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1章 临安府
    那宅子十分的幽静,显然,此处乃是禁地。不得允许,便是宫内的人,也很难靠近。

    陈远进屋之后,那屋门就自动关上了。

    屋子里,有三名女子。

    也就是三名长老,陈远抬头看去,便见上方那三名长老盘膝而坐,一个个法相庄严。她们正在不停修炼,却是因为陈远的打扰,从而停止了修炼。

    这三名长老看起来都很年轻,才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尤其是中间的那位,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

    “这位便应该是青长老了。”陈远暗道。

    同时,陈远打量着三位长老的修为。三位长老,除了青长老修为到达了十重天中期,其余两位长老都不过是九重天中期。

    “看来青城宫的法力水平不怎么样啊!”陈远暗暗道。

    他之所以会这么认为,是因为遇到的道法教。从那龙傲到明道先生,以及那三位老祖,都是实力强悍之辈。而这青长老既然能够在宫主不在时掌令,必然是青城宫的高层了。

    青长老面色和善,她长的是极美的,美丽之中,带着一丝冷傲。

    青长老看向陈远,她和其余两位长老其实也是在打量陈远。

    陈远的修为,在她们眼里绝对是深不可测,而且根本看不出底细来。陈远这时候也不好说话。半晌后,青长老说道:“阁下的岁数似乎不大”

    这是青长老的一种直觉。

    陈远马上抱拳说道:“的确不大。”

    “不到百岁”青长老说道。

    “不到!”陈远说道。

    青长老说道:“这倒奇了,人间之中,什么时候出了阁下这样一位青年才俊,我们竟然丝毫都不知晓。看阁下修为,只怕比江湖之中那位奇才金陵公子卓天仲还要出色吧。”

    陈远那里认识什么金陵公子卓天仲,他说道:“长老过奖了。”

    青长老见陈远丝毫没有得色,不由暗暗佩服陈远的沉稳。她说道:“阁下怎么称呼”

    陈远说道:“在下陈远。”

    青长老说道:“来自金山寺”

    陈远说道:“没错。”

    青长老说道:“镇江的金山寺”陈远说道:“没错。”青长老说道:“我知道镇江的金山寺,那金山寺中,除了方丈通明禅师有些修为。其余的和尚都是普通人,你说你来自金山寺。你什么时候到的金山寺本事跟谁学的,为什么我从未见过你”

    陈远就知道对方会心存疑虑,他马上说道:“我的师父乃是法海禅师,师父早年教过通明禅师神通,法号一直挂靠在金山寺。十年前,我师父被道法教的明道先生所残害。师父临死之际,将那收妖紫金钵藏于金山寺中。今日来,长老们对我怀疑,我很理解。但我没有别的意思,一是想要提醒各位小心。因为道法教已经得到了紫金钵。二是,紫金钵这个事情,乃是在我手中遗失,我想要帮助各位应付紫金钵。毕竟,那紫金钵对我不起作用。”

    “收妖紫金钵”青长老三人脸色顿变。

    “果真已经落入到了道法教的手中”左边的虹长老凝声问陈远。

    陈远说道:“没错。”

    右边的原长老则说道:“那收妖紫金钵我听宫主说过,乃是传说之中的昊天大帝,专门为了压制女娲娘娘而打造的。那收妖紫金钵中的金光,对我妖族血脉,天生压制。即便是宫主也很忌惮那紫金钵。”

    “为什么紫金钵会突然落入到了道法教的手中”青长老的脸色并不好看,逼问陈远。

    陈远说道:“师父于我有遗言,我去金山寺取了紫金钵。没想到,因此掀开了紫金钵表层的封印。紫金钵的气息流露出去,便引来了明道老贼。我与那明道老贼斗法一场,明道老贼的山河社稷扇极为厉害,打斗中,天河之水冲击下去。如今金山寺被毁,镇江遭灾,这让我极为愧疚。”

    “明道老贼从你手中抢走了紫金钵”青长老问。

    陈远说道:“哼,就凭他,那有这个本事从我手中抢走紫金钵。我将他打得落荒而逃,之后,我便找了个地方研究紫金钵。后来我发现这紫金钵果然对其他人无用,专门压制妖族血脉。因此,我便打算毁了这紫金钵。那知道,这紫金钵颇有灵性。却是趁机逃走了,我一路追去,眼看着要灭了这紫金钵。不曾想,这时候那道法教的三位老祖追了上来。紫金钵逃到了他们其中一人的手上。”

    青长老三人仔细听着陈远的述说,等陈远说完之后,三人互视一眼。

    这三人,心意相通。随后,青长老看向陈远,她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戏谑。“你说你被道法教三位老祖盯上了”

    “没错!”陈远说道。

    “那你还能逃出来”青长老说道:“小兄弟,你莫不是在跟我说笑吧”

    陈远看了青长老一眼,然后说道:“不止是逃出来了,而且其中一个神体境中期的老家伙还被我一剑杀了。”他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但这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言尽于此。紫金钵从我手中丢失,我于妖族有愧,今日特来告知。本想帮你们一把,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太需要了。”

    青长老感受到了陈远的锋利,她见陈远这个态度,却是不由得有些相信了。

    “还杀了一个,那神体境中期的应该是天法老祖了。”青长老说道。

    陈远说道:“我一个都不认识。”

    青长老说道:“陈公子,非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所说的,的确有些匪夷所思。陈公子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杀的天法老祖又是怎么逃走的”

    陈远耐着性子,说道:“杀他的手段,我不便说出来。这是我的秘密,而且,不到逼不得已,我不愿意施展出来。至于逃走嘛就是这个手段!”他说话之间,身子一晃。

    大挪移术施展出来,瞬间千里之外。

    随后,陈远又瞬间回到了青长老的面前。同时,他手中还有一把土壤。

    “顺便抓的一把,青长老,你猜下这土壤是那里的”陈远说完就这土壤捏成一团,朝青长老丢去。青长老接过,她细细探察一番,然后脸色一变。

    “千里之外,两个瞬间,陈公子你来去数千里”青长老骇然说道。

    那原长老和虹长老也是色变。

    三位长老再度眼神交流起来,好半晌后,青长老说道:“陈公子,我们相信你。”

    陈远微微松了一口气。

    青长老说道:“道法教得了紫金钵,这对我们青城宫来说,的确是一个噩耗。我必须要前往临安府一趟。”

    “临安府为什么要去临安府”陈远不由好奇。

    青长老多看了陈远一眼,说道:“看来陈公子你对天下大势,一点也不了解啊!”

    陈远说道:“我的确不太了解。”

    青长老说道:“我们即刻前往临安府,路上边走边说。”

    陈远说道:“等等,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先去临安府。但是我看青城宫内部似乎有些空虚。难道你不怕道法教趁机会进攻青城宫吗”

    青长老三人不由色变。

    这显然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道法教掌握紫金钵之后,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原长老说道:“可惜如今,宫主一直在外。而圣女带领众姐妹在临安府,也不知道会被道法教如何对付。”

    陈远眼睛一亮,说道:“圣女圣女白素贞吗”

    青长老等人立刻奇怪的看向陈远。青长老说道:“陈公子对江湖事不甚知道,却知道我族圣女的名讳啊”

    陈远说道:“看来青长老还是怀疑我啊!我久仰圣女大名,所以对妖族也一直心存好感。”

    青长老恍然大悟。

    陈远说道:“这样吧,我留一丝精神印记在这位长老手上。长老若遇到危险,立刻联系我。从临安府到此处,我转瞬即到。反正紫金钵只有一个,不可能两边同时存在。”

    青长老说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多谢陈公子。”

    陈远说道:“那青长老就随我走吧。”

    接着,陈远便抓了青长老的肩头,然后施展大挪移术。

    事实上,杭州便是临安府。这是南宋独有的一段历史,北宋兵败之后,皇室逃亡至此。见杭州富庶,便将国都安在此处。之所以叫临安,也是有临时安家之意。

    陈远再次降临杭州。

    从青城宫到这临安府,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这时候,正是上午时间。

    临安城内,繁荣热闹。

    天下各处,战火纷飞。可唯独临安,繁华至极,丝毫不受战乱影响。

    落到城里之后,青长老看了四周一眼,不由感叹:“陈公子,你这赶路的速度,当真是天下无双啊!”

    陈远一笑,道:“好说了。”

    到了临安城内,便也就不好继续施展大挪移术了。距离近了,一个挪移,搞不好就到了千里之外了。

    青长老和陈远一边走路,一边向陈远解释:“如今朝廷分为两党,朱熹一党后面有道法教支持。道法教要教化四方,将程朱理法定为天下人的唯一法。这程朱理法乃是由二程一朱创立,若是他们成功,天下百姓,便再无好日子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