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2章 洞房花烛夜
    婚房的装修风格是属于现代奢华风格,无论是家具,还是沙发,木地板等等,全部都透出一种质感来。

    这样的夜晚,让人心醉。

    司徒灵儿穿着红色的旗袍,她的身段婀娜多姿,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九天仙子下凡来。而且,今天的司徒灵儿格外的娇羞。

    夜色深沉。

    司徒灵儿坐在妆奁前,她正在卸妆。虽然她不喜欢化妆,但今天这种大喜的日子里,她还是不可免俗的化了妆。

    陈远站在司徒灵儿的身后,他静静的站立着。司徒灵儿看着镜中的陈远,她的嘴角不可自觉的牵扯出甜美的笑容来。

    陈远便说道:“灵儿,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本来,我不应该说一些丧气的话,但是……”

    司徒灵儿正欲开口,她不想听这些话。她能猜出陈远要说什么话来。

    但陈远按住了司徒灵儿的肩膀,坚持将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我很抱歉,不能许给你那一份平常而朴实的幸福。不能很肯定的陪你天长地久,不过你放心,我会朝这方面努力。即便将来,我回到了我的世界里,有一天我也会想办法或把你接走,或则我通过其他的办法来找你。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你是我的妻子。”

    司徒灵儿眼眶顿时一红,她重重点头。

    随后,陈远一笑,说道:“好啦,今天是开心的日子,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话。”

    司徒灵儿说道:“就是,你总是逗我哭。”

    司徒灵儿卸妆完毕之后,就先去洗澡了。

    这是洞房花烛夜,她有着属于她女孩儿的娇羞。

    两人轮流洗澡之后,便在床上相拥。司徒灵儿的头紧紧的埋在陈远的脖子间,她显然是对马上要到来的一幕充满了期待和害怕的。

    屋子里的灯光是朦胧的蓝色与昏黄色交叉,房顶上还有摧残星辰,这都是灯光所带来的特殊视觉效果。这是符合了所有少女关于浪漫的期待的。

    陈远并没有急着进行任何动作,他对待灵儿,一向都是极其爱惜的。就像是他们在大学这四年里,无论其他的情侣如何早一步同床,无痛人流。但陈远始终未跨越禁区。

    大学生活是美好的,陈远不想让司徒灵儿的这份纯洁美好变的复杂。

    而且,男人本也就不应该让女人意外怀孕。人流这个事,再怎么无痛,对其身体都是一种创伤。男人对自己应该负责,对自己的女人,就更应该爱惜,负责。

    “我和那一世的灵儿其实结婚有几年了。”陈远说道:“但你知道吗,我们一直都没有发生过关系。”

    司徒灵儿微微一呆,随后就仰起头,奇怪的问道:“为什么难道你不行”

    “咳咳!”陈远没想到司徒灵儿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逻辑。

    “你真不行”司徒灵儿马上红了脸蛋,接着很体贴的说道:“也不要紧的,我们可以慢慢治。”

    “我靠!”陈远说道:“你这傻妞,想那里去了。”

    别的可以忍,但是到了质疑男人这方面的问题,那陈远绝对是不能忍。

    “我特么没问题。”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便很是奇怪,她同时脸皮又薄,说道:“那为什么呀那有正常人像你这样的”

    话说回来,司徒灵儿也是正常的姑娘家,心里那能没有一点腹黑呢。大学时期,陈远就一直规规矩矩,这就让司徒灵儿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哪方面有点问题了。

    陈远心存爱惜,这倒不是他不知道泡妞之道什么的。若陈远是真正的普通大学生,没经历过那些刻骨铭心事,自然是按捺不住的。

    要说陈远早年经历,那是一大泡妞高手。

    陈远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他随后才说道:“她和你还是有些不同,因为在最早的时候……”

    随后,陈远就将那个灵儿的身世说了。

    “在那一世里,你妈妈因为没有找到她,从而就此失踪了。也许是已经找到了天涯海角,到底结果如何,我们都不知道。她的父亲突然不见了女儿和老婆,也就此消失了。所以,她从小就没有爸妈。是在老爷子身边长大的。所以她的性格比你孤僻多了,后来我们结婚之后,她对男女哪方面的事情有些害怕和抗拒,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强迫她。想着等到那一天,等她准备好了再说。”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又那里会知道,后来发生那许多事情,导致她一直在沉睡之中。”

    司徒灵儿也就正经起来,她握住陈远的手,说道:“她一定能够好起来的。”

    陈远点头,说道:“嗯!”

    司徒灵儿又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是却有一种亲近之感。就像我和她是很好的姐妹一样。”

    陈远说道:“其实,理论上来说,你和她是永远不可能见面的。因为这是平行世界,你本也不应该知道她的存在的。我到这里来,是属于特殊原因。”

    司徒灵儿说道:“你让我知道了,这世间的奇妙,远非我们所能理解的。”

    两人就这样惬意的聊着。

    司徒灵儿随后说道:“接下来这几年,我不想参加工作。我要你陪着我,走遍天涯海角。”

    陈远笑笑,说道:“当然没问题。”

    司徒灵儿又忍不住解释道:“我不是想偷懒,只是……”

    司徒灵儿的观点是认为,不管家里再有钱,女孩子都应该工作。但她是觉得时间短暂,想要和陈远在一起的时间能够长一些。

    “我懂。”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也就舒心一笑,她接着说道:“你说若是你去参加工作,你会去选择做什么”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大概是做生意吧。你要我去格子间当个白领,受约束,我还真受不了。”

    “哈,你虽然武功很好,但是你会做什么生意啊”司徒灵儿笑意吟吟的问道。

    陈远说道:“小瞧我了不是做生意,天时地利人和,怎么能赚钱,做什么赚钱,这点判断力我还是有的。我在那一世里曾经开过一个酒吧,生意可火爆了呢。”

    司徒灵儿主动吻了下陈远,说道:“老公你真了不起。”

    这一吻,却就是天雷勾动地火,再也停不下来了。

    而今夜,陈远不需要忍耐什么,压抑什么。

    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一晚过去,两人缠绵数次方尽,其中自然是有说不尽的酣畅淋漓。

    “还敢说你老公有问题吗”陈远早上戏谑的问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白了陈远一眼,那一眼的风情却是难以笔墨描述。

    之后,司徒灵儿要起床给陈远煮早餐,陈远按住了司徒灵儿,说道:“我去,你累了,哈哈!”

    司徒灵儿这个羞恼啊!

    中午的时候,陈远被陈凌召唤过去了。

    司徒灵儿也理解,陈远身上毕竟还是有任务的。

    司徒灵儿就先去和宋灵珊,还有童佳雯夫妇汇合着聚会去了。

    陈远来到了之前的工业园科研室里,这科研室里,有陈凌,无为大师,还有沈墨浓与沈经略。

    欧洋在进行着输液,他已经被专家教授们仔细研究过数次了,也拍了各种。

    陈远到达的时候,陈凌颇为歉意,说道:“小远,今天本不该喊你的,但是事情有些重要,所以……”

    陈远一笑,说道:“大伯,您还跟我客气”

    陈凌便就哈哈一笑。

    赵教授上前来为众人解说,他说道:“我们根据欧洋的血液,细胞,皮肤做了各种研究。他的细胞进化异于常人,基本上,他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是经过了特殊进化的。导致他的细胞进化的物质,大概就是来源于虫皇身上的一种东西。我们可以将这种东西称之为神奇基因,也可以称作为病毒。”

    “普通人的进化,即使是环境大变化,也是要经过漫长的岁月和繁衍来达到目的的。”赵教授说道:“虫皇身体里的这种基因病毒,实在是太可怕了。可以肉白骨,活死人。这种病毒如果推广出去,很可能,人类的循环出现大问题。也就是说,太多的人不死,而新一代的人又会一直繁衍。这种循序打破,那是极为可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