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9章 涅磐重生
    司徒灵儿想起了中考前的那一天早自习,那时候,陈远见到她的那种惊奇是绝对假装不出来的。只是那时候,司徒灵儿性子冷淡,并未多想。

    “那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司徒灵儿马上问道。

    陈远说道:“接下来我跟你说的事情,可能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一切都是事实。”

    司徒灵儿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你。”

    她的话让陈远感动,不管是这一世还是那一世,她都是这样的无条件相信自己。

    陈远就说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平行世界这个理论你应该听说过吧”

    司徒灵儿说道:“平行世界”她颇为震惊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来自平行世界”

    陈远说道:“没错,在我的那个世界里……”

    陈远接下来就简单的描述了下他的那个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我的妻子就是你,司徒灵儿。只不过,她跟你也有些不同。她比你要更冷淡,而且,她的修为很高,学武也很快。我最先认识她的时候,我根本打不过她。”

    “后来……”陈远就讲了他和司徒灵儿在那一世的认识,还有共甘苦,还有她被欺辱,最后被神帝收为徒弟。他又讲了灵儿的舍身相救等等。

    司徒灵儿听了陈远的述说,她呆住了,好半晌,她都回不过神来。

    陈远说道:“所以我在见到你的时候,我会那么的吃惊和欢喜。”

    司徒灵儿过了好久好久,也才慢慢回过神来,她说道:“我真的没想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随后又开心的说道:“这岂不是就是命运和因果前世今生,我们本就应该是一对。不管你怎么逃避,闪烁,但最后你都改不了命运的这根线。”

    陈远微微一怔,灵儿的话让他若有所思起来。

    似乎,冥冥之中,命运真的是一根线,无论怎么挣扎,改变,最后都还是逃离不开命运的安排。

    陈远说道:“也许真是如此吧。”

    他随后说道:“在那一世里,灵儿为我吃苦太多。所以在这一世里,我碰到你,本来我是想着要跟你一起的。但是后来,我想到等我的时间一满,我便要离去。可那时候,你依然年轻。这样的话,于你而言,反而是一场痛苦。”

    司徒灵儿终于恍然大悟。

    一切的一切,总算是都明白了。

    所有的疑惑,也都算是解开了。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一世里,总会有许多的麻烦来找上你。”陈远说道:“若我一直不出现,大概你也不会这么苦恼吧。当然,其实也有许多的麻烦,是我带给你的。就像你这一次被虫皇抓走,虫皇实际上还是要对付我。所以说到底,灵儿,真的,一直都是我在欠你。那怕这次救你,这本就是应该我来做的。这是我给你的苦!”

    “这些都不重要。”司徒灵儿握住陈远的手,她轻声说道:“不管是你救我,还是你欠我。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我能够和你在一起,那其他的什么都无所谓了。”

    陈远不禁大为感动。

    他随后又说道:“可是灵儿,我终究还是要离开这里的。那边的灵儿还沉睡在水晶棺材里,我不可能不管她。还有我的朋友,她们为了我付出太多,若我不回去,她们会很麻烦。还有,那边有太多的事情是我不可能放下的。我必须是要回去的,虽然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安逸,但是我却不能心安理得的来享受这份安逸。”

    司徒灵儿说道:“到时候再说吧,不是还有八年的时间吗总之,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人生不一定是要天长地久,曾经拥有也是很重要的。”

    陈远说道:“我只要一想到,你在往后那么长的岁月里,孤苦一人,我就没办法安心。”

    司徒灵儿说道:“哎呀,你不要老想那么多。人生在世,生死无常。咱们先过好眼下就行。况且,你要是一直那样对我,我即使是跟欧洋结婚,你以为我以后就会过得很开心,幸福吗”

    陈远微微一呆。

    他却是没去想这一层。

    陈凌在一天后就回来了,他是和无为大师一起回来的。

    司徒灵儿度过了她最开心的一天,因为她所有的不开心,忧郁,伤心都已经被驱除了。

    就算是此刻死去,她也毫无遗憾。

    她终于明白了陈远的心。

    陈凌和无为大师回来后,第一时间来见陈远。

    也是晚上,陈远在客厅里和陈凌还有无为大师会面。

    司徒灵儿见到陈凌之后,微微红着脸跟陈远一起喊大伯。

    陈凌对司徒灵儿还是很了解的,虽然他这还是第一次和司徒灵儿正式见面。之前的见面,司徒灵儿都是在昏迷之中。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好孩子。”

    司徒灵儿心里顿时甜甜的。

    司徒灵儿也跟无为大师问好,无为大师慈眉善目的一笑,说道:“女施主好福相。”

    随后,陈凌和无为大师就和陈远谈话。

    陈凌说道:“这虫皇好生狡猾,我几次追踪,最后都还是失了手。”他顿了顿,说道:“听墨浓说,你有办法解蛊毒了,我立刻就赶了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为大师也说道:“就连金婆婆也说这丝线蛊虫无法可解,贫僧倒是很想知道,陈小施主你有何种办法来解这蛊毒”

    陈远说道:“我的办法就是入定。我这个法子,常人是用不了。但我对自己的身体了解,对我的脑域精神更是有把握的。我可以催眠我自己,并且骗过我的身体。这样的话,我便是要在绝对的入定中,催眠身体,从而让身体开始进化。”

    “进化”无为大师和陈凌眼睛都是一亮。

    这两人都是聪明人,所以陈远这么一说,他们也就窥到了其中的关键。

    无为大师说道:“这种进化,是要经过漫长的岁月的。只怕……”

    “我的体质我心里清楚,大师,我现在就需要您和大伯为我做一件事。”陈远说道。

    “哦什么事情,陈小施主你只管说。只要是贫僧能够做到的,贫僧断无推辞的道理。”无为大师立刻说道。

    陈远说道:“我要大师您和大伯轮流用真言洗髓术给我洗髓,连续三天,两人轮流不能停。”

    无为大师说道:“这没有问题。”

    陈凌说道:“你是怕你的身体会真的死亡,所以才用这种法子维持本能的清醒,对不对”

    陈远说道:“没错,现在是我和我的身体做最后的博弈。”

    陈凌说道:“那好!”

    陈远说道:“找个透明的冰柜给我,我要在冰柜里入定。”

    陈凌说道:“好!”

    “冰柜”司徒灵儿吃了一惊。

    陈远就对司徒灵儿一笑,说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司徒灵儿见陈远如此笃定,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陈凌这边马上就为陈远准备了冰柜。

    沈墨浓还有沈经略都过来了。陈远所要做的是一件非常惊人的事情,这种奇人异事,是绝对要记录到国安局的档案里的。

    就在众人的瞩目里,陈远在晚上十点,正式进入到了大冰柜里。

    随后,冰柜关上。

    电流接通,按最低的温度运行!

    这时候,陈凌和无为大师也开始运用起了真言洗髓法来给陈远洗髓。

    一时之间,卧室里漫天佛音,便如大雷音寺中,万千和尚齐齐念动经文。

    陈远进入冰柜里,他只穿了一条大短裤。

    他的身体大部分露在外面。

    这时候的陈远已经是瘦骨嶙峋,皮肤老如八十老人。

    司徒灵儿等人揪心的在外面看着。

    时间则一分一秒的过去。

    陈远始终闭着眼睛。

    很快,陈远的身上开始结霜。白白的冰霜密布在他的眉毛上,他的嘴唇开始发紫。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陈远在里面已经被冻成了冰棍。

    这个样子,正常人早就应该是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