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轨迹
    “难怪……”陈天涯想起什么,说道:“在你中考前的那一天,我记得你看我的眼神充满了仇恨。原来如此!”

    陈远说道:“有时候,我觉得很痛苦的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来到这个世界,是没有选择的。但是,我没有享受过一天的父母伦常之爱。”他顿了顿,说道:“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也许我来到这里,见到爸和妈是老天对我的一种恩赐吧。”

    陈天涯拍了拍陈远的肩膀,说道:“孩子,苦了你了。”

    陈远飒然一笑,说道:“不知道的时候,不觉得苦。知道之后,我会想办法将这种苦弥补起来。”

    陈天涯说道:“那等你回到你的世界之后,你还会那么恨他吗”

    这个他,自然是指的魔帝。

    陈远说道:“谈不上恨,只是我身为人子,我母亲生我一场,我总要为她做一些事情。那怕她永远不会知晓。只要魔帝肯到我母亲坟前磕头认错,我自然不会再与他为难。”他随后又苦笑一声,说道:“不过这大概也很难,魔帝的心性高傲无比,要他低头,比杀他还难。更何况,这次是要他向他的逆子低头。”

    陈天涯沉默下去。

    陈远在这一天里,几乎是在轮番和他们说话。之后,他去卧室里见了母亲林倩。

    林倩也听陈天涯说了陈远的身世,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也从心眼里觉得,好像这孩子就是自己的儿子。

    “我这一生,本来最大的遗憾就是从未见过您。如今,我也算弥补了心中最大的遗憾。”陈远跪在林倩的面前说。

    林倩抱住陈远,失声痛哭。

    陈远像是一个孤独的斗士,当真相大白之后,他虽然在亲人的围绕中,可是大家彼此感觉却又有了一丝的陌生。

    之后,陈远也和陈妙佳,许彤聊了一些。和许舒也聊了一些。

    在晚上的时候,杨洁前来见了陈远。

    就在别墅的屋顶阳光房里。

    两人坐下后,佣人端上来冰镇果汁。

    “灵儿已经醒了。”杨洁说道:“她现在没事了。”

    陈远的眼皮子动了一下,随后说道:“那就好。”

    杨洁说道:“她第一个问的就是你,她担心那日你被包围,怕你……”

    陈远说道:“不要告诉她,我救她的事情。您也应该了解她,如果她知道这事之后,她以后只会更加痛苦。”

    杨洁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说道:“但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陈远说道:“没有任何的不公平,我引起的祸事,理应我来负责。”

    杨洁突然激动的说道:“你阻止虫皇,乃是救了整个世界。那谁应该来对你负责”

    陈远微微一呆,他接着淡淡一笑,说道:“我没那么伟大,只不过是我有我的任务而已。”

    杨洁说道:“那……”她欲言又止,随后说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陈远说道:“我还好,放心吧,阿姨。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杨洁说道:“金婆婆一定还有办法治你的吧。”她不肯死心。

    陈远说道:“应该吧。”

    杨洁也就知道,希望其实不大。她沉默一瞬后,说道:“如果灵儿想见你,我怎么跟她说”

    陈远说道:“很简单,就说我已经休学,云游四海去了。”

    杨洁再次沉默。好半晌后,她说道:“陈远,你知道吗这不止是灵儿和你的事。也是我和你司徒叔叔的事,我们没办法做到那么心安理得。我一旦想到你会在某个角落你生不如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女儿,我就会感觉我是一极其卑劣的人。”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我自己的选择,当然是我自己负责。而且,时间是个治愈创伤良药的好东西。”

    杨洁最终也没再说什么,就这么走了。她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陈远最后一次谈话是和陈凌进行的。

    “你要走你要走去哪里”陈凌听到陈远说要离开的消息之后,震惊不已。

    陈远说道:“天地之大,四海可为家。”他随后苦笑说道:“大伯,我骄傲惯了。要我突然变得让大家怜悯,这种目光,我着实承受不起。也许在外面,我还能碰到自己的机缘。”

    陈凌说道:“不行!”他断然拒绝了陈远的要求。

    “小远,我知道你的心性。但是你想过没有,虫皇还活着,他一直都想致你于死地。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碰到了虫皇,那里还有自保的能力”陈凌说道。

    陈远微微一怔,他也就想起了这一茬。

    说不定,虫皇就是猜到自己会救灵儿。这丝线蛊虫本就是为自己准备的。

    如果自己这一出走,岂不就是中了虫皇的圈套

    陈远没有说话,陈凌马上说道:“你喜欢清静,可以。我把你安排在第四区里住着,你就住在那里,我跟谁都不会说。你在那里好好养病,这段时间,我会尽快寻找出虫皇来为你治病。”

    陈远思虑一瞬,最后答应了下来。

    于是就这样,陈远秘密住进了第四区里。

    陈凌对外宣称,陈远已经离开了。

    在第四区里,能够陪着陈远的也就只有沈墨浓了。

    第二天的上午,沈墨浓带了不错的早餐来找陈远。

    阳光明媚,在屋子里,沈墨浓进来的时候看见陈远正在客厅里看猫和老鼠。

    “发现你怎么突然这么有童真了”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

    陈远笑笑,说道:“不用动脑袋啊,这挺好玩的。要是让我看其他的电视,我容易去想逻辑问题。”

    沈墨浓将早餐放下,里面是小笼包,还有鸡丝面,以及豆浆等等。

    “你怎么会来”陈远问沈墨浓。

    沈墨浓已经知道了关于陈远的所有事情,这个秘密如今已经不再是天机,所以沈墨浓她们身为国安局,自然是有权利知道的。

    沈墨浓也知道陈远为了救司徒灵儿,身中毒蛊,命在旦夕。

    她还知道,陈远不喜欢别人异样的目光。所以她来了也就不会轻易去提这些事情。沈墨浓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惆怅伤感,如陈远这样一个人,不谈那淡淡的喜欢,就凭他高尚的人格,就不该有这样的结局。

    这是沈墨浓对一种青年才俊的惋惜与惆怅。

    沈墨浓表面上,不动声色,只淡淡一笑,说道:“听你大伯说了你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你。咱们好歹也是朋友,不是吗”

    陈远说道:“那倒没错。”

    “吃吧。还热着呢。”沈墨浓说道。

    陈远点点头,又问:“你吃了吗”

    沈墨浓说道:“我吃过了。”

    在陈远吃早餐的时候,沈墨浓突然说道:“听你大伯说了一些关于平行世界的事情,那在你的那个世界里,是不是也有我呢”

    陈远抬头看了沈墨浓一眼,说道:“当然。所谓的平行世界,比较像是昨天与今天的区别。昨天的人没有走入今天,而是走入到了另一个时间点里面。于是就存在了两个世界。”

    沈墨浓不由来了兴趣,说道:“那我在你打的那一个世界里,是什么样的人”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你真想知道”

    沈墨浓说道:“当然。”

    陈远说道:“有时候,我们总觉得遇见是一种缘分,但其实遇见和没有遇见都是一种必然。在那一世里,我们本来是好朋友。你之前帮了我许多,后来我又帮了你许多。你已经是国安六处的处长。你的修为也已经能够凌驾法力了。”

    沈墨浓喃喃念道:“法力法力无边。有趣,这很有趣。”

    陈远说道:“有这有趣之处,也就有苦恼之时。”

    沈墨浓说道:“什么苦恼”

    陈远说道:“我们的法力来源于脑域的精神力,精神力越强,法力越强。然后法力引动外界的磁场,分子。一个不慎,就可能引起劫数。让磁场之力与法力产生爆炸,最后死无葬生之地。运转法力,也是一个玩火的过程。运用得好了,威力无边。运用得不好,死的也惨。法力越高,其中所存在的风险也就越大,外有天劫,地劫,魔劫,无穷劫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