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3章 最后的晚宴
    原来陈远在那一拳之中,直接将一滴鲜血打入到了欧洋的血脉之中。这就像是在一个大皮球上面,插入了一口细小的针!

    任凭大皮球再坚韧,却也是难逃一死。

    不同的是,欧洋的进化细胞,萎缩得比皮球还快。

    更贴切的说,就像是发动机里面绞入了螺丝钉一样。

    虫皇的消息依然是没有下落,欧洋在一天之后,直接就死了。

    所以,国安想要从欧洋身上挖出虫皇之所在,基本是泡汤了。而虫皇到底是怎么瞒着国安,在国安的眼皮底子下和欧洋进行接洽的,这成了一个谜团。

    至于虫皇身上的那种基因病毒,赵教授他们也在进行着研究。他们试验过几种动物,包括猛兽。但是这些动物全部都在被种植基因病毒之后的一个小时,发狂而亡。

    那么,这基因病毒到底是如此在人体的身上存活下来,这倒成了一个谜团。

    同时,赵教授他们也找了死刑犯来实验。没有例外的是,死刑犯也在一个小时后发狂而亡。

    这也就说明,这种基因病毒不是这么简单的移植的。其中肯定还是有一些奥妙的。

    虫皇这几年里,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一直在聪明的进化着。这虫皇一日不死,国家就一日不能安宁。

    陈远告诉了司徒灵儿关于欧洋已死的事情。

    司徒灵儿知道后,不免一阵黯然神伤。

    在司徒灵儿心里,其实她是知道她自己对不起欧洋的。若不是因为她,欧洋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人生就是如此,许许多多的偶然成就了最后的必然。

    “对不起。”陈远向司徒灵儿道歉,说道:“我并没有想要针对欧洋,也没有想过要致他于死地。只是他已经被虫皇的基因病毒改造,我们这边完全无力回天。”

    “我明白的。”司徒灵儿自然不会怪陈远。

    欧洋身死之后,这件事也并未惊起任何波澜。

    婚礼上的插曲也只是一些小道消息传出去,但没人当一回事。

    时间便又一天一天的过去。

    陈远和司徒灵儿更多的时候,就是这样快乐的活着,旅游着。他们在一年之内,几乎走遍了世界各地。

    每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在一年后,司徒灵儿怀孕了。

    于是司徒灵儿和陈远就停止了旅游,司徒灵儿在家专心养胎。

    杨洁和许舒也会经常来看望司徒灵儿。

    林倩也搬到了燕京来专门照顾司徒灵儿。

    虽然陈远与林倩他们之间有隔阂,但林倩知道,司徒灵儿肚腹中的孩子却绝对是他们的亲孙子。

    这也是他们的一个精神寄托。

    陈远也会时常的陪着林倩,他跟林倩讲了许多他在那个世界的事情。也讲了在这个世界里,他小时候的许多事情。因为那许多的记忆,并未散去啊!

    林倩也渐渐开始理解,觉得陈远还就是她的儿子。

    陈天涯和林倩越来越开始理解,接纳陈远。

    时间是一种毒药,可以将一切东西都变得物是人非,它谋夺了一切的美好与生命。

    时间又是一种良药,可以将许许多多的恨与痛苦渐渐磨灭。

    时间,因为存在而伟大。

    因为流逝而伟大!

    若无时间存在,人们永远不知道珍惜身边人。

    十个月后,司徒灵儿生了一个女儿。

    六斤八两。

    陈远为其取名陈一诺。

    他希望女儿能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当他看着女儿出世时,那种激动的心情是无以言表的。也会让人感觉生命之奇妙。

    陈一诺在两个月的时候,患了一场支气管肺炎,不过在住院一周后也就病愈出院。

    小诺诺健康的成长在爱的环境里。

    一转眼,又一年过去。

    小诺诺也就一周岁了。

    而陈远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是越来越短了。

    一种说不出的惆怅与离愁在众多亲人之间弥漫。司徒灵儿也不在陈远面前表现出来。更不会去劝陈远留下。

    她知道,自己越难过,越劝他留下,他就会越痛苦,越难做。

    时光太快,从陈远到达这个世界,却已经过了十一个年头了。他感谢上苍,能够让他有这样安逸的十二年。他陪伴守护了司徒灵儿十一年,这是他最大的收获与幸福。

    他享受到了亲情环绕的感觉。

    他人生的所有遗憾,全部都在这里弥补了起来。

    小诺诺的乖巧可爱,让陈远也是诸多不舍。他对司徒灵儿和小诺诺充满了无限的愧疚。

    而让陈凌这边头疼的是,虫皇始终没有再露面过。

    再一转眼,已经翻过这一年,到达了六月十四日。

    十二年前的六月十五日,陈远来到了这个世界。

    而明天就是陈远的十二年期满。

    陈远突然醒悟,这时间居然是过的如此残酷而惨烈,在不经意间,这么快就已经到来了。

    但虫皇他们一直都还没有捕获到。

    陈远也没有去找,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陈凌这边替陈远着急得很,而司徒灵儿却在心里甚至有些期盼,期盼找不到虫皇,那么,陈远就不用回去了。

    陈远一直都表现得很冷静,他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找到虫皇。

    这一天,陈天涯,林倩,杨洁,司徒信义,司徒炎,陈凌,许舒,还有陈妙佳,许彤都齐聚在了陈远的家里面。

    大家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小诺诺也两岁了,她的天真与稚气将那种离愁的氛围打碎。陈远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亦是隐隐作痛。

    她还这么小,她是这么可爱。

    可是她今后的人生中,却会失去父亲的爱。

    陈远在这几年里,不断的写信,他一共写了三十封信。分别是在小诺诺十岁到四十岁的信。每一封信都是祝诺诺生日快乐。

    他絮絮叨叨的写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将她可能遇到的问题,烦恼全部都写进去。也写了关于他自己的许多事情等等。信很长,三十封信加在一起,都快可以修订成书了。

    这大概也是陈远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事情了。

    团圆宴上,陈远举杯。

    他有太多的感慨要说。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我所有的亲人,都在这里了。谢谢,谢谢大家能够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面。”陈远有些哽咽,他说道:“在我的记忆里,我生下来就是孤儿,我师父收养我,带着我在大山里面长大。我八岁的时候,曾经看到几条小狗在狗妈妈的身边快乐玩耍。我问我师父,为什么连狗都有妈妈,爸爸,而我却没有”

    “我师父没有回答我,只是叹了一口气。后来,我也想通了。这世上,孤儿有很多,我不是唯一的一个。想那么多,能顶什么用呢但是,不管我怎么安慰自己,没有父母都是我心中的遗憾。我也知道,这个遗憾,是永远没办法弥补的。”

    “我第一次在神域里见到中华大帝时,我觉得很亲切。而这位前辈也一直待我如亲儿子一般。每有危难,他都会不遗余力的来解救我。我心里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他是我父亲,该有多好。”陈远顿了顿,看向陈凌,说道:“大伯,谢谢您。谢谢您一直都把做亲儿子在看待。这几年里,您拼命的寻找虫皇,就是怕我完不成任务。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陈凌也忍不住眼眶微红。他拿起酒杯,一仰脖子,一口饮尽杯中酒。

    陈远又看向陈天涯,他说道:“爸,您知道吗在没见到您之前,只要提到父亲两个字,我就觉得,那是我永远无法破开的梦魇。我恨过,痛过,怒过,想要杀人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那样的对我的妈妈。我以为,我永远都不可能体会到父爱。但是,您给予了我这个机会。爸,我多想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您就是我的爸爸。”

    陈天涯眼眶也就红了,他站起身来,握住陈远的手,说道:“你就是我的儿子,爸爸对不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