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5章 心爱的女孩呀,她在天涯!
    陈远继续说道:“比如在我的那个世界里,无为大师早早已经死了。那是因为那个世界里由于有法力,然后引发了许多格局的改变。那么,这个世界里,无为大师由于还活着,所以又会改变一些事情。”

    “蝴蝶效应嘛!”沈墨浓轻轻一笑,说道:“这个道理我懂,一个小蝴蝶扇一下,能够引发一场海啸。那这如此之多的蝴蝶改变,岂不是要将整个世界改得面目全非”

    “你错了。”陈远说道:“改的都是小格局,就像是万流归海一样,在强大的海啸潮流下,一些细小的改变,都不能阻挡历史大潮的进展。”

    “可你却改变了我们的世界。”沈墨浓说道:“说你拯救地球可能不确切,但你拯救了我们的世界。”

    陈远搓了下手指,说道:“这是因为,这是天道的意思。也许,那些将要发生的事情,其实才是不该发生的。”

    沈墨浓若有所思,半晌后,她说道:“咱们不扯远了,额,再问你给问题,难道我在你那个世界,一直都没谈婚论嫁吗”

    陈远顿时老脸一红,说道:“你真想知道啊”

    沈墨浓说道:“废话。”

    陈远便哈哈一笑,说道:“在那一世里,你是我的女人,对我死心塌地来着呢。”

    “你……”沈墨浓顿时羞怒交加。“你胡说什么呢”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好吧,你就当我是在胡说吧。”

    “你是说真的”沈墨浓正经的问。

    “还真是没骗你。”陈远说道:“在那个世界里,我和你曾经生死患难过许多次。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你没办法想象的。”

    “但是好像,你在那个世界里,司徒灵儿才是你的妻子。”沈墨浓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陈远说道:“的确没错。”他说道:“那边也是文明世界,只是我为人比较花心。在修道的路上,我若压抑自己,念头不通达,那会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不能太压抑自己的感情,那个世界的你也理解,从未多说过。”

    他随后又说道:“我这么说,不知道你能否理解”

    沈墨浓摸了摸鼻子,面色古怪,说道:“理解倒是能够理解。只是以我现在的心性来说,是不赞同的。”

    陈远说道:“这你倒不用苦恼,我也没打算和你有什么牵扯。”

    沈墨浓不由说道:“为什么”她有些不爽,说道:“既然司徒灵儿和那个世界的沈墨浓都是你的女人,怎么到了这里,你就心里只有司徒灵儿了。你这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我都替她要打抱不平了。”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放下了筷子,躺在沙发上,说道:“你不懂的,灵儿还一直在那个世界里冰封着。她为了救我,将脑核给了我。她既是我深爱的妻子,但也是我亏欠最深的人。”

    沈墨浓说道:“所以,那个世界的我还是好好活着,你一点都不愧疚”

    陈远说道:“谈不上愧疚,我与她心意相通,相知,这没什么好说的。”

    沈墨浓说道:“好吧,其实她是她,我是我,这是不必混为一谈的。”

    陈远说道:“是的。”

    沈墨浓陪陈远待了两个小时后,也就走了。她没有问陈远的病情,怕给陈远带来压力。

    而事实上,陈远能感觉到身体的不适。这种丝线蛊虫实在是太厉害了,它们从脑域里啃噬,破坏着陈远的各种免疫系统。

    即使陈远身体强壮如牛,但是这种从脑部带来的伤害,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至于南大那边的上学,陈远是没办法继续下去了。陈凌给陈远办了休学手续,他住在第四区的消息,就算是陈天涯夫妇也不知道。

    陈天涯夫妻只知道陈远离开了,他们之后也就跟着离开了燕京,回到了东江。

    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很难接受,但却又不得不接受。他们不能阻止陈远的离去,其实也更害怕看到陈远在他们的面前枯萎而亡。

    也许见不到,反而会好受一些。

    陈远彻底离开了所有熟悉他的那些人们的视线里面,但他却也永远留在了他们的心中。

    在司徒公馆里,司徒灵儿的身子一天比一天爽利。

    在这期间,宋灵珊提前回到了校园里去了。应该说,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司徒灵儿,更怕她自己会说漏了嘴。

    半个月后的一天早晨,阳光明媚。

    天气是越来越暖和了,在司徒公馆的后面草坪上,司徒灵儿和杨洁漫步而行。

    “妈,我待会还想再去看看欧洋。”司徒灵儿说道。

    杨洁说道:“嗯,妈陪你一起去。”

    司徒灵儿点点头。

    此时的司徒灵儿,她穿着贵族红的连衣裙,长发披肩,晨风吹拂而来,便如美丽的冰雪仙子。

    司徒灵儿想了想,她又说道:“妈,您能不能老实告诉我,他到底去了那里为什么我打他的电话始终打不通还有,为什么他无缘无故会离开,也不回学校。我昏迷了这么久,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洁眼神有些闪烁,她说道:“陈远并不是普通人。他大概是觉得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所以就离开了吧。至于他去了那里,我真不知道。你是被那些坏人下了特殊的迷药,这我已经和你说过好几遍了。”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们有事情在瞒着我呢”司徒灵儿说道。

    杨洁说道:“能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你呢”

    司徒灵儿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她心中始终是不好受的,她其实很想,很想看到陈远。她知道,他救她出来,并不容易。她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可是,就算是灵珊也是如母亲的说法来告诉她的。

    司徒灵儿无可奈何。

    吃过早餐后,杨洁开车带着司徒灵儿来到了医院里。

    欧洋已经进行了截肢手术,他现在每天都要打点滴。现在的他,每天都是躺在床上,目光发呆。

    司徒灵儿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欧洋,不谈爱情,单单就是欧洋这双腿便是因为司徒灵儿而失去的。所以司徒灵儿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灵儿”欧洋本来面色呆呆,但是在司徒灵儿进来之后,他的眼中开始有了神采。

    欧洋的母亲叫做黄燕,黄燕每天都在医院里陪着欧洋。

    黄燕对司徒灵儿母女两有些冷淡,甚至有些恼恨。自己的儿子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也不会成为这个样子。

    黄燕的恨,无法消弭。

    司徒灵儿带了佣人熬好的燕窝粥,她轻浅一笑,说道:“我给你带了燕窝粥,这燕窝粥里还用了大骨头熬的汤。”

    “谢谢你,灵儿!”欧洋咧嘴一笑。

    司徒灵儿帮欧洋将床靠摇了起来,杨洁则帮司徒灵儿盛粥。

    “有什么好谢的,这都是她应该做的。”黄燕冷冷的说道。

    “妈!”欧洋眼神中闪现出恼怒和不耐烦来,他说道:“您要是一直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那您换我爸过来照顾我吧。”

    “你……”黄燕气的不轻。

    司徒灵儿忙说道:“阿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这不是一种故意卖乖,尽管她这样做,反而让黄燕更加反感。但司徒灵儿是真的觉得,这一切的错都是她造成的。

    司徒灵儿的内心充满了内疚。

    黄燕冷哼了一声,转身出了病房。

    司徒灵儿坐下后,一勺一勺喂欧洋喝粥。尽管欧洋的双手是没事的,但司徒灵儿坚持喂他喝粥。欧洋也很享受这样的甜蜜。

    杨洁也跟着出去了。她觉得她需要和黄燕谈一谈。

    “欧洋,你不要因为我而这样跟你妈妈说话,这样会让我在你妈妈面前很难做。”司徒灵儿说道。

    欧洋说道:“不管是谁,我都不允许他们在我面前欺负你。就算是我妈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