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2章 见白素贞
    对于青长老的话,陈远可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虽然程朱理学在历史上的确遗毒甚深。而且禁锢了女性的思想长达数百年。什么裹小脚,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等等,的确是害人不浅,尤其是对女性的毒害最大。程朱理学,首先是为统治者服务。然后是为男人服务。

    所以,这程朱理学是很受统治者欢迎的。

    程朱理学,以及儒学被过分解读。因此,也有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意见,罢黜百家,独尊儒家。

    儒学是最受统治者欢迎的,因为里面过分的强调了忠君爱国。爱国自然要爱,但暴君也要忠吗

    历史上,就有不少的腐儒。最甚者,应当属明朝时期的方孝孺。方孝孺乃是当世大儒,明成祖朱棣因为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就想要方孝孺来写即为诏书。但方孝孺拒绝了,宁被诛十族,也不向明成祖低头。

    的确,有气节。忠于死去的建文帝,忠于朱元璋。他忠于死去的君上,但却害死了家中所有老小亲戚,死了几百口人。流放数千人,包括他的学生以及家人。

    然而,他没有改变任何事情。对于那些被杀的族人,以及流放的学生等等。他们真的会觉得方孝孺值得尊敬吗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许许多多的事情,关系到了封建时代。人命不足惜,但统治者的命尊贵。

    可在屁民心中,屁民也只有命一条,为什么不足惜

    若是为了家人,至亲之人,拼死拼命,倒也值得。但如方孝孺,为了死去的君上,不顾十族亲人,着实让人寒心。

    陈远对于历史有很深的研究,对于大道,同样也有很深的研究。

    此时,青长老这么一说。他戏谑一笑,说道:“我辈修士,执着我道。却没想到,青城宫居然如此大仁大义,为了天下百姓啊!”

    青长老那里会听不出陈远的戏谑,她脸蛋微微一红,说道:“其中的确还有一些隐情,日后必当向陈公子细说。”

    陈远说道:“无妨,解了紫金钵之危,我也可算是无愧于心了。”

    青长老不由朝陈远一礼,说道:“公子本可不管这紫金钵的事情,但如今却为我族奔波,小青感激不尽。”

    “小青”陈远愣了一愣,然后惊喜说道:“你就是小青”

    青长老微微一怔,说道:“怎么,公子听说过我”

    陈远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他哈哈一笑,说道:“没有没有。”

    青长老顿时有些狐疑,在她心里,也的确觉得陈远是个很古怪的人。

    眼下,陈远不愿意多说,青长老自然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一路行去,却是来到了一座恢弘的官家大宅子前。大宅子上写了两字。“韩府!”

    “这是……韩侂胄的府邸”陈远有些狐疑。

    青长老说道:“不错,如今韩公北伐,圣女就在韩府之内镇守。”

    陈远说道:“原来如此。”同时心中有些不解,青城宫都是得道之人,怎么却参与到了这朝野争斗里来了还有那道法教也是如此。

    在其他位面空间里,在修道人眼里,皇帝都算个狗屁。

    陈远想不通,但他知道,世人都是无利不起早。青城宫必定有青城宫的打算。

    这时候,小青来到了朱漆大门前,那朱漆大门上的虎头衔环一共八个,这一切,都彰显了府内的富贵。

    敲门之后,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小青拿出一枚令牌,说道:“我要见白素贞姑娘。”

    那家许见了令牌,马上恭敬说道:“两位里面请。”

    陈远当下和小青进了府内。

    府内先是一座极大的庭院,庭院里面,亭台楼阁,甚为精美漂亮。

    陈远和小青在家许的带领下,走过了回转走廊,最后来到了后方的一处僻静宅子前。这宅子前面,也有一处小庭院。

    “姐姐!”小青走进去之后,欢快的喊了一声。

    “她是长老,却喊圣女为姐姐,好凌乱的关系啊!”陈远在后面不由感慨。不过,这小青是白素贞的妹妹,这一点,传说里倒是真的。

    陈远与小青进入里面宅子,便见厅堂里有两名丫鬟正在打扫。

    同时,从里面的偏厅里,一名白衣女子掀开了珠帘。

    陈远看了过去。

    只看一眼,便已呆住。

    陈远第一眼,就知道,此女便是白素贞。就是他要找的人。

    只是,白素贞与他想象中的有很大的不同。他想象中的白素贞,却是与影视剧里,演员赵演的那般一个模样。

    印象中,白素贞就是温柔贤惠的典范。

    而眼前的白素贞,她一身白衣,美得如从画卷之中走出来一般。陈远见识过许多的美女,但如眼前的白素贞这般美丽的却不多见。

    大概只有灵儿能和白素贞媲美了。

    而且,白素贞给人一种非常圣洁之感,就像她是美丽的观世音菩萨一样,只能够远观崇拜,不可近距离亵玩一般。

    陈远的心跳速度加快了。

    见到传说之中的人物,尤其是他幼年曾经喜欢,崇拜过的人物。这一刻,陈远感觉自己就像是追星的疯狂粉丝一般。他的手甚至是有些颤抖。

    “姐姐!”小青站了起来,她本来甚是沉稳,但在见到白素贞之后,却像个小姑娘一般了。轻快的到了白素贞身边。

    白素贞走了出来,她看起来不可接触,但言谈举止,却又温婉。她冲小青一笑,两姐妹手挽住手。白素贞轻声说道:“你呀,现在宫主对你委以重任,让你当了执宫长老。你怎么还是跟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似的。”

    “姐!”小青面上有些挂不住,说道:“这有外人呢。”

    经过小青的提醒,白素贞这也才注意到了陈远。“这位公子是……”

    陈远马上抱拳作揖,说道:“在下陈远,姑娘想必就是圣女白素贞了吧”

    白素贞点点头,又略略奇怪的说道:“公子认识我”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久仰姑娘大名。”

    白素贞说道:“公子客气了。”她同时有些狐疑,为什么小青会突然带一名男子来见自己。她也不便相问,当下就对小青说道:“小青,你怎么突然来了那宫里怎么办”

    小青说道:“这位陈公子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白素贞看向陈远,说道:“哦,是吗”

    陈远正欲开口,白素贞说道:“咱们里面说话。”

    陈远说道:“好!”

    白素贞将陈远和小青带到里屋,然后丫鬟奉上热茶。之后,丫鬟退了出去,房门也关上之后。

    白素贞这才道:“公子请说。”

    陈远当下就将紫金钵的事情说了出来。

    “紫金钵”白素贞听完大吃一惊。

    “必须要将紫金钵夺回来,不然的话,青城宫上下都有大难。”白素贞随后说道。

    陈远说道:“我来此处,便是想要相助白姑娘,夺回紫金钵。毕竟这紫金钵是在我手上遗失的。”

    白素贞点点头,说道:“多谢公子了。”

    陈远汗颜,说道:“是我的过失。”

    白素贞说道:“公子无需自责,一切自有命数。”

    小青则说道:“姐姐,眼下宫主不在,我自己听了这个消息,没有什么主意。所以特地前来找你。”

    白素贞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事,需要从长计议。我会让在临安的姐妹时刻注意朱熹一党的动向。”

    她顿了顿,又说道:“小青,你先回青城宫去。一旦青城宫遭遇攻击,立刻告诉我。我会即刻赶回去。”

    小青说道:“嗯,姐姐,那你在这边也一定要小心。”

    “你放心吧,即便是他们有紫金钵,我也没什么好惧的。”白素贞说道。

    小青当下就与白素贞告别。

    她来的快,去的更快。

    陈远则就在这里待了下来,他对白素贞说道:“对付紫金钵,我愿意出一份力。我在这里陪白姑娘想办法就好。”

    白素贞也未反对。

    小青走后,陈远就在韩府里待了下来。白素贞在韩府之中,地位颇高。就连韩夫人也对白素贞礼遇有加。所以陈远在这里,也得到了很好的款待。

    能够近距离和白素贞相接触,陈远觉得这世界充满了奇妙。

    晚上,韩夫人设宴款待陈远。韩侂胄有两个女儿,四个儿子。如今三个儿子都随韩侂胄北伐去了。只有最小的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共同出席宴会。另外还有韩侂胄府上的一些客卿,也随着出席。

    韩夫人雍容华贵,这个自不必多说。韩侂胄的小儿子才十四岁,叫做韩进。小家伙很懂礼貌,待人接物,令人称赞。

    韩侂胄的大女儿十八岁,还未出阁。小女儿十三岁,天真活泼。

    这些儿女之中,也只有大儿子是韩夫人生的。其余的,都是偏房妾室所生。

    韩府家风很是不错,这宴会之上,一片和气。

    这时候的南宋,对女子要求还没那么苛刻,因此也可出来见客。尤其这还是在自家府上。

    韩夫人对陈远很是客气,整场宴会,也算是宾主尽欢。

    宴会结束之后,陈远被安排在了白素贞所住的宅子后面的一排厢房之中。

    当晚,陈远什么也没多想。他在房中的床上盘膝而坐,安然运功修炼。

    这一夜过去,却是平静无比。

    早上的时候,晨光照耀。陈远整个人神清气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