普通世家,怎会如此年轻,就有这等修为

    “难道是神灵转世不成”陈远暗暗道。

    他一时之间,却是猜不透。

    许宣上得前来,他对白素贞一礼,说道:“白姑娘,你这是要出去吗这位是……”他的目光看向了陈远,同时,目光深处有着一丝的敌意。

    许宣的敌意隐藏的很深,但陈远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不过陈远也不觉得意外,这许宣显然喜欢白素贞。男人嘛,看到情敌,不可自觉就会产生敌意。这再正常不过了。

    白素贞也还了许宣一礼,说道:“许公子,你怎么来啦”

    许宣说道:“今日前来,便是想要拜访白姑娘你。在下还想邀请白姑娘去一处好地方。”

    白素贞说道:“那还真是不巧了,今日我有事情。许公子,只怕我暂时没有时间。”

    许宣说道:“那也无妨,我可以等白姑娘。这位是……”他再次问陈远。

    陈远便也一抱拳,说道:“在下陈远,阁下便是当朝状元公许宣公子吧久仰久仰了。”

    许宣却也并不倨傲,说道:“好说好说,陈公子,我以前倒未见过你。你和白姑娘是好朋友吗怎未听白姑娘提到过你”

    陈远一笑,说道:“我不过是江湖草莽,许公子未见过我,也是正常。”

    白素贞则说道:“陈公子的确是我的好友,许公子,我们今日还有要事相谈。我们就不奉陪了。”

    许宣呆了一呆,他有满腹的话想说,但最后还是忍了下去。他很快就摆出笑容来,说道:“白姑娘,陈公子,那你们请吧,我就不打扰了。”

    白素贞与陈远相视一眼,然后和许宣告辞,接着也就离去了。

    许宣目送两人离去的背影,目光复杂到了极点。

    有一种巨大的酸涩,涌上了许宣的喉头。

    许宣并不怕竞争者,他自认为,除了自己,没几个人配得上白素贞。但是陈远的出现,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陈远虽然并未表露出什么才华,但陈远的谈吐,气质,还有白素贞对陈远的态度,这都让许宣感到很是不安。

    陈远和白素贞走出老远之后,陈远觉得有些如芒刺在背。他说道:“白姑娘,今日许公子只怕会不高兴了。他或许会对你我有些误会。”

    白素贞则奇怪说道:“他误会什么”

    陈远说道:“许公子钟意于白姑娘你,难道白姑娘你感觉不到吗”

    白素贞说道:“我从未想过人间情爱,他喜欢与不喜欢,那都是他的事情。而我有我的事情,岂能事事去照顾他的情绪,你说是吗,陈公子”

    陈远说道:“这个……”

    白素贞说道:“怎么了,陈公子”

    陈远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哎,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怕说了,会影响到未来事情的发展。”

    白素贞说道:“不管未来怎么变化,一切都是命数,没什么不可说的。你说吧”

    陈远还真是有些憋不住,他说道:“在我所听的传说之中,未来许宣公子会是你的相公,而且你们将来还会有个儿子,叫做许仕林。”

    白素贞脸色顿时怪异,说道:“这不可能的。”

    陈远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传说是这么传的。不过,那传说之中,也有许多的不准确。”

    白素贞说道:“那就是了,我虽然对许公子有些好感,但也从未想过要跟他之间有什么过往。”她随后又说道:“等到了那茶苑之后,你好好和我说说你听的那个传说。”

    陈远说道:“好,没问题。”

    两人脚程极快。

    陈远还有太多的问题要问白素贞,所以他也很期待这次的聚会。

    那茶苑在一处僻静的巷子里,进入茶苑之后,先见一个庭院,门是圆拱门。进入茶苑里面,便见老板娘。那老板娘徐娘半老,亲自招待。

    这里是一个很**的地方,也很适合谈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