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7章 身体里的神灵
    司徒灵儿站在门前,她等了许久,她居然有些不敢推开这扇门。她怕……怕看到了她害怕看到的场景。

    她怕,她再也见不到那个明亮的少年。

    但,门终究是要打开的。

    当门缓缓推开的时候,司徒灵儿看见了里面的人。

    当她看见里面那个人的时候,她的泪水就如决堤的黄河一般,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

    客厅里,灯光是昏黄的。

    电视正在放着猫和老鼠。

    沙发上躺了一个人,那个人已经睡着了,那个人在这样的大夏天里,裹了一层厚厚的棉袄。

    他露在外面的双手已经枯瘦如柴,那皮肤皱褶,就如八十的老太一般。

    他的脸上,双眼已经深深的凹陷下去了。皱纹如沟壑一般,触目惊心。

    那已经不是明亮的少年,而是一个垂死的老头了。

    但是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司徒灵儿就知道,他就是陈远。

    像是有一把刀子,狠狠的扎进了司徒灵儿的心灵深处,是那样的痛不可当。她捂住嘴,不顾形象的坐了下去。

    她的泪水,断线珠子的掉了下去。

    “司徒灵儿,你就是狼心狗肺!”司徒灵儿在心里狠狠的咒骂自己。

    她压抑的哭声,终究还是惊醒了沙发上睡着的陈远。

    陈远睁开眼就看到了司徒灵儿。

    在看清楚之后,陈远不禁骇然失色。

    “她怎么来了”

    陈远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是在这样的场景里和司徒灵儿见面。

    这三个多月来,陈远的情况每况愈下。他的免疫系统,还有生理机构都在快速的衰老。他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身体里的气血随着衰老而消失。他对于这种丝线蛊虫没有一点的办法。

    若不是他本身修炼过法力,脑细胞异于常人。此刻脑核早已失守,变成脑瘫了。

    司徒灵儿起身,她来到了陈远的面前。

    她跪在沙发边上,抱着陈远的腿,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这四年来,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在司徒灵儿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那一年的夏天,有他和童老师,还有灵珊。他们到济南旅游,那趵突泉的泉水,公园的风景,还有芙蓉街的小吃。以及泰山的云龙盘海。

    那一年的大年三十,他气急败坏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许许多多的夜里,她每天都睡得安稳,因为她知道,他在守护着她。

    她幻想过许多许多,想过两人的将来,想过她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后来,都变了,他残忍的拒绝。

    司徒灵儿一度以为,他是个自私的人。她觉得,她不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可是每一次,只要自己有危险,他却都是第一个出现。

    她又认为,他是喜欢自己的。只不过是喜欢,是玩物,是富豪对乞丐的施舍。

    可到了此时此刻,她看见他为了自己,变成这般模样。就算是快要死了,却也坚持什么都不说。他还要看着自己去和欧洋结婚。

    还有什么样的爱,要比他的爱来得深沉呢

    司徒灵儿在这一刻终于知道,她拥有的,比想象的要多的多。

    她此刻只想痛痛快快的哭出来。

    “灵儿……别哭,我没事。”陈远轻轻的说道。他见不得司徒灵儿这样的伤心,他想尽可能的来抚慰她。

    司徒灵儿不理会陈远,她哭了许久,最后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之后,司徒灵儿起身。她一点也不嫌弃,紧紧的抱住陈远。“从此以后,谁也别想将我从你身上赶走。”她无比坚定的说道。

    陈远在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外面的脚步声传来。

    很快,沈墨浓就带着杨洁一群人过来了。沈墨浓没有将她们拦在外面,毕竟,许多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

    当宋灵珊她们看到陈远这般模样的时候,顿时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童佳雯,还有杨洁都哭了出来。

    只有欧洋,欧洋看到司徒灵儿紧紧握住陈远的手时,他彻底暴走了。

    “你放开灵儿!”欧洋愤怒的道:“你这个丑八怪,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为什么还不死”

    这一刻,欧洋的所有礼貌,涵养都没有了。

    他被愤怒已经冲昏了头脑。

    这一刻,司徒灵儿惊诧的看向欧洋。

    似乎是这一刻起,她才重新认识了欧洋一般。

    陈远的心态很好,他并不会因为自己此时的处境,从而觉得自卑。他这一生,纵横潇洒过。到了此时此刻,他虽然认命,但他依然没有将欧洋这种人放在眼里。

    但是此时,沈墨浓却是看不过眼了。她冷冷说道:“欧洋是吧,如果你连起码的尊重都学不会,那么,我还是请你立刻离开这里吧。”

    欧洋双眼血红,说道:“尊重你叫我怎么尊重你让我看着我的未婚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还要我来尊重他吗”

    沈墨浓正欲开口说话,司徒灵儿放开了陈远,她站了起来。

    她的目光坚毅无比,她看向欧洋,说道:“欧洋,从现在开始,我与你之间,再无任何瓜葛。你觉得我对不起你也好,水性杨花也好,都无所谓。”

    “毫无瓜葛”欧洋怒道:“司徒灵儿,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我这双腿就是因为你才没有的。你居然说以后和我毫无瓜葛”

    司徒灵儿说道:“那你就当我是个忘恩负义的畜牲好了。如果你要钱,可以,但是其他的,我没有半点东西能够给你了。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请你走吧。”

    欧洋怒不可遏,他突然扬起拐杖,朝陈远扑去。“都是你……”

    司徒灵儿迅速拦在了欧洋的面前,她双手狠狠一推,于是欧洋就摔在了地上。他痛哼一声,那假腿也掉落开来。

    司徒灵儿却没有多看欧洋一眼,她转身来到陈远面前,轻声说道:“我扶你进房间休息。”

    陈远点点头,说道:“好!”

    司徒灵儿和陈远回了房间,沈墨浓就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这栋房子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司徒灵儿一向善良,心软。但今天的她所表现出来的冷漠和坚硬让身为母亲的杨洁都感到意外。

    或许,她的善良,软弱,只是因为还没人碰到她的底线。

    当她的底线被碰触时,她也能做到毫不留情。

    卧室里,司徒灵儿打了洗脚水给陈远细心的洗脚,这让陈远很不适应。

    “灵儿,我没以为,我们还能再见面的。”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的手停顿了下来,她沉默一会后,又继续给陈远洗脚。只是当她触摸到陈远的脚时,那枯萎的皮肤让她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你就打算真的这样瞒着我一辈子”司徒灵儿一边掉泪,一边说道。

    陈远说道:“这样并没什么不好。”

    司徒灵儿说道:“你为我做了这么多,而我却会到死了都还在埋怨你,这样值得吗”

    “可你不会那么痛苦。”陈远说道:“你现在知道了这一切,如果那天我走了,你怎么办你会好受吗”

    “为什么你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你还在想我会怎么样”司徒灵儿哭着说道:“你就不能多想想你自己吗”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

    司徒灵儿给陈远洗完脚后,她就服侍陈远到床上躺下。之后,她也要跟着到床上来。

    陈远吓了一跳,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司徒灵儿说道:“你活一天,我陪你一天。只要你敢死,我就陪你一起去死。我说到做到。”

    “你这……”陈远摇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你这性子,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你。灵儿,你千万别为我做什么傻事,我看到你过的好,就比什么都满足了。”

    “不用你管我。”司徒灵儿真就到了床上,她还是紧紧的抱着陈远。

    这大夏天的,还来一床大被子,这绝对不是司徒灵儿能受得了的。

    陈远说道:“你还是别盖被子了,多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