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3章 金山寺
    平行世界里,历史种种都与大千世界并无任何的不同。

    韩侂胄,朱熹,还有如今的当朝宰相赵汝愚。这是一个南宋的盛世,但南宋很快又又要步入衰落,因为韩侂胄主战,但是他在开始的胜利之后,接着金朝反过神来,便又大败宋军。两年之后,韩侂胄被朝中的投降派暗杀。

    陈远得到了这许多的讯息,但唯独没有得到任何关于灵女白素贞的事情。

    如今的南宋,最是复杂。眼下以韩侂胄势力最大,而宰相赵汝愚,右相史弥远,杨后,太子赵询一干人等都要避让。

    这帮人在蛰伏。

    朱熹和赵汝愚也被韩侂胄打压下去,而史弥远这群人,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在接下来会和金朝签订许多耻辱的条约。比之后世的清朝,也好不到那里去。不同的是,金朝也是华夏人。而清朝则是彻底把国家卖给了外人。

    对于这南宋的纷纷扰扰,这些东西,陈远一点都不关心。这是历史的进程,自己改变不了,也没必要去改变。眼下陈远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灵女白素贞。

    陈远也没打算去做什么,他就是要了解白素贞,然后在她留下血泪的时候,接住那几滴关键的血泪。

    “嗯,先去镇江的金山寺看看。在史书上,我找不到任何关于白素贞的事情。那么这镇江的金山寺就是唯一和白蛇传有关联的存在。”陈远暗暗道。

    对于这里的地势,陈远并不熟悉。不过,那镇江在近代也是存在的。想来也不会偏差太远,当下,陈远凭着记忆施展出了大挪移术。

    眨眼之间,陈远就已经到了镇江的附近。他经过打听,很快就到了镇江。之后,陈远便前往金山之上。

    那金山颇为雄起宏伟,一片景色秀丽,金山寺就坐落其中。

    日光猛烈,陈远这时候不再施展神通,而是步行上了金山寺。

    一切都似乎是水到渠成。

    之后,陈远就来到了金山寺里面。金山寺山门大开,但里面香火并不旺盛,甚至是有些寒酸。

    寺内有几个和尚正在打扫着地面的落叶。

    陈远进入院内,马上就有小沙弥上前,道:“施主前来,可是烧香礼佛”

    看来,生意不好,和尚们也放低了姿态。

    陈远一笑,说道:“没错。”

    “请!”小沙弥脸上堆起笑容。

    在小沙弥的带领下,陈远进入宝殿之中。那宝殿之中,佛祖雕像全身塑金,当真是金光灿灿。不过,这可不是真的金身,只不过是一层金粉而已。

    小沙弥点了香给陈远,陈远接过香火,只是简单的拜了拜,却并不下跪。

    那小沙弥说道:“施主,您见佛不拜,佛祖怎能满足您的心愿”

    陈远笑笑,说道:“这样应该没问题吧”他手中却是抓了一百两黄金出来。

    那金灿灿的黄金出现,场中的几个小沙弥,眼睛都在放着光芒。

    黄金丢入到了香火库里,小沙弥们对陈远的态度立刻大大的转变。

    小沙弥们问陈远:“施主,您还未用膳吧本寺有斋饭安排。”

    陈远说道:“顺便再给我安排一间厢房,我可能会小住几日。”

    “可以可以的。”小沙弥们回答。

    随后,小沙弥便带陈远前往厢房。途经走廊,见处处都有破败之感。陈远不由问道:“寺内为何凋敝至此”

    那小沙弥回答道:“施主有所不知,如今朝廷征战连连,税赋苦役,民不聊生。百姓们食不果腹,所以我们这金山寺自然也不会有多少香客了。如今,咱们都是自己在寺后面开辟田地,以此养活自己。可是朝廷对咱们也是一样征税,哎……”

    说到后来,小沙弥沉沉一叹。

    陈远说道:“原来如此,那你们是希望朝廷战,还是降呢”

    小沙弥说道:“这个就说不清楚了。”他突然多看了一眼陈远,说道:“施主您一身贵气,出手大方,莫非是从临安城过来的贵人”

    临安城乃是南宋的国都。

    陈远对这点还是很清楚的,他却笑笑,说道:“并不是。”

    小沙弥说道:“就算施主您不是临安城的贵人,但您是贵人却是错不了的。”

    “你的话,我很爱听。”陈远突然又拿出一两金子来,说道:“小师傅,这是给你的。”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小僧乃是出家人,怎可要这黄白之物”小沙弥很是想要,但又想起了清规戒律。

    陈远说道:“出家人也要吃饭,菩萨若是能够管你吃住,自可不要。但菩萨管你吃住吗”

    “那倒是不管的。”小沙弥被陈远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所以你就收下吧。”陈远说道。

    小沙弥搓了下手,不好意思的笑笑,最后还是收下了黄金。陈远在分宝物的时候,什么都分了。但是黄金没有分,因为黄金是他身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但这黄金到了俗世,在俗人眼里,却能让人发狂。小沙弥虽然是出家人,但心却还是俗心啊!

    小沙弥收下了黄金,说道:“施主真是大善人也。”

    陈远说道:“钱财不过身外物,随缘欢喜就好。”

    “施主境界真高!”小沙弥说道:“小僧自愧不如。”

    说话之间,便到了厢房里面。这厢房里面,也收拾得不怎么整洁。小沙弥说道:“施主稍待,我们会马上给您收拾干净。”

    陈远说道:“无妨的。”他接着说道:“小师傅,你坐下来,我有些事情想要向你打听。”

    小沙弥说道:“啊”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便就立刻坐了下来。

    “贵寺的住持是”陈远问道。

    小沙弥说道:“我寺方丈乃是通明禅师。”

    “通明禅师”陈远说道:“那法海禅师呢”

    “法海禅师”小沙弥反倒吃了一惊。

    陈远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不会根本就没有法海禅师这个人吧。难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是啊,怎么了”陈远问。

    小沙弥说道:“小僧并不认识什么法海禅师。”

    陈远摸了摸脑袋,他说道:“不会吧,你仔细想想。”

    “小僧自幼就在金山寺长大,的确不曾听过法海禅寺此人。”小沙弥说道。

    陈远无奈,他也越发的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莫非老子还要去钱塘,去许州找什么保安堂”陈远心道:“该死的,老子大概是看新白娘子传奇看多了,那都是编剧编出来的东西。一点都不靠谱!”

    “金山寺是真的,可金山寺里却没有法海。”陈远顿时感到蛋疼,茫茫人海,何处下手啊!

    “施主”小沙弥见陈远发呆,忍不住喊。

    陈远便看向小沙弥。

    小沙弥说道:“施主还有什么要问小僧的吗如果没有,小僧就去给施主准备吃的,顺便安排人前来给施主收拾一番。”

    陈远说道:“没什么要问的了。”

    小沙弥说道:“那小僧就先告退了。”

    陈远说道:“好!”

    等小沙弥走出去时,陈远问道:“对了,小师傅,你的法号是”

    “小僧法号慧明。”小沙弥说道。

    陈远点点头。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

    夜幕降临,这南宋的夜晚,很是漂亮。

    陈远站在了金山高处,他看这下方青翠苍郁,看那明月高悬,忍不住再次感慨。感慨,他在这个鬼地方,当真是一个人也不认识了。他去不了滨海,见不了许舒。在这个时空里,他的所有亲人,爱人,都似乎是不存在的。

    “不对”陈远忽然想到什么。“这里有阴面世界吗蓝紫衣在这个时候是什么样子我要不要去找找熟人。”

    “阴面世界”陈远心头一动,立刻便施展大挪移术,行动起来。

    只是很快,陈远就尴尬的发现,他居然找不到前往阴面世界的入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