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6章 图穷匕见
    这是一种奇妙的母子相连的感应。沈墨浓梦见了一个还在胎盘里的婴儿周身是血,朝她求救着。

    “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沈墨浓惊坐而起,她的泪水汹涌而下。这个梦境太真实了。

    她看着儿子的样子,心如刀割。

    那个母亲不疼自己的儿子呢。

    这个梦,开始还只是喊妈妈救我。但到了后来,直接就说爸爸要杀我。

    “爸爸”沈墨浓暗暗失色。“陈远怎么会杀他自己的孩儿可如果不是如此,那我为什么会做这样没有逻辑的梦呢

    沈墨浓百思不得其解。

    而在一个月前,她收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陈远回到了滨海。

    陈远这个时候回来,她敏感的神经终于被彻底触动。

    许舒那边,沈墨浓一直都有暗中保护。这是在她还没成为陈远的女人之前,她就开始做了。

    而陈远回来的原因,沈墨浓也很快就查清楚了。

    她是国安六局的大佬,要查清楚这点事情,着实是没有一点难度。

    沈墨浓终于也就确定了一件事,腹中胎儿的示警是真的。

    如今陈远只有两个月的性命,而他还要救司徒灵儿许醒。唯一能救司徒灵儿许醒的便只有自己孩儿的血泪。

    沈墨浓爱陈远,但她更爱自己的儿子。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母性的本能便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沈墨浓认为,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儿,只能算作胎儿。用这个胎儿来和司徒灵儿许醒之间做选择,沈墨浓觉得这个选择题对于陈远来说并不难选。

    沈墨浓深深的知道,陈远和司徒灵儿之间的感情。

    但是,不管陈远对司徒灵儿的感情有多么深。沈墨浓现在都注定无法感同身受。她最在乎的是自己儿子的命。

    如果要拿她儿子的命去换司徒灵儿的命,抱歉,办不到。

    所以,在陈远到达燕京的时候,沈墨浓已经隐藏了起来。陈远打电话给沈墨浓,打不通。他去那曼城小区里属于沈墨浓的住处。那里也已经人去楼空。

    陈远不由有些郁闷,无奈之下,他只好去找袁星云。

    袁星云倒并不难找。

    就在明珠大厦里便能找到。沈墨浓在这个事情上,自然是和袁星云沟通了一番的。所以眼下陈远的到来,袁星云便认为陈远就是来杀自己的儿子的。

    对于陈远的这种做法,袁星云心里很不认同,甚至反感。但不管如何,袁星云还是跟陈远见了个面。就在明珠大厦的对面咖啡厅里,陈远和袁星云相对而坐。

    “你要找墨浓”袁星云问。

    陈远一笑,说道:“没错。”

    “找她做什么”袁星云冷淡的问。

    他这个态度让陈远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袁处,我哪儿得罪你了吗”

    袁星云说道:“你还是走吧。”

    陈远有些烦了,道:“什么意思”

    “墨浓不会见你。”袁星云说道。他和沈墨浓之间,有一种师徒,父女一般的情谊。站在袁星云的立场上,他自然是护着沈墨浓的。

    “为什么不见我她怎么了”陈远说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你还要装着糊涂吗你来京城到底是要做什么,我们心里清楚的很。若是我们连这点能量都没有,那也不配站在这个位置上。”袁星云说道。

    陈远脸色一沉。

    “我只是想见见墨浓,袁处你的话,我的确是不懂。”

    袁星云说道:“你命不久矣,这次前来,就是要用墨浓腹中的胎儿来救司徒灵儿。对不对”

    陈远说道:“好!”他竖起大拇指,说道:“果然神通广大,居然知道我命不久矣了。但我从未想过要去害自己的儿子。我今日来,就是想见见墨浓。”

    “你认为,我们会相信你吗”袁星云说道。

    陈远说道:“为什么不信我陈某人何时在你们面前撒过谎”

    袁星云说道:“总之,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可以走了。”

    陈远顿感悲凉。

    “我本以为,袁处你是我的朋友,墨浓是我的女人。当你们知道我命不久矣之后,会对我多出一丝关爱与怜悯。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撵着我走。我陈某人就算是死了,大概你们也不会有任何悲悯。”

    袁星云沉默下去。

    “并非是我冷血。”袁星云说道:“只是,墨浓爱她腹中的儿子,你这种行为,我们无法理解。”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来害我自己的儿子”陈远恼火万分。

    袁星云冷笑一声,他说道:“你猜,我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陈远说道:“你们一直都在监视许舒对不对”

    袁星云说道:“说监视就不好听了,这些年,你东奔西跑。墨浓怕你仇家太多,所以帮你隐藏许舒和你的过往,又派人保护许舒。”

    陈远微微一怔,实际上,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只是眼下愤怒之时,就将事情想的偏激了一些。

    “墨浓近来一直做梦,她梦见她的儿子在向她求救。她的儿子对她说,她的爸爸要杀他。”袁星云说道:“墨浓乃是非常之人,她的儿子有些灵慧,那也不足为奇。这样荒诞的梦,墨浓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做。而这个时候,你刚好回来,还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你说,我们还能相信你吗”

    陈远身子一震。

    他真的没想到,事情却是这个样子。

    “所以,你如果觉得你是清白的,你就离开京城吧。”袁星云说道。

    陈远摇摇头,他说道:“京城是我最后一站,见不到墨浓,我不走。”

    “暴怒你的真实嘴脸了吧。”袁星云冷笑一声,他说道:“陈远,虽然你的修为很高。但你要知道,这里是京城,有祖龙之气护住国都。没人能在京城逞凶的。”

    陈远沉默下去。

    他随后站起身,然后身子一纵,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袁星云坐在原地,他的心情却也是惆怅至极。

    半晌后,袁星云给沈墨浓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袁星云说道:“刚才我见到了陈远。”

    沈墨浓心中一跳,她说道:“然后呢”

    袁星云说道:“他走了,我让他离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我们对他也太残忍了。”

    沈墨浓沉默下去。

    袁星云说道:“他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沈墨浓深吸一口气,她强迫自己坚强起来。“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不敢跟他见面。我不能拿我儿子的性命来冒这个险。”

    袁星云说道:“可是,他若真的去了,你心里……”

    沈墨浓抬起头看向天花板,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儿。

    “但我能怎么做”

    她问袁星云,其实也是在问她自己。

    陈远找了一家酒店入住下来。

    他没有去修炼,修炼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虽然身体上的各种功能机制没有出现退化,但陈远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种生命的流逝。

    他能感受到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主宰着他的性命。只等时间一到,那力量就像是魔鬼一样,会前来带走他的所有生机。

    这……就是宿命啊!

    时光如流水,一眨眼之间,陈远在酒店里住了二十九天。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性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没有任何人来看望他,没有任何人来关怀他。似乎他的死,已经是无足轻重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远心中冲出一股愤怒来。

    他想要见到沈墨浓,将话给说清楚。

    陈远身形一闪,离开了酒店房间。

    陈远的所有一切,都在沈墨浓的监视之下。此刻陈远一动,沈墨浓这边立刻就如临大敌。沈墨浓不知道,陈远已经是最后几个小时了。她认为陈远的日子不多了,所以陈远终于要忍不住行动了。

    陈远找不到沈墨浓,他直接去了明珠大厦。

    袁星云不得不出来接待陈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