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9章 老祖出手
    “哼!”陈远不由大恨,消耗了一百年的寿命,居然没有杀敌成功。对方还不过是个十重天中期的修为。这在以前,一百年就是一千年的寿命了。两千年的寿命,把魔帝都给惊走了。

    陈远自然也知道,当初的魔帝不是抵不住他两千年的寿命。而是不想沾染上宿命之力,干脆退走了。如果魔帝坚持,一万年的寿命都不够陈远用的。而这明道先生虽然惊才绝世,但与魔帝却是不能比的。主要是这山河社稷扇太过厉害。

    陈远的眼神立刻到了山河社稷扇上,他便伸手去抓山河社稷扇。可就在这时,山河社稷扇虚空一闪,便已消失不见。此法扇,却是已经穿梭虚空,离去了。

    “可恶!”陈远暗恨,却也有些无可奈何。

    那明道先生与山河社稷扇的器灵山神一起出手,这才逃走。那山神在山河社稷扇中,帮着明道先生主持山河社稷扇,如此,明道先生才能将山河社稷图的威力全部施展出来。

    山神此时受了重伤,整个山河社稷扇便都是元气大损。

    明道先生逃出生天,此刻也是心惊胆战。

    那山神的虚影出现在明道先生的面前。

    “山神,你怎么样”明道先生盘膝而坐,问。

    山神沉声说道:“那剑光十分诡异,杀气之中,已然带着一种浩然正气。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气息缠绕在上面。此刻,我的心神十分不宁,那股气息,无论怎么运转功力,都无法将之驱除。此子之诡异,乃是我生平未见。”

    明道先生说道:“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紫金钵出现。可这半路居然杀出这么一个青年出来。”

    山神说道:“想要对付此子,你需要好好思量了。不可再轻易出手了。”

    明道先生说道:“老朽知道该怎么做了,山神,你好好休养。这次看来,老朽不得已要去惊动几位老祖了。”

    山神说道:“嗯!”

    这一夜,对于镇江的老百姓们来说,绝对是刻骨铭心的一夜,也是可以记入史书的一夜。

    他们遭受了突然而至的天灾,天河之水,汹涌而下。无数的房屋被冲毁,老百姓流离失所。金山上的金山寺也成了一片废墟,他们还看到了整个天空被燃烧起来,这是绝对的天灾异象。

    这一夜的奇异景象,最后就在幸存的百姓口中,口口相传下去了。

    至于最后传成了什么样,却只有后世才能知晓了。

    陈远对于镇江的惨状悲悯不已,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了。他身子一摇,立刻施展出大挪移术离开了镇江。

    之后,陈远便前往青城而去。

    青城山就在四川地带,在此时的宋朝,也称蜀中。

    后世的蜀山就是讲的此地。陈远并没有直接去青城宫,他在青城山先找了一处树林落了下去。之后,便遁入到了戒须弥里面。戒须弥里面也是一个好房间,里面被套,吃食什么都有。

    陈远开始研究起这紫金钵来。

    他想要看看此紫金钵到底有何神妙,值得这明道老贼秃如此看重。

    金光如海!

    只要稍微运转法力,陈远就能感受到紫金钵里有无穷的金光。紫金钵中有一个小世界,小世界里就是无穷无尽的金光。这些金光,陈远仔细研究,便也是研究不出金光的特质。他运转法力,那紫金钵顿时金光大盛。

    一束金光照射出去。

    金光穿透戒须弥,直接照射在了树林之中。

    就跟一束强烈的阳光照耀一般,那树林的树叶,还有树杆的纹理都清晰可见。

    陈远并未感觉到金光之中,有任何的杀伤力。

    一点力量都没有。

    还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无论陈远怎么催动法力,这金光都没有展现出任何杀伤力。

    “收妖紫金钵,还真只是对妖精起作用啊”陈远暗忖:“也许吧,妖精虽然修炼成了人形,但是血脉中的血液是永远改变不了的。这金光大概就是和妖精的血液接触之后,便会产生某种奇妙的反应吧。只是什么人这么无聊,专门打造出的这对付妖精的紫金钵。多大的仇和恨啊”

    陈远仔细研究紫金钵之后,彻底确定,这法宝对其他人类是没有屁的作用。就像是玄黄神谷种子一样,就是能对付仙界的人一样。

    他将紫金钵重新收好。

    “为了白素贞,这玩意儿我可得保护好,不让它落入到其他人手中。”陈远暗道。

    “对了,我何不直接毁了这玩意呢这样也省得明道那老贼秃总是打这紫金钵的主意。”陈远想到就做到。

    他立刻再次拿出了紫金钵。

    这一次,陈远离开了戒须弥。他将紫金钵点了一指,这紫金钵就虚立在了空中。

    陈远随后拿出了戮仙剑。

    就在陈远准备一剑斩杀这紫金钵时,紫金钵似有感应,突然金光大盛。接着,紫金钵中能量波动剧烈。

    咻的一声,紫金钵居然穿梭虚空,逃离出去。

    “想逃”陈远那里容这紫金钵逃离,他立刻锁定了紫金钵。跟着施展大挪移术追了上去。

    紫金钵的速度,那里能够和陈远相比。

    云海之中,紫金钵不停的穿梭。陈远也就跟着追赶,几个起伏,陈远就拦截在了紫金钵的面前。

    随后,陈远一剑劈杀过去。

    那紫金钵中,金光猛烈,同时急速旋转起来。那金光立刻形成了强猛的金钟罩!

    金钟罩重重叠叠,足足有一千来层。

    黑暗的云海之中,金光照亮了这一片天地。

    陈远的剑光迅速斩杀进去,那金光层层破裂。

    一千层金光罩,瞬间全部破碎。

    紫金钵咻的一声,再次逃走。

    陈远心中恼火,今日消耗百年寿命都没能杀了明道先生。眼下要灭个紫金钵法器,居然都消灭不了。

    他法力大增,本来信心也跟着爆棚。眼下一件事也没办成,说不恼火,怎么可能。

    陈远再次追了过去。

    只是这时,那前方突然出现变化。

    三位黑衣老者穿梭空间而来,其中一人,直接将那紫金钵抓在了手上。紫金钵投入那老者怀中,发出呜咽之声。跟受了欺负的小孩子,终于找到了家长一般。

    “好宝贝!”那老者得了紫金钵,不由仰天长啸起来,却是欢喜到了极点。

    陈远吃了一惊。

    那三名老者变化极快,速度也是极快。他们一瞬之间,就将陈远团团围住。

    而且,瞬间还就施展出法阵来。

    方圆百里之内,直接就被三人法力笼罩。法力之内,什么穿梭空间,大挪移术,那都是休想施展出来了。

    这三名老者杀意腾腾,却显然就是针对陈远而来。

    陈远心中一凝,他环视向三名老者。马上发现这三名老者中,最差的都是十重天中期修为,还有一个十重天巅峰。另外一个,直接是虚仙境初期的修为了。

    “孽畜,你就是那法海的弟子”那十重天中期的老者双眼圆睁,厉声呵斥。

    这三名老者,便是道法教之中的三位老祖。

    三位老祖,各有神通。

    拿了紫金钵的老者,叫做天元老祖。修为乃是虚仙境初期,在这南宋之内,是横着走的人物。

    十重天巅峰的,叫做天一老祖。

    十重天中期的,叫做天法老祖。

    天法老祖最是凶神恶煞。

    “那里来的三个老匹夫,拦住小爷的去路干什么”陈远眉毛一挑,眼睛一瞪,戾气无边的喝道。

    这三位老祖见陈远居然还如此嚣张,不由讶异。

    按照道理来说,这小子现在应该吓得屁滚尿流啊!

    “好个孽畜,果然魔性深重。”天法老祖说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天一老祖说道:“此子魔性太深,无可救药,直接杀了就是。”

    天元老祖心情却是很好,他点点头,说道:“就如此办吧。”

    天法老祖冷哼一声,道:“孽畜,受死吧。”

    天法老祖立刻出手。

    天一老祖和天元老祖在一旁掠阵,稍有不对,他们就会立刻出手镇压陈远。

    陈远心头火起。

    这一瞬,他不等天法老祖先出手,他自个就先出手了。

    “去死吧你!”陈远直接祭出了戮仙剑!

    “戮仙剑芒,大宿命术,杀!”

    那一瞬,所有的戮仙杀气如海如潮如狱一般,迅速凝聚成了一点。

    戮仙剑芒直接形成,同时,陈远疯狂燃烧大宿命术!

    三百年的寿命,瞬间燃烧。

    这宿命之力,迅速环绕在了戮仙剑光上面。

    剑光一闪,就如雷霆天劫一般。

    快,快得让人根本腾不出思维来变化。就算是天元老祖和天一老祖也没反应过来。

    天法老祖立刻就感受到了绝顶危机,他在这一瞬,直接祭出了他的本命法宝九天鼎来。那九天鼎中,法力狂猛,巨大的神鼎虚影轰杀出去。

    轰隆一声,剑光呈现出一剑破九州的趋势。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挣扎,九天鼎便被陈远的剑光一剑斩成了粉碎。

    与此同时,天法老祖的将法力运转全身,不停的施展法力,法则,搬运所有力量,凝聚巨大天罡手印抵挡剑光。

    刹那间,千重天罡手印击杀出去。

    也是刹那间,千重天罡手印被剑光斩中,土崩瓦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