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6章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杨洁想起了她和黄燕之间的谈话,黄燕也是要求自己的女儿嫁给欧洋。这两母子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凭心而论,杨洁也是做母亲的人。她能理解黄燕的恨与痛苦,但是她还是灵儿的母亲啊!

    她不是那种带有色眼镜的人,欧洋对自己的女儿有恩。她的确是没道理来嫌弃欧洋这个孩子。况且,她们都有钱。欧洋没了双腿,这都不是太大的事儿。欧洋是高材生,不是靠双腿吃饭的。

    如果女儿心里是爱欧洋的,她肯定会祝福她们。可是女儿的心里,明明只有陈远。

    报恩的方式有很多,杨洁不赞成女儿用她自己来报恩。这样的话,女儿下半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妈,我答应他了。”司徒灵儿忽然撑起身子,说道。

    “不行!”杨洁立刻反对。她显得异常的坚决。

    司徒灵儿说道:“我决定了。”

    杨洁知道女儿的性子很倔,她沉默一会后,说道:“起码你现在还小,谈婚论嫁也还没到年龄,先把大学读完,然后再说吧。”

    “可以先办婚礼的。”司徒灵儿说道:“欧洋想要的是这些,我欠他的,应该尽我所能还给他。而且妈妈,你不明白的。如果没有那个人,我嫁给谁,不嫁给谁,这都是没有太大所谓的事情了。我更知道,他不可能和我在一起。因为,他的未来蓝图里,从来都没有我。”

    “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杨洁说道:“灵儿,我希望你能理智一些。”

    司徒灵儿沉默下去,她不想再说什么了。

    人生总得朝前看。

    司徒灵儿不像自己永远都沉溺在那样的思念和伤心之中。

    之后,倒是顺理成章开始筹备起司徒灵儿和欧洋的婚事了。

    欧洋的精神状态变的很好,可以说是积极,乐观,向上。

    即便是失去了双腿,可能换来司徒灵儿的心,这让欧洋觉得很值。

    婚期在三个月后,那时候,欧洋基本上能拄着拐杖走路了。这边会给他按上最好的智能假腿。

    司徒灵儿选择了休学半年,这三个月里,司徒灵儿每天都会到医院陪欧洋做复健。

    欧洋渐渐的靠着两根拐杖,已经可以慢一些的正常走路了。他的创伤恢复很不错。

    这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也已经到了九月的光景。

    这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

    而明天是九月十二日,正是司徒灵儿和欧洋举行结婚典礼的日子。婚礼是在凯越大酒店里举行。

    宋灵珊和童佳雯是昨天就到了的,司徒灵儿要宋灵珊来当伴娘,宋灵珊却是拒绝了。她不愿意,这是她的姿态,她不愿意司徒灵儿嫁给欧洋。但是她也没有资格反对。

    在晚上的时候,宋灵珊和童佳雯陪着司徒灵儿。

    杨洁也过了来。就在酒店的房间里,司徒灵儿穿上了美丽而洁白的婚纱,她是那样的美丽,不沾染一丝烟尘。

    欧洋也忍不住跑了过来,他是在一名保镖的陪同下。那保镖叫做戴震!戴震主要还是搀扶欧洋,很多时候,欧洋会比寻常人累的快一些。

    “新郎官今天是不能来见新娘子的。”童佳雯不由笑着打趣,说道:“明天新娘子就是你的了,怎么就这么耐不住呢”

    欧洋笑眯眯的,他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是开心而舒畅的。

    司徒灵儿看到欧洋过来,也是微微一笑。她对欧洋的笑容比以往多了一些。

    欧洋看着司徒灵儿,不由呆住了。他喃喃说道:“灵儿,你真美。”

    童佳雯说道:“那是当然,你小子是走了狗屎运了啊!”

    欧洋呵呵的傻笑起来。

    杨洁在一旁没有怎么说话,她心里始终不太好受,但事到如今,她也只有遵从女儿的意思。本来,她也有过担心,但是看到欧洋真是从心眼里爱着女儿,她也就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过就在这屋子里一片喜庆欢乐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名女子。

    这女子穿着黑色连衣裙,美艳而冷傲。她斜靠在门口,冷冷一笑,说道:“还真是只见新人笑,没人想过旧人哭啊!”

    她的声音充满了讽刺和不屑。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沈墨浓。

    “你是什么人”欧洋他们并不认识沈墨浓,欧洋听出沈墨浓的讽刺,立刻冷声质询。

    沈墨浓不屑的看了一眼欧洋,说道:“你都断了腿,那怕你的腿是为了司徒灵儿而断,但你若真是爱她,怎么忍心要她来伺候你一辈子”

    “你……”欧洋顿时脸青一阵,白一阵。“你是哪来的疯子,戴震,把她赶走。”

    戴震马上就到了沈墨浓的面前,他冷冷说道:“女士,请你离开。”

    沈墨浓冷冷说道:“你放心,我会离开的。”她随后向司徒灵儿说道:“如果你想见陈远,就跟我来吧。”

    司徒灵儿娇躯巨震。

    陈远这两个字就像是一个魔咒,只要提起这两个字,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不能够平静。

    杨洁也是身子一震。

    而宋灵珊的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她一直隐瞒着灵儿,但她的良心深处也时刻在受着无穷的煎熬,她甚至不知道陈远是死是活。

    童佳雯却是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知道欧洋为了灵儿失去双腿。她问过陈远,但宋灵珊和司徒灵儿都说陈远云游四海去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当沈墨浓说出陈远两个字后,欧洋也是脸色巨变。

    司徒灵儿立刻就要跟着出去,欧洋马上就拉住了司徒灵儿的手。“灵儿,你不能去。”欧洋带着哀求,说道。

    司徒灵儿看了一眼欧洋,她沉声说道:“我必须去一趟。”

    “什么事,咱们都可以等到明天的婚礼完成之后,到时候你再去,可以吗”欧洋真正的哀求着说道。

    “对不起!”司徒灵儿强行挣开了欧洋的手,然后就这样穿着高跟鞋,穿着婚纱跑了出去。

    她不太习惯穿高跟鞋,跑了几步,便将高跟鞋丢弃,赤着脚跟了下去。

    杨洁,宋灵珊,童佳雯她们立刻跟了过去。

    欧洋对戴震说道:“走,带我去,带我去。”他最后是暴躁的喊出来的。

    戴震说道:“是!”

    沈墨浓开了一辆吉普军车,司徒灵儿上车的时候有些不方便。她却也不顾及,直接将婚纱裙摆大力撕扯开。然后,她就上了军车。

    沈墨浓接着就启动车子。

    “陈远现在在哪里”司徒灵儿马上就问:“他回来了”

    沈墨浓没有立刻回答司徒灵儿,她开车开的很专注。

    半晌后,沈墨浓轻声说道:“他从来没有离开过燕京。”

    “他一直在燕京”司徒灵儿吃了一惊。她随后说道:“他的电话也打不通了,为什么一直要躲着我”

    沈墨浓说道:“所以这就是你要嫁给欧洋的理由吗”她的语气并不好,冷冷质询。

    司徒灵儿微微一怔,她说不出话来。

    沈墨浓也不继续追究这个问题,她说道:“其实我知道,他一点都不想你去见他。”

    这句话听起来很是冷漠无情。

    也狠狠的打击到了司徒灵儿的心灵。她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但是接下来,沈墨浓的话却让司徒灵儿心胆俱裂。

    沈墨浓说道:“但是我身为他的朋友,我做不到就看着他这样遗憾的去死。我知道,他不想让你痛苦,但我更不忍心他这样痛苦的去死。就算是死了,你也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为你做过什么。”

    司徒灵儿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颤着音说道:“什么意思你说陈远要死了他到底怎么了”

    沈墨浓说道:“你被虫皇抓走后,脑袋里中了丝线蛊虫。这种蛊虫药石难救,各种手术也没有办法治疗你。后来无为大师为你找来了苗疆的高手,他们想出的办法是转移蛊虫。陈远作为**,他将你脑袋里的丝线蛊虫全部转移到了他的脑袋里面。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